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ingmakers讲座---知识的本质_6.新时代探讨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6.新时代探讨 > 详细内容
wingmakers讲座---知识的本质
作者:壶子  发布时间:2011/11/11  阅读次数:4258  字体大小: 【】 【】【

  

  wingmakers讲座---知识的本质

  

博主按:重新翻看此篇对话,仍感觉非常受益,故此强烈推荐一读。
Lyricus 讲座 3Lyricus 讲座 3
  
— 知识的本质 —
  
James, WingMakers 资料的创设者,转译了这些讲座。
它们是 Lyricus 教导团的教师所使用的教学方法中的一项重要基础,
而James 是这个教导团的成员之一。这些讲座是第一次被引介来使用。这些讲座是老师和他们的学生之间的一些对话,因着它们的教育价值而被记录下来,以便其它人也可以利用这相同的教导。
  
他们在这个,大部分是由〝中央族类〞的成员所组成的Lyricus教导团之口语教学方法里,提供了卓越的洞见。Lyricus讲座可以被以任何顺序来阅读,因为每一篇都是完全地独特与独立的。标题上的数字只代表了它们被James翻译出来的顺序。
  
  
(译注:这篇讲座释出的时间是2002年11月21日)
  
  
学生:有没有一种技巧是可以让人获得〝上帝的知识〞的?
  
老师:你讲的是什么样的上帝?
  
学生:那个所有一切之唯一的源头。
  
老师:没有。
  
学生:那为什么有一些人似乎是受到了〝上帝的知识〞之赐福,而有些人似乎是完全无视于祂的临在与价值呢?那些被启发了的人,无疑地一定是发现了一种可以获得他们的知识之技巧。
  
老师:没有任何技巧。这是已经横扫过有感觉力的存在体们之宇宙的谬论。我们固执地相信说,有一种准则、或仪式、或老师可以为我们带来启迪--或上帝的知识。
  
学生:如果没有技巧或老师,那这一切为什么会存在?你,我的老师,为什么会坐在我面前?为什么会有书籍和一些博学的大师,在这个教学用的环境里?你是在告诉我说,它们通通没有用吗?
  
老师:当有问题存在的时候,就有回答等着要被听到。所有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像你一样的人的问题而存在。如果这些问题不存在,这些(书籍、老师、教学环境)就不会存在。
  
学生:但如果那些答案无法把我带得更接近〝上帝的知识〞的话,那这一切的意义是什么?
  
老师:为什么〝毁灭的知识〞是被握在少数人而不是多数人的手里?
  
学生:你的意思是什么?
  
老师:为什么〝如何毁灭人类--在一个大量的程度上--的知识〞,会被如此小心地看管着?
  
学生:你是在说大量毁灭性的武器?
  
老师:是的。
  
学生:这种科技是如此地具有毁灭性,它当然需要被负责任的政府来管理与控制。
  
老师:它为什么要被控制?
  
学生:如果它是在任何一个个人的权限里,而它又可以毁灭掉很多人的生命的话,他或她很可能会真的这样做,如果他们的心智变得有问题了。
  
老师:〝能够毁灭多数人的知识〞是〝能够启迪多数人的知识〞之反面吗?
  
学生:我不知道。
  
老师:如果你被赋予了能够启迪人类群众和能够毁灭人类的权力的话,那会怎么样?你不会是地球上最有权力的人吗?
  
学生:我想不出还有什么会比我这样更有权力的了。
  
老师:你会选择怎么样来行使你的权力呢?
  
学生:为了要建立一个拥有丰富的文化和博学的百姓之美好的社会,我想我必须要有很多的顾问来帮助我做出正确的决定。
  
老师:如果你所统治的老百姓造反呢?如果他们选择要独立于你的权力之外呢?你会怎么做?
  
学生:如果我拥有可以启迪他们的能力,他们为什么还要造反呢?他们会被启迪,而结果是,他们会选择和谐地过生活啊。
  
老师:但有些人也许不要被启迪。也许他们觉得他们知道什么是对他们的发展最好的,并且抗拒一种外在的来源,不管这个来源是多么仁慈和多有智能。
  
学生:那我就会让他们去走他们自己的路。
  
老师:即使他们会自相残杀,并且行为堕落?
  
