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中国社会主义新文化的构建_6.新时代探讨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6.新时代探讨 > 详细内容
论中国社会主义新文化的构建
发布时间:2009/12/28  阅读次数:6386  字体大小: 【】 【】【

  

  

  

重评文革   反思改革 (上)   

---论中国社会主义新文化的构建  

山西    刘江华  

摘 要:本文以文化角度为切入点,认为在全球人类社会革命的大背景下,在中国农业社会的解体和工业化、信息化社会的形成之中,在社会主义革命深入中,传统文化的解体与重构中,文革和改革是一个连续的自然历史进程。通过对比分析,提出未来三十年的革命任务:不再是血腥的暴力革命和狂风暴雨般的社会运动,导致政治权力的破坏与重建,也不再是放弃社会底线,以生命和环境为代价,无休止以GDP为目标的经济发展,而是重评文革、反思改革,寻求政治和经济协调的社会主义文化建设,巩固政治革命和经济革命成果,构建完整的社会主义。  

  

关键词:革命   文革   改革   社会主义文化   构建   毛泽东   社会主义  

    

题 记:只有革命的理论,才有革命的行动。先有马克思主义,才有十月革命和中国革命;先有毛泽东思想,才有中国革命军事和政治斗争的胜利。  

一、引言:思想空白与文化殖民  

人是物质生命与精神智慧的完美结合体,与动物的本质区别在于思想。  

90年代初,作为大学生代表,我曾赴延安学习,匆匆而来,依依难舍,回望暮云平舒、雄浑苍莽的黄土高原,我永远记住了王家坪革命纪念馆中,那块“边区的十个没有”的展版:一没有贪官污吏,二没有土豪劣绅,三没有赌博,四没有娼妓,五没有小老婆,六没有叫化子,七没有结党营私之徒,八没有萎靡不振之气,九没有人吃磨擦饭,十没有人发国难财。现在看《潜伏》,更明白了一个道理:卖国缘于国民党、腐败也缘于国民党,用钱和权武装起来的国民党,敌不过用信仰和正义武装起来的共产党。  

现在你信什么?上帝、孔子、如来,真主、马克思、共产主义,毛泽东?好象。。。脑中一片空白!  

对很多人来讲,生活的意义就是金钱和享受,崇高的理想、道德、人的价值等,统统都是虚假的!入党为什么?更多的人是升官发财,连幼儿园里小朋友的理想都是长大当贪官,十四岁的北大保送生理想是当老板,博士生毕业的理想是当公务员!“八荣八耻”是针对谁的?难道这不是我国优秀传统文化之中应有之义吗?“礼、义、仁、智、信”的儒家道德要求哪条不合?“为人民服务”里没有荣耻?  

在没有上帝、没有神的世界里,失去了理想主义,失去了社会公平正义,封建官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结合,道德防线被摧毁,私欲占据了一切!这样的民族意识,难道不令人可怕吗?  

“西方大国都是现代文明的崛起”、“中国目前是前所未有的辉煌时期”、“救美国就是救中国”……,这类怪异荒诞的论调比比皆是!在传统文化的解体中,在西方资本主义的冲击下,在封建主义特权沉渣泛滥中,中国人已失去了自我,迷失了方向,失去了文化自信,曲从了西方文化霸权!难道这还不是被文化殖民了吗?  

失去了文化自信,就不会有民族共同信仰,就没有民族的团结,更不会有和平。  

一个民族的文化,不是几个文人笔下哼哼的“潇洒”、“风流”或“伤痕”,更不是少数买办、精英舶来的资本主义的自由、民主、博爱等拼凑起来的“普世价值”,而是民族范畴内,老、中、青三代关于历史的对错好坏,关于现在的生死存亡,以及关于未来的未雨绸缪的共识。  

让我们再重温一下那并不遥远的中国过去曾经的声音: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国家要独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已成为不可抗拒的历史潮流。国家不分大小,应该一律平等,大国不应欺负小国,强国不应欺负弱国。中国决不做超级大国,并且反对任何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中国方面表示:坚决支持一切被压迫人民和被压迫民族争取自由、解放的斗争;各国人民有权按照自己的意愿,选择本国的社会制度,有权维护本国独立、主权和领土完整,反对外来侵略、干涉、控制和颠覆。一切外国军队都应撤回本国去。(1972年《中美联合公报》)这是何等的掷地有声!听着那个时代的歌曲,读着那个时代的故事,总给人一种朝气,那是一种何等的自信啊!  

