wingmakers讲座--与宇宙的关系_6.新时代探讨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6.新时代探讨 > 详细内容
wingmakers讲座--与宇宙的关系
发布时间:2011/11/16  阅读次数:4951  字体大小: 【】 【】【

  

wingmakers讲座--与宇宙的关系

  

老师:所以你渴望要去体验〝整体导航仪〞。你有决定要怎么做了吗?

  

学生:这就是我要见你的原因。我认为你可以指导我去以一种方法或技巧来成就这件事。

  

老师:如果我能够做到这样的话,那么所有存在于这里(这个聚会所)的,不就都可以废弃了吗?难道你所有的教育,责任不在你自己吗?难道所有的你和人们的关系,不是融蚀成自我知识的一种存在的旅程吗?

  

学生:我不明白。

  

老师:你已经把内在和外在的知识像一座没有中间部分的桥梁一样地聚集起来了,而那缺漏掉的中间部分就是你对于‘证实这两端确实会结合起来的某种东西’之体验;你对于‘在这些世界之间有凝聚力存在着’之体验;你对于‘桥梁(自)有其作用’之体验。是吗?

  

学生:是的。

  

老师:如果你能在你自己的体验里找到这个中间部分,那么你的桥梁就会被建造起来,而你就可以不受妨碍和独立自主地在那些内在与外在的世界之间穿梭。然后你就会想要去教导其它的人如何去建立他们自己的桥梁。对吗?

  

学生:正是如此。

  

老师:你认为已经在地球上存在过的那些老师们,有任何一个人是已经建立了这种桥梁而不愿意和别人分享的吗?

  

学生:没有。

  

老师:那么你所说的这种技巧在哪里呢?它隐藏得那么好以致于那些世界上最好的老师们之中也没有人可以把它清楚地表达成一种合理的方法论吗?

  

学生:你是在说,没有任何一个人曾经建造过这种桥梁吗?

  

老师:不是。我是在说,从来没有人想要建造这种桥梁。

  

学生:(我就想啊)要不然我干嘛要这样费尽心力呢?

  

老师:那是因为你相信它可以被以答案、以经验、和以进取心给建造出来。

  

学生:它不能吗?

  

老师:它无法被建造出来,就像你无法去建造出某种已经被建造好了的东西一样。

  

学生:你的意思是什么?

  

老师:你可以建造出这石块吗?(我握着一颗从地上拾起的石块。)

  

学生:你的意思是,我可不可以建造出一颗完全一样的复制品吗?

  

老师:不,我的意思就是这颗石块。

  

学生:我没有办法,它已经被建造好了。

  

老师:那你的那座桥梁也一样。

  

学生:好吧…在观念上我了解了,但如果你从来没有体验过它的话,就算它被建好了又有什么用呢?

  

老师:那就得看你了。

  

学生:看我的什么呢,确切地说?

  

老师:你是否看到你所拥有的多于看到你所没有的?

  

学生:我不知道…我不确定你是什么意思。

  

老师:你有学识和训练。你有直觉与洞察力。你有主动权和灵巧。你有意志和坚持的力量。这些会比你所没有的‘对于〝整体导航仪〞之有意识的体验’还重要吗?

  

学生:我相信在我有了〝整体导航仪〞的体验之后,那将会转嫁在这些其它的东西上,或者那会把它们摆进某种集体秩序里面,而因为这样我将会成为一个更好的人,因此也是一个更好的老师。

  

老师:但是如果你无法建造出一个东西,你要怎么去教导它的建造术呢?

  

学生:可是刚才你说,我已经有这种体验了,而其它的每一个人也都有;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再次地,在观念上这我能了解,但有些人似乎真的是有这种经验。

  

老师:甚至在这一刻,你就正有着这种经验,就像我(也有)一样。

  

学生:是的,但你大概有意识到它,我则没有。

  

老师:不,我意识到我们。我(可以)意识到我的注意力对着的任何地方或任何事物。但我无法把我的注意力对着〝整体导航仪〞,因为它是属于‘超出这个身体和心智的知觉范围的一种精力充沛的频率’的。

  

学生:所以你是说,不管我们怎么做,〝整体导航仪〞或人类灵魂对于我们的人类感官来说,都是觉察不出来的?没有任何技巧可以让我们调准它,或把它调准我们?

