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产主义的实现为什么是必然的,本文给你信服的理由 _6.新时代探讨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6.新时代探讨 > 详细内容
共产主义的实现为什么是必然的,本文给你信服的理由
发布时间:2011/10/5  阅读次数:5148  字体大小: 【】 【】【
共产主义的实现为什么是必然的,本文给你信服的理由
作者:血色飞蛾        文章发于:乌有之乡         更新时间:2011-10-5    
                    
  

            历史由不为人意志为转移地发展,共产主义只是人类阶级  历史发展的归宿,要实现共产主义的问题,不仅是为了实现一个至善的社会,满足人类的理想,更为关键的是如果人类的理想与社会的发展背道而驰,那么人类美好的理想就永远没有实现的可能性。但是万幸的是,共产主义是符合人类历史发展规律的理想。  

至于人类历史发展规律是什么,重中之重就是经济发展规律,在现代社会来说就是社会化大生产的规律。  

前资本主义时代  

我们可以简要地回顾一下前资本主义时代,即社会化大生产尚未出现时的历史。  

社会化大生产,即通过生产的联系,将人类联系在一起的生产。即使是前资本主义时代,也已经有了基本的社会化大生产的要素,一是商业,二是手工业。商业从业者四处经商,联系众人,手工业者有手工作坊,生产的环节分工协作,这两个要素就已经有了社会化大生产的影子。但在前资本主义时代,真正唱主角的是农业,商业尚未发展,手工业也尚未发展,农业盛行的是主要是小农经济和地主经济,前者自给自足,男耕女织,夫唱妇随。那么所谓的社会仅仅是一个家庭的小社会而已,谈不上更多的与全社会的联系。而后者虽然规模较大,但依然是保守的,封建的地主田庄可以闭门成市不与外界交往。而商业,手工业只作为其附属存在。  

但在前资本主义时代,生产技术等也在缓慢地发展和积累。生产力发展使得可供交换的物品更多,商业逐渐活跃,而手工业也逐渐与商业之间有了更多的联系,直到商业发展到控制手工业,使手工业为商业利润而进行生产,由此商业的崛起,为人类摆脱前资本主义时代的生产关系提供了平台。  

雇佣劳动,无产者产生  

为商业利益而进行的手工业生产,不能是奴隶制的——前资本主义时代的手工业往往有这个特征,手工业者受官府控制,世代为奴。商业的手工业,必然是要采用更加灵活的,自由的制度,商业需要手工业者的时候,才要用你,不需要的时候,就不用。这就是雇佣劳动制度,精明的商人不会在没有利润可图的情况下养活一大批不生产的手工业者。而手工业者由此成为自由劳动力,他们什么东西也没有,是无产者,唯一的生活来源就是给手工业主打工干活,以出卖劳动力为生,除了劳动,他们什么也不能依靠,也不会有什么东西来保障他们。但这种商业的雇佣劳动生产,就已经算作是资本主义社会化大生产的一部分了。  

社会化大生产的简要发展脉络  

那么简要的社会化大生产发展脉络就可以明晰,即社会化大生产由私人的小生产开始,为市场提供商品,市场扩大,私有的小生产规模则扩大,个人力所不及的就要通过雇佣劳动力来解决。个人的小生产随着商业的不断扩张而逐渐发展为大规模的手工工场,采取大规模雇佣劳动力的方式进行生产作业。商业扩张到全球,受到强烈的市场需求的刺激,手工工场大规模地出现,并通过工业革命升级为机器大生产的工厂制度,而到了世界扩张完毕的时候,工厂规模也不断扩大,不同工厂在同一资本之下实现联合,实现分工协作。  