学生:我会试着去教导他们如何有适当的行为,以便他们能学着去过和谐的生活。
  
老师:你认为他们会听从吗?
  
学生:如果他们不听的话,我就会把善良和值得尊重的人与那些好战和残忍的人分开。
  
老师:我知道了。所以你会把你的百姓分成两个团体?
  
学生:如果无法给全部的人带来和谐的话,那它就是能给某些人带来和谐的唯一方法。
  
老师:如果那些好战和残忍的百姓最后有一些后代想过和谐的生活,那又会怎么样?
  
学生:只要他们要求,就可以重新加入社会。
  
老师:所以在你的社会里的百姓会毫无问题地接受他们,并且授予他们你的百姓本身所享有的相同的社会利益?
  
学生:是的。
  
老师:如果你的百姓们不愿意呢?
  
学生:我想那我就必须用命令的--让它成为一条法律。但再次的,如果我有能力启迪我的百姓,他们当然就能够宽恕那些被他们的父母引入歧途的人,而让他们重返更开阔的社会。
  
老师:如果这些新的百姓之中有人谋杀了你那有教化的社会之成员,结果会怎么样?
  
学生:他们会被驱逐和惩罚。
  
老师:而不是被教化?
  
学生:我会认为他们无法被教化。
  
老师:所以你去启迪(别人)的能力是不完美的?
  
学生:我想是吧。
  
老师:那如果堕落的社会决定有教化的社会必须被征服呢?
  
学生:如果他们知道我有可以毁灭他们的能力,那他们为什么还会要攻击(我们)呢?
  
老师:也许他们不相信你真的拥有那样的能力,或是,如果你有那种能力,你也不会去用它。
  
学生:那我们只好保护我们自己,并且俘虏堕落社会的领袖们,把他们关起来,一直到他们改变了他们思考与行动的方式为止。
  
老师:那你的毁灭的能力也不是完美的?
  
学生:不像我之前以为的那样(完美)。
  
老师:你已经很明智地回答了这些假设性的问题了。你了解到权力有多复杂了吗?
  
学生:是啊。
  
老师:你知道〝拥有去启迪或毁灭的能力〞是大多数人都交付给上帝的一种权力的型式吗?
  
学生:知道。
  
老师:所以我假设性地要你去扮演上帝的角色。
  
学生:我了解,但那怎么有回答我的关于要获得〝上帝的知识〞之问题呢?
  
老师:也许没有。我只不过是要你去对〝‘人类所想象的上帝’之视角〞有短暂的一瞥。
  
学生:为什么呢?
  
老师:如果你要有〝上帝的知识〞,你就必须要有一些从上帝的立场而来的观点。
  
学生:但我想要的并不是〝‘人类所创造出来的上帝’的知识〞。
  
老师:那是你所仅能拥有的知识。
  
学生:为什么我不能得到那真正的上帝--〝最初源头〞--的知识呢?为什么会没有一种方法是我可以用来找到和获得这种知识的呢?
  
老师:让我们回到我们那个假设性的方案。假设你的〝毁灭的力量〞只在一念之间。如果你生气了,你的毁灭的力量就会宣泄出来,而你愤怒的对象就会被消灭。
  
学生:在启迪的方面,它运作的方式也一样吗?换句话说,我能够只要以一个念头就可以启发(别人)吗?
  
老师:是的。
  
学生:好。
  
老师:在一天里面,你会有几次生气和想去启迪某一个人的念头?
  
学生:我不知道。情况好的话,我一整天都不会有生气的念头。
  
老师:情况不好的话呢?
  
学生:一天可能会有三、四次吧。
  
老师:每次你有这些念头时,如果你是对一个人生气的话,你的怒气就会伤到你愤怒的对象。
  
学生:那另外一面呢?如果我是充满爱与慈祥的,我的念头也同样可以启迪他们吗?
  
老师:正是如此。
  
学生:所以,只要以我的念头,我就可以伤害或帮助一个人。
  
老师:是的。
  
学生:那么,如果我拥有了上帝的知识,我也就同样的拥有能够控制我的思想和情绪的纪律,这样想不是合理的吗?
  
老师:不是。
  
学生:为什么?
  