  

老师:正确。

  

学生:所以我的渴望是没有事实根据的?

  

老师:你的渴望是自然的,并且是很有根据的;只是它的顶点不会达到你所希望的那种经验。

  

学生:那为什么我会感觉到好象有某种非常重要东西不见了呢?为什么我会有这种让人不得安宁的信念说,我那些没有得到解答的问题会阻碍到我的正当的信道呢?

  

老师:就像我先前说过的,你的注意力转移到‘你没有的’的东西上了,因为你要邀请那‘不可能的’进入到你的世界里,而且你已经把其它的前人在他们所分享出来的经验中所达到的理想化了。你相信说,伟大的知识只能来自‘对于人类灵魂存在于其中的那些未知的、隐藏着的世界之体验’,而没有这种体验,你就无法达到你的希望。

  

学生:但有许多最伟大的老师可以与人分享他们在〝整体导航仪〞是其一部分的那些内在世界或次元里所看到的事物。如果我不能像他们一样地探索这些世界的话,我怎么能希望要去扩展我这个时候的意识呢?

  

老师:我要和你分享一个秘密。我这样做并不是出于快意,而是出于一种责任感。那些对于其它世界的描述都被披上了和梦所披上的完全相同的织物。那些神秘主义者、那些圣人、以及甚至是一些人类最伟大的教师们,和你我一样,都是活在有着相同的感知限制范围的肉体里。他们的那些有时很壮丽的对于存在的那些其它的次元或层面之描述,都是一些主观的,无法复制的‘清明梦’,这些‘清明梦’被当成是一些壮丽的客观世界而重述出来。

  

学生:你是在说,那些神秘主义的描述都是捏造的吗?

  

老师:有些是。有些是对于‘清明梦’的误解。有些是碰到了‘未来的〝复合宇宙〞之那些在次元之间的(或变换次元的)世界’。有些是遭遇到了非行星上的存在体们。有些是有计划的欺骗。我要说的重点是,那些以最响亮的声音说出他们对于‘人类灵魂’以及‘人类灵魂存在于其中的那些世界’之体验的人,通常都是追求要去描述他们自己的壮丽更甚于要去描述一个客观的实相的。

  

学生:这将要花掉我一些时间来理解。你似乎是在抨击我自己的那些老师,而我对他们有着最大的敬意。

  

老师:我告诉过你,这样说并不会让我愉快。我也不是试图要去拆任何一个老师的台。这样来描述好了。如果我在地球上发现了一个从来没有人到过的地方,而我以坐标画出了这个发现的一张地图,我就能够向任何一个看得懂地图的人解释要如何去找到这同样的地方了。我也可以根据我的经验而引导人们到那里去了。

那为什么会没有那些内在世界的地图存在呢?而在你回答之前,要记住,尽管是有一些地图存在着,但它们在规模或尺度上都不是始终如一的,而因此,它们并不是在描述相同的内在地理。

  

学生:我同意在关于〝复合宇宙〞的结构方面有着不一致存在着,但那并不必然就表示说它不存在啊。

  

老师:我没有在暗示说它不存在。(但)没有地图存在!没有这些世界的制图师们存在,因为这些世界在范围上是无限的。你要如何去给〝最初源头的无限〞画地图呢?用纸和笔吗?你要如何把我们集体的创造者之远见(或想象力)降低到文字与方法论上呢?

  

学生:你是在说,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吗?--这个想要去体验到‘我的存在之那些内在的次元’的渴望?

  

老师:那些最好的老师会考虑到这种可能性,而同时又从来不会把它认为是他们的生命中所缺漏掉的。(因为)‘奇迹的魅力’被‘同意人类精神的那些真正的品质藉由他们的表情、言辞、和行为而照耀出来,并且以他们完整无缺的独特个性来这样做’这件事所取代了。

  

学生:那意识要怎么进化呢,如果每一个世代对于那些内在的世界都没有什么新的教导的话?或者更糟的是,只增加了对于‘这些世界在我们的意识里是如何运作的’的混淆?

