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斯拉夫“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失败的九个原因分析  _1.新时代展望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1.新时代展望 > 详细内容
南斯拉夫“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失败的九个原因分析  
作者:陈朝文  发布时间:2011/8/21  阅读次数:4917  字体大小: 【】 【】【
  
       
         南斯拉夫,从1950年开始,探索性创建“工人自治”全新经济体制。“工人自治”的方向,就是马克思的“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方向。30年后,完全失败,亡党亡国。不少的人,以此为证明,认为马克思的“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论断行不通。这是以表面现象为根据在做结论。一栋在建的钢筋混凝土楼房垮塌了,就能证明钢筋混凝土结构不能建大厦吗?两口子离婚了,就能证明他(她)生殖系统有问题不能结婚生子吗?所以,必须认真分析,找出世界上第一个构建“工人自治”全新经济体制失败的真正原因,为社会主义事业继续探索总结出刻骨铭心的教训。  
    
一、“工人自治”体制“设计图纸”检查结果  
    
南斯拉夫“工人自治”体制基本内容:  
    
1、生产资料由国家所有变为社会所有。理由:  
⑴必须解决共产党官僚主义的严重问题  
   “设计者”认为,在从资本主义向共产主义过渡期间,官僚主义的危险比马列主义预见的要大得多。生产资料国家所有,国家、官员就有这些生产和国家经济的决定权,这是官僚主义赖以产生、存在的土壤、条件。所以,为了解决官僚主义的严重问题,就必须去掉国家、官员的這些权力,把国有的生产资料变为社会所有。  
⑵马克思社会主义的基本原理  
         马克思在“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著名论断里,关于社会主义的生产资料占有方式,说得很明确:“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社会成员共同占有就是社会所有。在马克思恩格斯的著作里,对此,始终都是很明确的这个观点,正是根据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把这个社会称为社会主义制度社会。  
⑶劳动人民当家作主的需要  
         社会主义事业,是广大劳动人民翻身得解放的事业,所以,社会主义社会,只能是生产劳动者,当家作主生产、经济、管理的社会。生产资料国家所有,生产者就没有真正当家作主的权利,只有变为社会所有后,他们才拥有当家作主的权利。  
    
2、工人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管理企业体制  
         工人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是劳动集体通过自由选举产生的,是工人自治代表机关。工人委员会只是工人群众的组织机关,并没有多少管理企业的实际权力,而只有3——10人组成的管理委员会,权力极大,制订企业生产经营计划,提出经营方针,制订企业的规章制度,有权决定提拔、招聘和解雇职工。  
从1954年开始,企业使用社会所有的生产资料等财产,向国家支付利息。  
    
3、厂长经理代表国家监督企业  
         厂长经理不是由工人委员会直接选举产生,而基本上是由企业所在地区的人民委员会决定,因为他主要代表政权机关监督工人委员会如何使用社会所有的财产。厂长经理可否决工人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所作的一切决定。  
    
4、企业自主决定生产、经营、分配等  
    1950年6月21日 ,南联邦议会通过的“工人自治法”,因为担心工人自治后,工人会出现无政府主义状况,生产、经济、分配,仍实行国家计划,实际仍是国营生产方式的生产,使工人自治名不副实。1951年,南联邦把国家计划改为社会计划,只控制企业设备最低利用率,确定国家建设的基建项目、基金,规定企业向国家提交的积累比例的基础。1952年,国家确定就业人员的消费基金数额,积累率和社会基金率;对每个劳动岗位规定了工资额,企业超过规定的工资基金的定额而加发工资则要交纳累进税;企业基本上自负盈亏;企业发不出工资,国家保证支付90%的工资基金。1957年,改变了在企业实行的工资基金制度,而采取纯收入制:企业收入扣除生产费用(成本、折旧、固定资产息、流通资金息、地租)和流通税、向国家上缴的部分,就是纯收入。对纯收入,企业可自行决定使用。企业可自行决定工人的工资,但工资条例要公社(地方政府)批准;工人拿到比最低工资高出25%以内的工资,不上税,超过了,就要纳高额累进税;纯收入用于投资,不上税。1961年,又进一步给企业放权,国家不再规定企业纯收入个人收入的金额,生产基金的金额,扩大生产的金额以及新建或扩建的投资数额,这些均由企业自行决定。但上述所列各项所用资金均需纳税,用作区和共和国的投资基金。企业纯收入中扣除3%,用于亏损企业的补贴;对收入高于规定数额的企业仍要课以一定的税金。70%的产品价格仍由国家规定。为了解决由于生产经营条件差别或其它原因造成的企业与企业之间、部门与部门之间、以及地区与地区之间收入的差别,国家征收高额税。  
    