回望历史,遥望未来,我们民族的文化共识在哪里?自信在何方?  

    

二、文化历史观与社会主义文化  

    

文化,是一定的社会制度形态中,表现在政治、经济活动中的价值、观念等精神层面社会共同意识,是人类社会为生存中所创造,可分为自然的和社会的两大部分。  

在生产力范畴内的自然科学和艺术,是超阶级、超社会、超历史的,无论原子弹、相对论、农业、工业、枪炮等,还是数学、建筑、兵法、书法、文字、绘画、音乐等。  

但生产关系范畴的社会文化,包括社会科学,则是有特定的阶级性,某种意义上讲,就是阶级压迫的工具,不论是政治理论、宗教教义、价值观、世界观还是历史论、哲学等。  

东方文化的核心是社会文化,建立大统一国家的政治制度、家国一体的价值观和伦理意识、天道自然的朴素辩证法、科举选拨制度、成熟的兵法等,构成高度发达的以人为本、求社会公正、和谐的中国古代社会文化体系,并有四大发明等,改变人类社会文明的技术发明与创造。  

西方文化的核心是自然科学,建立起认识自然、征服自然的人类新世界观,创造出了一种全新的现代物质文明,但由此伸张出的却是枪炮强权政治,为资本利益,以掠夺、压迫、殖民为目标,披着宗教外衣的社会文化,掩饰不了赤裸裸的金钱崇拜和物欲享乐主义。  

这种文化的差异,导致社会发展方向的差别。如毛泽东同志讲“枪杆子里面出政权”,但这里的枪是民族解放,阶级解放的工具,而西方资本主义国家之间却是经济利益分配、为资本创造利润的工具,并引发了两次世界大战和无数的局部战争,枪炮、人的生命、民族国家的生死等,都成为现代帝国主义垄断资本的利润来源。  

无论东方文化还是西方文化,抽掉生产力范畴的自然科学部分,社会文化的核心就是马克思所讲的生产关系,显性表现在个人与社会、人与人的关系。  

通过复杂的、残酷的人类社会多元文明进程,可以看到建立在私有制基础上的奴隶社会、封建社会到资本社会,文化表现就是从人身依附、半依附、自由解放而转变为对金钱的依附过程,这是一种量变,是一种文化核心不变的丰富、发展和解放,而在马克思列宁主义设想和实践的建立在公有制基础上的共产义社会中,个人摆脱了对金钱的依附,人人生而平等,实现真正的身体和精神的自由,劳动成为人的一种自觉的社会行为,这是一种质变,是一种根本不同的文化要求。  

源于英国工业革命的社会生产方式、源于法国启蒙运动的大革命建立的政治结构、源于德国、意大利以宗教革命为核心,建立的在上帝名义约束下对资本崇拜的资产阶级文化革命,才构成了近代资本主义制度,所在某种意义上讲,西方文明就是资本主义文明。但社会化大生产和生产资料的私有制之间的天然矛盾,导致了一次又一次的经济危机,进而演变为社会危机。  

在社会生产方式不断进步中,社会化大生产的程度只能是越来越高,要解决这对天然的矛盾,只能改变生产资料私有制,建立社会公有制,这就是社会主义制度。社会主义是对资本主义的扬弃,是解决资本主义固有矛盾的一种自然结果。  

但要资本主义退出历史,把这种内在的经济要求变成社会现实,不仅要在政治上战胜资本主义的物质力量,更要在文化上建立起对资本主义的道德和制度优势。  

这就是革命导师马克思在19世纪政治经济学研究成果的基础上,提出科学共产主义,但却以一个知识分子和学者的身份在《共产主义宣言》公然倡导“暴力革命”,号召全世界无产阶级团结起来,打碎身上的枷锁。20世纪初列宁以革命行动实践革命理论,建立了世界上第一个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在政治上战胜了资本主义。  