老师:因为你的主要实相是一个有着它所有的弱点和缺点的人类实相。你是被设计要去拥有自发的思想和感情的。你有〝对刺激反应〞的本能,而你没有办法控制你自然的想法和感情。你可以把它们压制下来,你可以不理会它们,你甚至可以让它们消失,但只能是在一段短时间之内。
  
学生:而这就是为什么我无法拥有〝上帝的知识〞之理由?
  
老师:正确。
  
学生:所以每一个人类都被密封在一个限制的世界里,因为他们没有能力去控制他们的冲动--不管那是思想或感情?这样似乎不公平吧。
  
老师:也许是不公平,但这同样的限制却也是(一种)解放。
  
学生:以什么方式来说?
  
老师:你知道〝最初源头〞的意愿吗?
  
学生:不知道,但我想我对于什么是与上帝的意愿一致的,什么是不一致的,还有点概念。
  
老师:如果你真的知道什么是一致的和什么是不一致的,那你就必需(先)要知道〝最初源头〞的意愿,不是吗?
  
学生:我是说我知道上帝的意愿之一般的方向或意图。
  
老师:而不是详情?
  
学生:是的。我知道属于爱和光的,就是与上帝的意愿一致的,而属于邪恶和黑暗的就不是。但我可能无法分辨光明和黑暗或良善和邪恶间之更微妙的晦暗部分。
  
老师:原来如此。那你是怎么得到这个结论的?
  
学生:我是这样被教导的啊。
  
老师:是谁教你这样的?
  
学生:我的老师,我所读过的书。每一个人都相信是这样,不是吗?
  
老师:而因为你被教导说上帝的意愿是可被知晓的,所以你就可以判定,一个出于爱的行动是(与上帝的意愿)一致的,而一个邪恶的行为则不是。
  
学生:基本上,是的。
  
老师:如果我建议你说,了解〝上帝的意愿〞就等同于拥有了〝上帝的知识〞呢?
  
学生:我不确定我是不是了解你的意思。
  
老师:你认为我的意思是什么?试试看去表达你的想法,不管它们是如何的含糊。有时候,当你奋力去看穿它时,迷雾就会消散。
  
学生:我感觉到你是在暗示说,如果我能了解创造者意欲从祂的创造物那里得到什么的话,我也就会了解到〝上帝的知识〞之一个主要的成份。换句话说,为了要有〝上帝的知识〞,我必须要知道,上帝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祂希望我变成怎样。
  
老师:那你认为上帝要你变成怎样?
  
学生:被解放的。
  
老师:从限制里被解放出来?
  
学生:是的,正是如此。
  
老师:〝最初源头〞希望你不受限制地存在着,但却又创造了一个〝灵魂的载具〞以及一个根植于限制性的环境来让〝灵魂的载具〞存在于其中?你怎么会认为〝上帝的意愿〞就是要你摆脱掉你的限制呢?
  
学生:因为如果我不受限制了,我就是从那些会降低我的灵性之事物中解放出来了。
  
老师:那你要做什么--在你摆脱了所有的限制之后?
  
学生:我也不是很确定,但那将会是极乐的,就好比是佛陀所说的涅盘--欲望的解除(无欲)。
  
老师:为什么你的创造者要把你创造出来,把你安置在一个与限制性的实相结合在一起的〝灵魂的载具〞里,再建构一个精心制作的宇宙学校来教育你,并且委派了一大批的指导者,只是为了让你能够进入涅盘或极乐状态?
  
学生:我不知道。在某种程度上那是我一直想要了解的。
  
老师:你确定吗?
  
学生:好吧,那确定是我想要了解的事情之一。
  
老师:如果你想要了解,那就回答我的问题。
  
学生:但我不知道答案啊!
  