5、国家管理、掌控全社会的经济  
         控制企业的设备最低利用率;负责国家基建项目,建立、掌握社会基建基金;国家建立总投资基金,资金来源,主要是工人和企业上缴固定资产利息(6%)和流通税等,使用原则是,拨给提出条件最优惠的投资单位。这一基金集中了全部投资的75%。规定企业等向国家提交的积累比率,控制全社会消费基金数额,工资额,积累率和社会基金率。国家以各种手段,从企业里拿走了绝大部分的剩余劳动,通过以下办法来控制一个经济单位:一是要其上缴6%的固定资产、流动资金基金息,二是折旧,三是流通税,四是通过银行和信贷组织对企业施加影响,五是通过经济提资对扩大再生产施加影响。国家控制着价格,掌握着外贸、外汇和一切涉外经济关系的权力。  
    
检查结论:  
    
1、逐步把国家所有的生产资料转变为社会所有,是正确的。  
         构建社会主义制度,可以说,就是建立起完善的以社会占有生产资料为主的经济制度。  
         但设计还不完善,没有社会占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部分的“设计”,不是以社会制度规定来确保社会生产资料等财产的安全。  
社会与国家占有生产资料的所有权,有性质不同的差别。  
    
2、社会主义就是“工人自治”经济体制。  
       “工人自治”,就是生产劳动者们自己当家作主管理生产、经营。只有这样,劳动人民才真正当了家,作了主,才是社会真正的主人。但南斯拉夫的“设计”还很不完善。  
    
3、缺少“工人自治”的根据的“设计”部分。  
         生产,就是创造产品即物质资料的生产。谁有生产、产品所有权,谁就能自主管理这些生产。南斯拉夫的这个“设计”,没有以“劳动创造价值论”为理论根据,没有明确生产、产品即劳动创造价值归生产者所有,所以,工人就没有名正言顺自治管理企业的根据、理由,就是没有给“工人自治”“设计”基础。把根据设计成:工人自治是管理国家的工厂、企业、经济。这是矛盾的“设计”——工厂、企业、生产、经济属于国家所有,那工人就不是工厂、企业、生产、经济的主人;不是主人就没有自治决定重大问题的权利,即没有当家管理权。正是这个“设计”矛盾,造成体制一直不能自如运转。  
    
4、把工人的当家作主解放也“设计”在有选举权上不对。  
         工人当家作主,就是工人组成大会或者委托代表组成代表大会来自治,而不是工人选举出的工人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来自治。工人自己组成权力体系来自治和工人选举出工人委员会、管理委员会来自治,是两种不同的企业管理体制,不同的自治。  
    
5、没有整个社会是一个“自由人联合劳动体”的“设计”部分。  
         工人自治,就是承认价值即产品物质资料是生产者们创造出来的。那整个社会,就是由全体生产劳动者,用自己劳动创造出的产品物质资料,来分配安排社会管理、积累、发展、救济、教育、卫生等方方面面的需要,来安排自己及家人的生活。  
         他们有这个权利、责任、义务,有这个担子,才会统筹兼顾安排。怎么安排?他们开个大会即全民公决,形成决定、决议来安排。自己参加开会做出的决定、决议,谁敢不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义务?这是对每个生产劳动者权威地、最有力的约束。不执行大家做出的决定、决议,就要受到大家的指责,就要受到社会的处罚。他们没有社会管理、发展、进步等的权利、责任、义务,担子,就不会考虑这些问题,自然就只想自己如何多占多得,就有可能闹着要分光吃光。  
    