  

老师:就像我先前说过的,那座桥梁,或意识,在这个例子里,被造好了。它无法被发展、改进、或加强。它是远超越过人类心智--就像宇宙的边界远超越过地球一样--的一种‘多面向的意识(或知觉)。需要进化的东西是‘对于这种意识(或知觉)的赞赏’;而需要教导的东西是‘〝它的作为一种引导和启发的源头〞之应用’。

  

学生:这正是我想要达到的。这正是我想要去教的,但如果我自己对于这种超级意识(或知觉)没有体验的话,我要怎么帮助别人去发展他们的赞赏呢?

  

老师:你一直在请求协助要去经验某种无法被经验的东西,而不是选择去告诉宇宙,什么是你要去‘领受与赞赏’的。

  

学生:我不了解。

  

老师:宇宙对你的指令响应,而不是你那些问题、希望、和祷告。如果你选择去以‘告诉宇宙什么是你想要去经验与领受的’来界定你的未来,并且以强烈的坚持把这些想法保持在你的心智里的话,宇宙--以它自己的设计--将会照那样来响应。另一方面,如果你问问题,并且祈求答案,宇宙将会以一种听不见的沉默来响应,因为你没有给它指示。

  

学生:这就是你所谈到的‘共同创造的过程’,我了解这种过程的原则,但它怎么会和我的‘要去扩展我对于意识的了解,并且把这种了解教给其它人’的渴望有关呢?

  

老师:欲望不是一种指令。只是单纯地渴望要去实现某种事物并不会和宇宙接上线;那会和你个人的力量接上线并且会应用你的意志去达到一个目标。祈祷,就如它最初的本意,有着两种相配的意图:向宇宙展示一个个人在他们的命运方面作了选择,并且对于宇宙之忠实的支持表达感激。

  

学生:如果照你所说的,那我会认为,给宇宙下一个‘我要它给我带来对于〝整体导航仪〞的一种个人的体验’这样的指令,是没有意义的,是吗?

  

老师:你可以下任何一个你所选择的指令。(但)宇宙并非责无旁贷地一定要响应,它就是这样。藉由你的选择,宇宙会知道你。在这个简单的行动里你被揭露出来了,而透过这种亲密,宇宙将会响应你的选择并且揭露它自己。

  

如果你指示宇宙要带给你〝整体导航仪〞的体验,它将会带给你这种体验,但你将不会有‘知觉的记忆’因为,就像我先前说过的,〝整体导航仪〞的‘识别振动’对于人类的感官或心智来讲,是无法感知的。没有方法可以去捕捉住那个体验--心智就像是一部照相机,但那些感官--底片--却派不上用场。

  

学生:所以宇宙根据那个指令而响应了,但我可能会认为它没有在听,因为我不记得那个经验了?

  

老师:是的。那是‘更高次元的指令’时常会出现的情况,某种近似于‘知觉的删除’的东西。这种情况会产生怨恨和一种‘宇宙是漠不关心的,甚至是发生故障的’之不舒服的感觉,尽管大部分的个人都会认为这种故障是他们自己的错--至少是有意思地--的这个事实。不管如何,在大部分学生的心里,潜伏在有意识的心智的罪恶感底下的,是那种‘宇宙是漠不关心的’或更糟的是‘宇宙是故意不响应的’的感觉。

  

学生:我要如何指示宇宙呢?那是一种强力的命令吗?

  

老师:每一个个人都是他或她的‘智能的信道’之创造者。就此而言,他们必须自己建立起他们的信道之优先级和结构。他们也许会接通到像老师或书籍这些的资源,但那信道的创造却是他们自己的事,不管外在的情况--如信奉宗教--是如何。一旦这被了解并且被吸收而内在化了,它就会变成‘你运作的基础’。这是一个人的‘精神性的义务’,而它就是‘与宇宙共同创造’这条路上的第一步。

  

这条路上的第二步就是,‘被告知的(或消息灵通的)优先级之分派’。所有的指示都有一种次序存在着--一种顺序,在这种顺序中那些指示(一步步地)建造起一个最终的目标或成就。

  

学生:请解释一下这如何适用于‘精神性的启示’呢?