老师:尽你所能地去把它清楚地表达出来。
  
学生:我同意上帝没有道理把我放在宇宙(演进)的路线中培育,然后仅仅是要让我去好好享受(这样的存在状态),但我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没有人很清楚地描绘过这种情况。
  
老师:这种情况,是一个计划在执行中的状况。这个计划是,灵魂的集体开展以去了解作为一种整体而无可分割的过程之宇宙的卓越本质。我们从各个邻近地区开展到各城市,各州,各国,各大洲,半球,各行星,各太阳系,各银河系,各局部宇宙,各超宇宙,一直到〝整体复合宇宙〞--我们的集体统一体之包含一切的结构体。而(以上的)每一步,我们都显露而成为,较低的存在状态之胜出者。在这样的每一步中,我们的生命就越来越能够例示,我们对于「对于〝最初源头〞为〝整体复合宇宙〞所设定的演进路线来说,什么是最好的」这件事之集体感知的呈现。
  
学生:好吧,所以这就是原因?仅仅是为了能够去持有「对于〝整体复合宇宙〞来说什么是最好的」之见解?我怎么可能了解这种事呢?
  
老师:你不可能。
  
学生:所以啊,又来了,我在无知之中而感到挫败。这似乎就是灵性问题的主题(译注:一再地因为无知而感到挫败)。
  
老师:那只是因为,你面对的是一个整体而无法分割的过程,但你跳过了中间的过程,直接去面对它的结果,并且想要把那个结果更近一步地带入你现在的实相。你因为知道了结果会是如何而对于中间的过程失去了耐心。
  
学生:这我知道。但我又能怎么样呢?
  
老师:界定在你的过程中之每一个步骤里,你所需要达到的知识。在你拥有你们尘世的知识或你的〝人类仪具〞的知识之前,不必宣称你需要上帝的知识。把你的知识架构在‘你的设计’之背景里。
  
学生: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老师:你是一个有着复杂的、情感性的冲动与本能之物质性肉身;你同时也是一套,喂养你的意识与大脑之,神经与资料采集器的系统。此外,你还是一个,横跨过你们整个族类和时代的,知觉之集合体。这些要素构成了你的〝人类仪具〞。就像大部分的追寻者一样,在了解你的〝人类仪具〞之前,你就试图要了解你最内部的精神体--〝整体导航仪〞--之神秘的本质。说得再中肯一点,在了解你最内部的精神体之前,你就试图要去了解〝整体导航仪〞的创造者与维持者。
你凭直觉而知道了那〝整体而无可分割的过程〞,因为它是贮存在你内的,但如果你要伸展你的了解之可及的范围,那就好象是,在了解你站立于其上的行星之前,你就试图要去了解天上的星星。而我要问你,当你的家乡都不被了解时,星星的知识有何用?
  
学生:你是在说,在研究灵魂之前,我必需要先研究我的身体和心智吗?
  
老师:不是,我是在说,你所要追寻的〝上帝的知识〞,被包含在那〝整体而无可分割的过程〞中之每一个步骤里。它并不是在你的旅程之终点的某种突然的、启示性的经验里才能被领悟到。它在过程中的每一个步骤里都可以被找到。
  
学生:是的,在观念上这我了解。以前我已经听说过这个观念许多次了,但我觉得你现在是在做另外的一种区分。
  
老师:也许吧。我只是在建议你,在试图要了解灵魂的创造者之前,先去了解灵魂,在试图要了解灵魂之前,先去了解〝灵魂的载具〞。否则,如果你先把你的能量导入对于造物主的了解的话,你将只会理解到它的边缘,而这种不完整的知识将会使得,你对于〝灵魂的载具〞和〝在载具里的灵魂〞之了解变形。
  
学生:但我怎么会知道,我对于〝灵魂的载具〞之了解是不是已经足够而可以开始去了解我的灵魂了呢?
  
老师:〝人类仪具〞是一种,‘物质世界’与‘非物质世界’之间的许多神奇的连结)(所构成)之,令人惊奇的合成物。当你了解了这些连结,它们将会把你带领到,对于在你内的灵魂之了解。
  
学生:所以再来我真正应该要问你的是,我如何能获得这些连结的知识。对吧?
  
老师:对。
  
学生:好,那我要怎么做呢?关键是在脉轮吗?
  
老师:有许多关于显露在〝人类仪具〞里之能量中心的资料已经被说出或写下来了,但这些能量中心并不是物质界和非物质界的连结。把‘物质性的身体’(单数)和‘非物质性的身体’编织在一起的,就是我们称为〝幽灵核心〞的东西。
  
学生:这是由什么所组成的?
  