这就是毛泽东同志领导的中国社会主义革命成功之后,在对中国王朝更替的历史经验的批判认识中,在批判苏联建设社会主义中出现的修正主义倾向,认识到在封建主义、官僚主义、资本主义的文化基础上是无法巩固社会主义制度的,没有一场文化革命的激荡,没有每个人灵魂深处的革命,是不可能扫荡在人们内心深处的私有观念和意识,建立起公有制相适应的社会共同的价值观念。  

只有建立社会主义文化,才能跳出中国“历史循环律”,打破中国文化的超稳结构的历史惯性。只有建立社会主义文化,才能在对资本主义中取得全面的优势,才能实现替代资本主义的历史进程。在此意义上讲,“文革”的出现,是中国革命实践的一种必然!  

毛泽东留下的“文革”之谜,就是“给中华民族种了一个痘”,更准确的说,是给中国的社会主义革命种了一个痘!这或许正是毛泽东称“文革”为一次“演习”的原因。  

    

三、社会主义文化革命-----当代中国社会矛盾之解  

    

人类社会发展历史证明,政治、经济、文化是一种社会形态或制度存在的三个基点,有什么样的经济基础和相应的政治制度,就必须要有与之适应的社会文化。  

东方中国,秦二世而亡,亡于暴政,但更亡于创新的中央集权封建王朝,没有及时建立相适应的封建文化,其后两千余年,以独尊儒学为代表的封建主义文化,启于两汉,成于隋,熟于唐,兴于宋、明,虽王朝更替,但却绵延不绝。西方罗马帝国屹立千年不倒,到现代资本主义的兴盛与发展,和以基督教为代表的宗教文化,超越世俗社会生活,历经多种社会形态变革,却延续不断的特点密不可分。中国满清变革图存之败,在于传统世俗经世致用的封建文化的没落,中学为体,西学为用死路一条;中国工农革命救亡之成,在于以毛泽东同志为代表的共产党,在中国传统文化为基础,吸收了以马克思主义为代表的西方先进文化的文化创新。  

社会主义作为一种新社会制度,对过去政治、经济、文化的扬弃是一种质变,是一种革命性的变化。脱胎换骨于封建主义、官僚资本主义、帝国主义三座大山下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在扬弃中国传统封建主义文化和西方资本主义文化的过程中,注定是一个曲折的历程。  

在全球化、信息化时代背景下,回溯中国及世界近现代历史,尤其是世界社会主义运动史,我国的社会主义革命:政治革命始成于毛泽东,经济革命启于邓小平,成于江泽民,新文化革命将启于胡锦涛。  

在毛泽东同志的领导下,基于农业社会,面对百年战乱不断、积贫积弱、一张白纸的国内现实,面对美苏主宰的世界格局,以阶级斗争为核心,动员起了人民群众的力量,完成从新民主主义到社会主义的政治革命,建立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政治制度,重建了国家的社会阶级基础。  

在邓小平同志的主导下,基于工业社会,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实行改革开放,从容应对世界政治格局巨变,启动了计划经济转向计划市场相结合的经济革命;在江泽民同志的领导下的十四年中,在向市场经济的转变和建设中,借助经济全球化,实现了全面工业化,完成了中国社会生产方式质变的经济革命,夯实了国家的物质基础。  

在胡锦涛同志的领导下,基于信息社会,提出以人为本的科学发展,启动了建立在完成政治、经济革命基础上,以网络为特点的文化革命,将重构国家的文化精神基础。  

当前社会,无论是通钢事件,还是WENG安事件、高房价或民族矛盾等,实质都是官僚资本主义、殖民经济引发的社会振荡,在社会主义政治框架内,左冲右突而促生的激化事件。也就是说,建立在政治革命基础上的社会主义政治和新建在经济革命基础上的经济资本主义倾向之间的矛盾,即社会主义政治和资本主义经济倾向之间矛盾,这是当代中国的社会根本矛盾和社会运动的根本动力。  