私有——从自由到奴役  

这个趋势之中可以看到,商业扩张在前——代表资产者的利益,而由此拉动的是工厂制度——这一制度在二十世纪发展为垄断组织,即是说,社会化大生产由私有的小生产起步,逐渐将个人的小生产的个人劳动计划和组织性扩展到手工工场进而到工厂以及垄断组织的规模上来。而私有的制度一直也伴随着生产的扩张,规模的扩大一直运用雇佣劳动制度。逐渐将个人意志从控制自己一个人扩展到控制许多人,最终到了控制整个垄断组织的程度上来。前者,叫小生产者,自由的意志控制自由的自己,而后者叫资本家,自由的意志控制奴役的众人。私有制依然不变,那么私有产权造成的就是由个人的自由逐步演化为对雇佣劳动者的独裁,从这个意义上说,私有制不是自由的基础,这只在小生产的环节是对的,到了社会化大生产发展的阶段,私有制便成了奴役的基础,  

资本主义是社会化大生产由私有的小生产到公有的大生产的漫长过渡时期  

社会化大生产是资本主义发展的基础,没有生产的分工协作,就不会有资本主义的高度发展。但生产协作规模的扩大,逐步在否定私有制的基础,垄断组织内部的组织性计划性逐渐有了全社会的性质。垄断组织内部的组织性计划性逐渐外化为社会的组织性计划性。  

垄断的组织性计划性是在逐步发展的,但这受到了私有制本身的阻碍,商业是以不同私有主体的利益为基础的,自由竞争是商业永恒的属性,只要资本没有达到完全的统一,还存在私有产权,那么垄断本身就只能维持垄断竞争的局面,社会的完全组织性计划性也就不能实现。  

私有制基础上的商业的历史意义是尽可能地联系,将世界联系在一起,当这一历史使命完成,其本身具有的就不再是进步意义。而是阻止生产的社会化的进步趋势了。私有的商业竞争阻止社会的计划化组织化。如同封建地主阶级整体反对商业,要求重农抑商一样,资产阶级也整体反对工业的分工协作联合的趋势,要求自由竞争,防范垄断。当然资本家们害怕一旦垄断了,利润将被垄断者夺了去,自己分不到一杯羹。虽然垄断发展是资本主义自然的发展趋势,标榜自由的资本家依然颁布一个《反垄断法》强行阻止这一趋势。因为垄断本身意味着资本主义的毁灭。人们害怕垄断,担心垄断造成的是独裁——这实际是站在资产者的角度上说的,一个垄断组织说了算,对大多数资产者都是一个可怕的事情。但是资产者却从来不去追究自己在一定范围内造成的垄断本身是对工人的独裁。而共产主义则是在推动这一全面垄断的发展,而在垄断组织上加上了民主控制的含义。  

        自由竞争是商业的本质表现,但工业生产本身,却并不需要自由竞争,不同资本集团是竞争的,但任何一个资本集团内部都是分工协作的。当工业化遍及全球的时候,私有基础上的商业竞争便到了历史终点,而分工协作的工业则可以连为一体。即是说,资本主义是其社会化大生产由私有的小生产到公有的大生产的漫长过渡时期。社会化大生产最终将抛弃其从胎胞里带来的私有性质,实现完全的社会化,公有化。  

资本王国与民主自由  

换一个角度来说,资本家创建基业,打造自己说了算的资本王国,如同起义的领袖创建自己王国的过程。他带领一批人打了天下,因此理所当然地坐上了国王的位置,将国家视为自己的私有物品,但国民最终是要觉醒的,虽然他创建了这个国家,将其视为私有物,但国家本身是社会的,公共的,国民最终是要来反抗他这个国王的,将其建立在私有产权基础上的统治称之为独裁,并力求通过民主共和的方式推翻之。想当年资产阶级为了自己的自由——乃是经济利益,吹响了埋葬封建王权的号角,力求政治上实现民主,实现自由,宣告了私有产权神圣不可侵犯(这没有顾及到国王对国家的产权)。但当时弱小的资产阶级通过不断扩张逐渐也营建起来自己的资本垄断王国,自己作为垄断的王者实施对雇佣工人越来越广泛的专制独裁时,那么雇佣工人也将会吹响反对资本独裁的号角,力求通过民主共和的方式推翻这种私有产权基础上形成的独裁的。那么角色易位,资本家本身——当初是民主自由的最强有力的鼓吹者,也被作为民主自由的被告被送上了无产阶级的审判席,他犯有压制民主要求,依仗自己的私有权对广大无产阶级实施独裁的罪行。私有财产不可侵犯的神圣匾额被无产阶级摘掉并送进历史垃圾堆。由此民主共和的要求从政治层面深入到了经济层面,从否定封建王权到否定资本王权,前者否定封建制度,后者否定资本制度,且是最根本的否定,消灭私有才能避免独裁,实行公有制才能根除私有产权这一最后的独裁赘瘤。  