6、把厂长经理“设计”为国家监督者不对。  
         厂长经理,都是生产所有者聘用的企业生产、经营、管理的组织、指挥、领导者,他们是为生产所有者服务的。而社会监督者并不能干预企业的生产经营活动,他主要是两件工作:一是监督企业保证社会所有的全部财产量的安全,核查社会所有财产的实有量;二是监督企业的财务报表必须准确,不能造假。厂长经理岗位和社会监督企业岗位,是两个不同的岗位,职责不同。所以,把厂长经理变为社会监督者的“设计”是错误的。  
    
7、用旧思维来“设计”防止“分光吃光”的办法  
         谁都不否认,如何有效解决“分光吃光”和对社会所有财产的侵蚀、侵占的问题,是“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制度体系的难点。正是这个难点没有突破,不少的人,实际反对“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把它歪曲成生活资料个人所有制。  
解决这个问题,有两种思路可以选择:国家征收税、费加强制管理;另一种思路,前面已说过,把社会管理、发展、进步、公共生活需要等重担压给全体生产劳动者,由他们形成决定、决议来保证,社会方方面面的需要,来保证社会所有的财产的安全(要经过共产党领导、教练、顾问下的建立、完善阶段才能巩固)。这是用彻底的“工人自治”来解决这个问题。一种经济体制,它也能解决自己体制不断运转的问题。  
    
8、用旧思维、旧观念来“设计”分配  
     “工人自治”的理论基础是劳动创造价值观论,就是承认价值是生产劳动者创造的,那这些价值就归生产者所有。社会分配,就是生产者们,把自己所有的价值,按一定比例关系进行分割,安排社会方方面面的需要和自己及家人的生活,分割给自己及家人的生活,就是生产劳动者的实际收入。这是一个变数,而不是一个常数。按劳分配收入和工资收入,是两个性质不同的收入概念。这和农业集体社员分得的收入一样。马克思说得很清楚,工资,属于出卖劳动力收入的范畴;按劳分配的收入,是分得的收入。  
    
二、“国家开始消亡”“设计图纸”、“措施”检查结果  
    
           南斯拉夫开始国家消亡的主要措施:  
    
1、首先是经济职能开始消亡。  
           国家不再管理企业的生产、经营,交给企业的工人管理。联邦一级的工业和经济部门下放给共和国,各共和国又将其管理的企业下放给地方权力机关管理。联邦只保留与防务有关的几个部门。从而,取消了将经济划为联邦、共和国和地方的原则。联邦一级基本上不再存在领导企业和工厂的专业部(委)。共和国的管理经济机关也作了相应的变化。  
2、共产党与国家权力分开;共产党变为群众党。  
3、放权  
         给地方政权机关较多的自治权。地方人民委员会有极大的自主权,是本地区唯一的、最高的国家权力机关。  
4、联邦中央机关减少了40—60%。变国家机关为社会自治机关。  
5、中央与地方的领导关系不复存在,建立地方的选民会议对地区议会的监督。  
6、国家设立联邦院、生产者院、总统、联邦执行委员会  
联邦院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的代表和由共和国、自治区议会从其议员中选出的代表组成。生产者院由生产、交通运输和商业等部门在业选民通过间接选举产生。国家设总统;议会是最高权力机关,成立联邦执行委员会,作为议会的执行机关。  
    
检查结论:  
    