经济决定政治,但政治反作于经济。在这对矛盾主导下,中国社会运动结果无非推倒重建或螺旋回归。  

  推倒重建,回到儒学治国的封建主义不可能,全盘西化,走资本主义是唯一的选择,但六十年前中国官僚资本主义的历史,十多年前苏联解体为代价走向资本主义的参照,08年美国资本主义危机的现实,足以值得每一位中国人思考!资本主义不是幸福的彼岸,解决不了官僚腐败,解决不了社会贫富分化,解决不了中华民族的存亡之危,而且现代资本主义的中国,也不符合西方资本主义世界的战略利益,而将只能激化社会矛盾,引发政治灾难,导致经济毁灭、国家解体!  

中国由于特殊的国情、文化和百年的救亡图存,政治革命走在了前面,建立起在农业社会小农生产基础上的社会主义而社会主义已成为中国社会的政治基因,在全球开放体系中与资本主义世界的交锋中,虽有得有失,都显示出对国家和民族的生命力。现在经过几代人六十年的建设,尤其是近三十年来,终于完成了经济革命,实现了工业化基础上的社会化大生产,社会生产方式实现了几千年来的质变,为社会主义创造了雄厚的物质基础。走社会主义之路,这是政治革命遗产所规定的方向,是经济革命的历史必然,是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结论。  

  为什么毛泽东同志晚年要发动文革?其中重要原因,就是通过苏联修正主义的倾向,看到新生社会主义文化没有建立起来的危险。历史证明,他的战略判断是准确的,仅仅20余年后,虽然有社会主义政治制度,有发达的工业经济基础,更有强大的军事力量,但这些未能阻止苏联解体,放弃社会主义。  

而发于三十年前,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社会主义建设过程中,在完成经济革命之外,却有一个意外收获,就是在失去社会主义政治专政高压后,传统封建主义官僚、买办文化的复活与资本主义殖民文化的渗透,让整个社会体验到了封建主义特权、等级文化在工业化时代的腐朽和没落,让人民群众认识到资本主义殖民文化的金钱至上对人性、对道德、对文明的摧残,引发了社会对国家、民族的前途和命运的思考,对过去社会建设经验的重新认识。  

中外历史与现实证明,社会主义不可能建立在封建主义文化或资本主义文化基础上。没有对经百余年西方文化冲击的传统文化的社会主义再造,浴火重生,中国社会的政治左倾构架、经济右倾发展的矛盾则无解,社会主义有倒退的可能,中华民族的危险仍没有过去。  

“什么是社会主义,建设什么样的党,走什么样的发展道路”三大命题,均是在经济建设为中心,推动经济革命的战略之下,现在要转移到文化建设者为中心战略目标上,首要的命题是“什么是社会主义文化,怎样创造社会主义文化”!可以预计,在未来的几十年内,构建社会主义文化将是中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重大历史任务。  

当前,无论经济问题,或政治问题,虽存在阶级斗争,并有复杂化、尖锐化的趋势,但在共产党的旗帜下和社会主义建设的背景中,总体上仍属于人民内部矛盾,归根到底都是思想文化问题,要根本上解决当前社会矛盾,就是要推动社会主义文化革命,构建起社会主义文化,从而建立起完整的社会主义制度。  

革命导师恩格斯曾形象比喻暴力革命是新社会诞生的助产婆,无产阶级革命领袖毛泽东同志曾讲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中国政治,曾经历几十年的流血革命;中国经济,改革开放是一场革命(邓小平语),付出了很大的社会代价;中国文化,也需要一场革命。  

只有一场文化革命,才能催生社会主义新文化。没有一场文化革命,不可能完成社会主义文化构建的历史任务。

(未完待续)

  

原文载于此博客:http://ljh8848.blog.sohu.com/140718730.html?act=1261972113621

  

    




         本文转自乌有之乡网站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2/200912/122303.html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共产主义能否实现?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