老师:〝幽灵核心〞不是由任何物质材料所组成的。它就像是一个能够在〝人类仪具〞的各个领域游走的〝灵魂意识的影子〞。
  
学生:所以它在心智里和身体里可以运作得一样好?
  
老师:〝幽灵核心〞是,以超光速游走在身体、情绪、心智和〝遗传心智〞之间的一种知觉。它还是把〝人类仪具〞的经验分送到灵魂那里的一个〝觉察之点〞。
  
学生:它会将那些经验加以润饰或者只是像一个记录者一样地记述它们?
  
老师:它以特别的术语来报导一切事物。
  
学生:什么意思?
  
老师:即使是在你生活中最安静的时刻,当你透过一扇窗户而凝视或是在读一本书时,都有一整个巨大的宇宙之体验会被这个〝幽灵核心〞所感知到,而每一个微小的细节都会被忠实地记录下来并且传达给灵魂。〝幽灵核心〞是〝人类仪具〞的超级知觉。它与灵魂是分开的,而被认为是灵魂派遣到〝人类仪具〞必须与其互动的物质世界之特使。就是透过了这种觉察灵魂才得以经验(具有)限制性和分离性的物质世界,不断吸取那些有助于建立起它对于〝最初源头〞向外的体现--〝伟大的复合宇宙〞之赏识的经验。
  
学生:以前为什么我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个呢?
  
老师:谁应该要告诉你?
  
学生:举例来说,你就是一个啊!
  
老师:我刚刚告诉你了,你没有在听吗?
  
学生:有啊,但是我已经当了你的学生两年了,这才第一次听到这个〝幽灵核心〞,为什么呢?
  
老师:我们透过联想和隐喻来教导。你已经被教导过关于〝幽灵核心〞的事了,在此之前,你只是没有听过它的名字罢了。而现在既然你已经知道它的名字了,那就会把它的设计与目的之一个更清楚的形象具体化在你的心智之中。
  
学生:但要知道它的名字就得花掉我两年的时间?
  
老师:对有些人来说只要两个小时,对有些人来说得要一辈子的时间。那得视个人以及他们是如何找到他们的答案之状况而定。(你的情形是因为)在追寻你目前的生命中--你的意识(或知觉)现在所驻的地方--可以知晓的事物之前,你就去追寻那不可知的。
  
学生:那好啊,我们已经确立了我是一个梦想家--
  
老师:追寻那不可知的并没有什么不对。我不是在暗示说,你花在追求一个梦想上的时间就是浪费掉了。
  
学生:但我似乎是必需要多花一点时间在了解〝幽灵核心〞这件事上。就此而言,你会建议我要学习什么?
  
老师:尽你所能地去认识人类的身体、情绪和心智。将它做为你研究的焦点一段时间--也许是一年或两年,视你可用的时间而定。当你在做这个研究时,把〝人类仪具〞的那些不管似乎是有关联的或是不规则的特性都记录下来。举例来讲,大脑是由,从眼睛那里接收过来的资料所支配的。那眼睛为什么没有办法支配意识呢?在你制作你的,由围绕着‘有相互连结的’和‘不规则的现象’而组织起来的笔记时,开始去解释〝人类仪具〞的结构,就好象一个人在制作一幅身体、情绪、心智和〝遗传心智〞之间的互动关系图时会做的那样。要记住〝幽灵核心〞是〝灵魂的影子〞并且天衣无缝地运作在〝人类仪具〞的各个部分之间。它是特定的个人之〝人类仪具〞的所有经验之最初的感知者和传送者。它是在物质领域里的〝整体而无法分割的过程〞之连续性,而灵魂则是在非物质领域里的〝整体而无法分割的过程〞之连续性。
  
学生:那〝整体导航仪〞又是什么?
  