  

老师:当你有着一个要去领会你的本体--不但是作为一个人类,而且是作为〝最初源头〞的一个精神片段体--的目标时,你必须要把你的目标分成一些构成的小积木,并且在这个过程中看清楚顺序。在这个顺序底下的,是为迅速的转变和适应作准备的流动性。一旦这个步骤做好了,你就指示宇宙来对这个计划响应,以简单和持续的行动--界定和,最重要地,重新界定它(译注:指那计划)--来这样做。在你的心智里,最主要的想法是,宇宙正在〝偷听〞你的那些计划,并且正在改变或重新安排你那些物质的、情感的、心理的、和精神性的环境,以直接对它的观察作响应。它做这样的事是不会考虑到你会称为是‘你的价值’的那东西的。它这样做是因为,那是它的天性。

  

学生:假使我那些计划都是完全错误的或构思不良的呢?那会怎么样?

  

老师:你非常有可能会对那些显露出来的事件感到挫败或不满意。

  

学生:你可以举个例子吗?

  

老师:如果有人在他们作为一个学生而已经被充分地训练过之前,就计划要开始他们的教学工作,而宇宙照样以提供他们学生来响应的话,他们可能会使他们的误解在他们所教的这些学生身上继续存在下去。这是那些想要成为精神性的人文科学的教师的人,的一种常见的例子。

  

学生:但你先前有说到关于界定计划和它的顺序的事,如果你真的正确地这样做了,难道你不能避免构思不良的计划吗?

  

老师:宇宙如实地观看着你对于你的目标的每一个动作和情感性的连接。避免构思不良的计划之能力主要地是在于,发现你的‘原始的声音’--把它从上千个已经影响到你了的声音中挑出来--并且让这个声音去界定和(把你)导向到达你的神性之信道。把你安置和保持在宇宙的庇护之中的,就是这个声音和在它背后的判断力与洞察力。

  

学生:但有那么多比我更具洞察力的人存在着。在我那些老师们的声音之中,我为什么还要倾听我自己的声音呢?

  

老师:你是听你的老师们的,或是,你会把他们的话与‘和你感觉到是真理的东西起共鸣的’相比对呢?

  

学生:坦白说,我是把他们的话拿来和‘我自己对于真理的感觉’做比对。

  

老师:所以你已经倾听了你自己的声音了。

  

学生:在某种程度上吧,我想。但我是把我的声音当成一把尺,用我的直觉或…或某种相关的能力来估量我那些老师们的话。我并没有原创出思想或见解--我只是评估它。

  

老师: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呢?为什么你要分派给你自己那个评估和分析的被贬低的角色,而不是创造和发明呢

  

学生:因为我的经验不足,而且缺乏知识。

  

老师:但是你刚刚才同意说,你有经验于‘评估(对)你的教导的本质’--你能够察觉到一个教导、原则、或建议的实质和价值啊。

  

学生:是啊,但拥有评估的知识和技巧是一回事,而能够去发明或察觉到在一个人内的‘真理的知识’又完全是另一回事了。

  

老师:为什么?

  

学生:我不确定说我是否知道要怎么去解释这个。

  

老师:能够让你转变的知识,来自于你的个人经验里的两种现象:〝最初源头〞的光与声之振动。

  

学生:正是如此,而要如何去达到这种‘光与声之来自经验的知识’需要专家的教导--那种只有最高的精神教师才能够提供的教导。

  

老师:你愿意领受‘意识的转变’吗?那是某种你已经指示宇宙要提供给你的东西,或是你要等待一个老师来牵着你的手,把你带到光与声那里?换句话说,你是要等着去评估一个人类的教导,或者你要指示宇宙来提供给你这个经验?