1、国家消亡方式的“设计”是错误的  
         马列主义的国家学说很明确:国家是自行消亡的——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成熟、巩固后,社会没有也不会再有剥削,没有剥削就没有阶级,没有阶级就没有阶级矛盾、冲突、对抗,就不需要国家专政工具来对付;没有剥削就没有贫富两极分化,就没有仇富的犯罪;人人都是靠劳动吃饭的平等关系,社会几乎没有犯罪,社会几乎没有对抗性的矛盾;有矛盾、纠纷,人民群众自己调解就解决了;社会由人民自己组成的权力体系来管理。  
         这样的社会,完全不需要国家机器,国家成为失业者,自行消亡。  
         南斯拉夫到1948年,国有国营经济体制初步建立,还很不完善,巩固;“工人自治”即“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的经济体制,才开始探索构建。社会主义事业前进到这里,这样的社会,根本就没有国家开始自行消亡的条件。南斯拉夫是用割断国家职能的方式,强行使国家开始消亡,消灭国家。他们并没有真正读懂马列主义国家学说。  
    
2、社会主义事业进行中消灭国家是错误的。  
         因为还没有国家消亡的成熟条件。更重要的是,因为建立、完善、成熟社会主义制度,必须用国家机器即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力量,权威力量,去对付资本主义制度势力,即资产阶级势力,传统守旧势力等的破坏、腐蚀、进攻;没有国家的有力保护,新生的社会主义婴儿,就会被敌视他的人,把他扼杀在摇篮里。  
马克思在《哥达纲领批判》中明确指出:“在资本主义社会和社会主义社会之间,有一个从前者变为后者的革命转变时期。同这个时期相适应的也有一个政治上的过渡时期,这个时期的国家只能是无产阶级的革命专政。”“过渡时期”,绝对不是几年,十几年,而是几十年以上的时间。  
         是药三份毒,难道就把全世界的药品都销毁了吗?  
         社会主义事业进展到这里,只能既要用国家机器,又必须严格到有些不尽人情地管理这部机器,打击官僚主义,不容许他腐败。  
    
3、国家消亡的时间的“设计”是错误的  
        要到完善的、成熟的社会主义制度巩固地建立起来的时候,即彻底消灭了剥削、阶级,劳动人民自己当家作主社会经济、政治、管理的时候,国家才逐渐消亡。而南斯拉夫却把国家消亡的时间“设计”在探索创建社会主义制度,即创建“工人自治”经济体制的时候。在社会主义事业最需要国家的时候,南斯拉夫却开始消亡它。  
    
4、国家权力消亡的顺序也不对  
         恩格斯在《反杜林论》里指出:“当国家终于真正成为整个社会的代表时,它就使自己成为多余的了。当不再有需要加以镇压社会阶级的时候,当阶级统治和根源于至今的生产无政府状态的生存斗争已被清除,而由此二者产生的冲突和极端行动也随着被消除了的时候,就不再有什么需要镇压了,也就不再需要国家这种特殊的镇压力量了。国家真正作为整个社会的代表所采取的第一个行动,即以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同时也是它作为国家所采取的最后一个独立行动。那时,国家政权对社会关系的干预将先后在各个领域中成为多余的事情而自行停止下来。”   
       很明确,国家首先消亡的是它的镇压职能,即政治权力;它最后一个独立行动,是“以社会的名义占有生产资料”,以社会名义占有的,就要逐步转交给社会去占有;当生产资料社会所有制经济制度巩固地建立起来后,它对社会关系的干预就成为多余的事情,它就完全失业,自行消亡。  
    
三、“钢筋混凝土”结构“施工”方案、记录检查结果  
    
工程名称:工人自治经济体制“大厦”。  
开工时间:1950年,(夺权了国家政权5年)  
    
检查结论:  
    
1、以临时“挡板”代替“制模板”,是错误的。  
         建立“工人自治”经济体制的道理,和施工“钢筋混凝土”差不多:应该先明确这一体制的理论基础,怎样结构关系起来,由哪些人来支持、保护,这就好比混凝土施工制模板。但南斯拉夫在建立中,并没有明确这些问题,不要人来支持、保护,即并没有“制模板”。  
    