老师:它是这两种世界之间的关联之桥梁。〝整体导航仪〞是‘时间的各种世界’与‘非时间的各种世界’之间的连结。它是灵魂与〝幽灵核心〞的结合,它整合这个浩瀚的‘经验性的资料之宝库’,并且使它协调一致而成为一种转变的力量。
  
学生:要创造出这张图与了解这些连结,将会用掉我很长的一段时间。
  
老师:那将会用掉你一辈子的时间,如果你够幸运的话。可是,如果你在通往〝最初源头〞的这条路上不先了解你的灵魂藉以在里面运作的基本结构的话,你将是在追求一个海市蜃楼。上帝会出现又消失,而每当有新的事变妨碍到你的信道时,疑虑将会动摇你(的信心)。那将会使得一切似乎都是短暂的,即使是上帝的容貌。
  
学生:你刚才说,〝整体导航仪〞利用‘灵魂的经验’与‘灵魂的载具之经验’来做为一种转变的力量。谁的转变?为了什么目的?
  
老师:要转变的是‘个别的人格’--那个同时旅居在时间与非时间的世界里,并且献身于那个把所有的形式、人格和见解都包含在里面的〝大计划〞之,〝上帝的片段体〞。这个‘个别的人格’本身承受了各种形式之外形的变换以及时间之无间断的翻腾,为的就是要变成那个〝大计划〞的一个‘有意识的延伸’。
这种转变的目的,是为了要以〝最初源头〞的特使之身份去探索〝整体复合宇宙〞,以为那个〝大计划〞之扩张与持续的演进创造出新的机会。
  
学生:我怀疑你是故意要给我一个抽象的答案,以作为在事先提醒我,我的作业是什么的一种方法。
  
老师:我是用我可以用的(字眼)来回答你的。字眼本身就是一种抽象的概念,不是吗?
  
学生:如果你不反对的话,我想要回到我的作业:研究〝人类仪具〞。有没有一种我可以使用的模式以便我可以拿我的进展来与别人的做比对?
  
老师:也许有些人会乐意与人分享他们的研究与发现。我会鼓励你去和你的同学们一起合作。那是一个很有助益的练习。
  
学生:你有谈到在〝人类仪具〞里的那些连结,以及‘不规则的现象’。可以请你再详加说明吗?
  
老师:〝人类仪具〞中的那些互相连结,就是织成〝幽灵核心〞的结构之细线。这些细线把在物质性的身体、情绪、心智和〝遗传心智〞之间的信道编织在一起。在这些(物质性的身体、情绪、心智和〝遗传心智〞)中的每一个之内部,都还有更深的组织层存在,就像人类肉体的皮肤与神经系统是不同的,而神经系统与骨胳组织也不一样。
  
身体因此是由,构成整体结构之许多组织层与细部零件,所组成的。情绪、心智和〝遗传心智〞也是同样的情况。
  
在〝人类仪具〞的这些组织层之间的连结,总计有24个主要系统,每一个都是源自〝整体导航仪〞。换句话说,这些细线拥有一个共同的基础,并以螺旋状的方式盘旋而出,连接到24个主要系统中的每一个,(这些细线以这种方式)把它们(24个主要系统)一起捆绑在一个整体的系统之中。
  
学生:这24个系统是什么?我知道它们吗?
  
老师:个别地去认出它们之中的每一个并不重要。它们之中有一些,在时间与空间的世界里都还没有被发现呢。我会提到数目只是因为要让你知道〝人类仪具〞的深度,以及它那无懈可击与神奇的构造。
  
学生:这为什么那么重要?
  
老师:〝人类仪具〞被大多数的文化看作是一个易受伤害与脆弱的身体。它被认为是有缺陷和不完美的,因为它会随着时间而衰坏,并且容易感染疾病。在有些地区,它被视为,只不过是个用来感受到欢愉或痛苦之,活的对象。它不被重视,甚至连那些极其重视精神修为的人,都把它视为较少或较低的自己。
  
学生:但它就是较低的自己啊,不是吗?
  
老师:它是(装有)卓越的灵魂之容器。当你看到一个漂亮的容器时,你会想知道它的内部是什么吗?
  
学生:我想当我看到一个漂亮的容器--就像一件艺术作品--时,我会认为那个容器是给人欣赏的,而不是拿来用的。
  
老师:它不需要有一种实用的功能,因为它的美就足以成为一种效用。正确吗?
  
学生:正是如此。
  
老师:〝人类仪具〞也是同样的情况。它是一个被构思得很完美的创造物;它是如此的完美以致于大多数的人都认为它是空的。它的效用就在它本身里。他们没有看到24个组织层,他们只觉察到5个主要的组织层:皮肤、肌肉、骨头、情绪和心智。
  
学生:为什么呢?为什么我们只看到这5个,而不是全部的24个呢?
  