  

学生:我来到这里,这个聚会所,就是要学习如何去经验‘最初源头的光与声’以便我能把这个知识带给其它的人。

  

老师:所以你在等待(或寄望于)一个人类。

  

学生:也许这就是宇宙响应我的指令的方式--带给我一个能够帮我指出路途的老师。

  

老师:宇宙和你‘都是’那位老师。合在一起,你们就是那条,能够提供直接的经验之主动的、不偏离的、不间断的、可随选的路径。或者,你也可以等待宇宙给你派来那些穿著人类形式的先知,而这些先知是较不主动的、较不直接的、比较不是精力充沛的、比较没反应和不持久的--如果那是你的选择…你的指令的话。

  

学生:所以你是在告诉我,要成为一个比较主动的‘宇宙的合伙人’。

  

老师:(是的)在你与宇宙的合作关系中增加你的责任感和领受力,而你已经正确地评估了我的教导了。

  

学生:但我觉得你好象是在暗示说,老师们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什么作用。真是这样的吗?

  

老师:在你的生命历程上的每一个人都有所作用--包括老师们。宇宙将会安排恰当的字眼、恰当的声音、恰当的光、恰当的意义来进入你的生命历程,而这些会经由大自然、人类、动物、科技、和它们的组合而到来。在正确的指示下,这过程,宇宙,和你,都是分不开的。

  

学生:所以真正的知识就是要知道如何去指示宇宙?

  

老师:它是你会拥有的唯一的一种‘会对你的思想的效果和你的内心的表达起反应’的关系。你可以指示它,而它将会响应。

  

学生:要去指示宇宙的关键是什么?

  

老师:要感觉和宇宙是和谐一体的,真正地去感觉到‘宇宙流穿过你,并且在如此做的当中,创造出了你行走在其上的那个生命历程’。要信任这个生命历程,知道它是你和宇宙之间的一种共同创造,并且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中去展现这种信任。假如这些基础都就位了,剩下的就只有‘清楚地说出你最深的内心之最高的可能表达’了。

  

学生:我要如何知道这是什么呢?

  

老师:倾听你的‘原始的声音’。容许它是坦率的、神秘的、自相矛盾的、不受束缚的、和喜悦的。当你给这部分的你一个机会去表达它自己时,它将会清楚地表达出在你灵魂和内心最深处的渴望,而宇宙最能调准而去听到和响应的,就是这些渴望。

  

学生:但宇宙不是也会对我们的想法和祈求响应吗?

  

老师:有那些人会告诉你说,你可以向宇宙请求富裕、健康、良好的(人际)关系、新的工作、或任何其它你心里想要的东西,而它将会对你的愿望响应。(但)宇宙对于你在形式的那些世界里之物质性的状况是中立的。作为一个人类你有多成功--以人的系统来度量--并不是宇宙所关心的事,那是受到社会化训练的心智和自我意识所关心的事。

  

学生:但在这种和宇宙的合作关系里,总会涉及一些实际的效用吧,没有吗?

  

老师:如果来自你的最深的部分之你的最高的抱负一直都受到宇宙的支持的话,在你的物质性的追求富有和良好的关系方面,你是很有可能会成功的--因为两者是相关的,不是吗?

  

学生:是啊。

  

老师:无论如何,是那些有权力的人发明了在形式的世界里之系统的,而就是这种权力支配了对于富裕的定义。宇宙并没有涉入这些事情里面,界定这种事情的是那些有权力的人类,而宇宙并不与这些定义对齐。

  

学生:所以两条路是无法并存的?

  

老师:你说的是哪两条路?

  

学生:对于‘人类的富裕’和‘实际的幸存’的那些祈求,和,我最高的自己的那些抱负。

  

老师:并没有与生俱来的不可兼容性存在。那单纯地只是一件‘你要把你的焦点摆在哪里’以及‘你要如何去定义富有、良好的关系、成功等等的’的事。如果你试图要指示宇宙以有助于‘人类的繁荣与物质性的考量’之领域的话,你可以这样做,但要了解到,宇宙对于这些考量是不感兴趣的,而你真正祈求的对象是〝遗传心智〞,而不是宇宙。你也许会得到来自〝遗传心智〞与在其内的一些精神影响力的支持,但通常它是无法取代那个‘实践、坚持、创造、进化、和毅力之古老的系统’的。

  

学生:我想我了解你的指导了,谢谢你的指点。

  

老师:不客气,我很乐意。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6847ef0100wdyn.html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