资本主义的危机  

从一个更加常规的角度上来说,经典的总结是私有制与社会化大生产有不可调和的矛盾,其体现就是资本主义的经济危机。最为简单的解释就是资本家本身以追求利润为最高目的,要工人多干活,少拿工资是必然的。资本家与雇佣工人之间存在根本的对立。但资本家在压制工人工资时是绝不会想到压制工资会对市场需求到底有什么影响——很显然工人的工资是是社会的基本需求所在。压制工资直观地可以扩大生产,提高利润,但市场需求被压制的情况下,扩大生产造成的后果就是生产过剩——工人的工资不足以购买自己创造的财富。于是经济危机发生。当然到了二战后这一模式有了改变,本文不讨论具体的历史如何造成了这一改变。资本主义的政府采取的国家干预的方式,买起生产过剩的部分,通过政府强有力的调控阻止生产过剩带来的危机局面——这少不了政府投资,但生产过度积累的局面并非因政府干预而缓解,生产过剩不再体现为通货紧缩,而是在政府干预之下体现为了通货膨胀。而当今所谓的生产过剩似乎不存在,危机在政府毫无底线的信贷消费中体现为了消费过剩。而政府的庸医们则按照消费过剩的药方治生产过剩的病——饮鸩止渴,毫无疑问是要加剧危机局面的。过去的危机依靠市场扩张来缓解,而当今世界已经扩张完毕,无可扩张,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利润为最高追求的经济已经走到了历史的终点。企图通过压低人民生活水平来挽救资本主义,本身就代表资本主义已经不适合社会需要,应当抛弃。  

私有制与两极分化  

私有制必然带来两极分化,无论从自由竞争的角度讲,还是从阶级对立的角度讲。自由竞争必然淘汰多数人,让多数人向下走,而少数人向上走,这一趋势随着代际继承而巩固。从阶级对立角度来说,压制工资是资本家追求利润的首要要求,资产阶级一极的积累,相应地是造成无产阶级一极的贫困。私有制基础上共同富裕是不可能的,大多数人必须通过劳动而生存,私有制必然要将大部分人压制到生存线的附近,迫使他们为了生存而不断地劳动,而另外的少数人则享受其劳动成果,作威作福。  

日趋加剧的两极分化趋势是出现革命的前提条件。而两极分化达到极为严重的时候,社会矛盾也就达到了极其严重的程度,社会必须改变,而通过个人奋斗已经不能改变命运——这成为绝大多数人的共同体验,那么革命就将成为沦入底层的人民越来越认可的选择。通过革命方式推翻私有制,消除两极分化的可能,规定只能按劳分配,工人占领工厂,实现对工厂的民主控制——采取公有制的步骤,就成为了必然。  

共产主义——社会化大生产的必然要求  

综上所述,社会化大生产的发展规律即是最终要走向公有制,否定其私有基础。消除私有的竞争,完成生产的民主联合,共产主义是社会化大生产自然的发展。更从民主自由的角度上,私有代表的是独裁和奴役,也必须通过公有的更为彻底的民主共和来取代。私有制基础上,生产过剩的危机由阶级对立引起,也必然由阶级对立的消除而得以彻底解决,私有制基础上无力解决阶级对立问题  

        阻止共产主义实现的唯一因素  

这个唯一因素,就是生态环境——人类当今面临了严峻的生存危机,私有制下的挥霍无度,对环境的肆意破坏只能通过公有制彻底解决,但问题就在于,是人类先把自己毁掉,还是共产主义先实现,以阻止人类毁灭自己。这就成了未知数,这完全取决于共产主义的革命到来的时间是早还是晚。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