老师:整体来看你们是被你们的教育灌输与社会教导了这些观念,而相反地,你们并没有被教导要去赏识与了解其它的19个组织层。大致上,要了解和赏识这些组织层也需要更多的警觉与毅力。
  
学生:那我要如何学习关于〝人类仪具〞之其它面向的事呢?
  
老师:你要研究〝人类仪具〞。你要研究身体、情绪、心智与〝遗传心智〞。你要学习去了解这个神圣的容器之真正的本质:你的最内部的、不朽的意识,在时间与空间的世界(复数)里之,探索的--虽然是短暂的--运载工具。
  
学生:但如果你给我有关于这24个组织层的讯息,那难道不会对我的研究有所帮助吗?
  
老师:也许会,但以人类的心智去了解所有的这些层次并不是必要的。而且再次的,在你了解最前面的几个阶梯之前,你又企图要去了解整座楼梯了。时间的作用就是要让整座楼梯一步一步地被理解,而不是一次就把它(全部)揭露出来。
  
学生:我知道了。
  
老师:我已经点明了大概的路线;现在换你告诉我,你学到了什么。
  
学生:好吧,我尽我所能地说说看。
〝幽灵核心〞连接了〝人类仪具〞的24个层次,并且是人类灵魂在时间与空间的世界(复数)里之‘观察意识’。〝幽灵核心〞有着,因为缺乏更好的描述方式(只好先这样说),把24个层次编织在一起之多重复合的细线,而它用这些连接的细线做为信道,以量子速度在各个层次之间--作为一种知觉--移动。然后它把这种经验性的讯息传递给灵魂,灵魂再来处理这种不断送进来的资料,为的是要发展灵魂对于‘如何与那个〝大计划〞对齐,并且把越来越多的启发带到〝整体复合宇宙〞之更黑暗的最前哨’这件事的了解。
  
老师:深呼吸(放轻松?),你听得很清楚啊。
  
学生:我说对了吗?
  
老师:你是在乎对错,还是有志于学习?
  
学生:它们有那么不一样吗?
  
老师:它们可以是相反的两极。
  
学生:我有志于学习,也希望我是对的。
  
老师:在这个对话的一开始,你问过我关于是否有一种技术可以用来获得〝上帝的知识〞的问题,你记得吗?
  
学生:是啊。
  
老师:那你找到你的答案了没?
  
学生:没有。我不认为会有答案。
  
老师:也许是有一个答案,但对每一个人来说它都不一样。所有的存在体都以一个从来没有被航行过之独特的信道来朝他们的创造者演进。如果你把你在时间与空间的世界(复数)里之经验的浩瀚积蓄联结起来,你认为它有可能被复制过吗?
  
学生:我不知道。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也许在一个基本层次上它有可能。
  
老师:只有在你把它非常简化的情况下,你才会看到在‘灵魂朝向它们的创造者之领域上升的信道’之间有任何的相似性。确实无疑地,我们每一个都像给这个大宇宙编号的行星一样地独一无二,而正就是这种独特性始终阻碍了一种通用的技术可以成为启蒙的万灵丹。
  
学生:我了解了。这也是整个设计的一部分吗?
  
老师:是的。
  
学生:我想真正的问题应该是:为了建构出属于我自己的技术--可以用来获得对于我的‘多重层次的自己’之觉察的技术,什么知识是必须的?
  
老师:如果你可以做到,在你醒来的每一个早晨都做这样的探询(译注:都问自己上述的那个‘真正的问题’),并且去感觉你自己是一块磁铁,透过你的经验之每一个面向,正在把这个特定的知识吸引到你的生命之中。那你就是上轨道了。
  
学生:这样有帮助吗?如果我相信〝幽灵核心〞是临在于我内的,并且正在吸收这个知识,即使我的有意识的心智并没有(在这样做)。
  
老师:那会有所帮助,而且〝幽灵核心〞确实是那样的。
  
学生:十分感激。
  
老师:不客气,我很乐意。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3f6847ef0100w8qb.html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