2、“混凝土浇灌完后,就拆除了临时挡板、支架”,是错误的。  
         道理很简单,建立“工人自治”经济体制,和施工“钢筋混凝土”差不多:党的领导,党组织的战斗堡垒作用,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等,就是构建“工人自治”全新体制的“模板”、“支架”。宣布“工人自治”后,就放弃党的领导,就把共产党变为群众党,就是浇灌完了混凝土就撤模板、支架。  
    
3、“混凝土”里没有“预埋”“钢筋”是错误的。  
         混凝土里的钢条,就是混凝土的筋。“工人自治”经济体也必须有“筋”。只能以企业党组织和党员为“筋”,才能把大家凝结起来,成为十分稳固的生产关系体。但南斯拉夫却错误的放弃了党的领导,把共产党变为群众党,不给“工人自治”经济体预埋“钢筋”。  
    
4、“混凝土”“浇灌”完后,没有人“看守现场”是错误的  
           混凝土浇灌完后,必须有人看守现场,防止他人有意无意破坏,损害。但南斯拉夫宣布完“工人自治”即“浇灌完后混凝土”后,就错误的撤走了全部人员,没有采取有效措施,保证“浇灌的混凝土完全凝固”。  
    
四、失败的主要原因  
    
1、违背了由点到面有计划有步骤建立的基本规律  
    
           “工人自治”,是一种全新的社会生产方式,生产关系,结构关系,需要哪些具体的制度规定,人们才能按此关系起来,结构起来,自如运转,有序管理;它会遭到哪些势力的敌视,打击,破坏,要置它于死地,使它难以生存发展起来。一句话,建立“工人自治”体制的问题很多,工作很多,生存发展艰难,绝非易事。  
           它产生成长的特殊性决定了,必须先试点,通过试点积累经验,然后逐步全面铺开。  
           但南斯拉夫根本就没有想到它产生成长的特殊性,根本就没有预见到建立这种新经济体制的艰难性,在这种新体制的理论体系还远没有建立起来,毫无实践经验的情况下,就在全国推行这种全新的经济体制,使不少人错误地认为,这样一变,我们就有权不管国家的利益,多给自己分配了。结果是,造成整个社会的生产与消费的平衡被打破,并越来越严重,生产积累率长期偏少,不得不靠借债搞经济建设,最后国家经济崩溃,亡党亡国。  
    
2、“钢筋混凝土施工没有制模板”  
    
         新建立“工人自治”生产关系体,应该先明确这一体制的理论基础,怎样结构关系起来,哪些人来支持、保护,必须有“模板”把它护住。党的组织、领导、指挥,全体共产党员及社会主义积极分子,就是“模板”。  
也就是说,开始,只能是建立党领导、指导下的“工人自治”经济体制。这是因为:  
⑴职工的知识、能力、思想还有限,还不能完全由他们自治管理企业
         如果完全由他们来当家作主,企业就会乱,甚至存在不下去。只能在企业党组织的领导、指导下当家作主。企业的所有重大问题,由党组织集体研究,形成建议性的议案,有些问题,可以形成两种甚至多种建议性的议案,供工人大会或者代表大会选择决定。
⑵只有党组织才能掌握、掌控住变革中的企业全局
          一旦内部矛盾闹到影响企业正常运转时,经上级批准,党组织可以临时接管企业领导权。
⑶只有靠党的教育、帮助,才能克服、解决职工队伍自身的弱点
         职工队伍里,不同程度的存在自私自利、个人主义、小团体小宗派主义等歪风邪气。这些是涣散职工队伍,涣散“工人自治”体的大敌。在建立、完善、巩固这种体制的过程中,必须逐步解决这些问题,否则,这种新体制就不能存在下去,更不能巩固地建立起来。只有靠党组织的教育、帮助,才能逐渐提高职工的思想觉悟,集体主义思想、精神,当家作主的能力、水平,逐渐形成职工队伍自己的权威,逐渐形成自觉维护自治体的觉悟、意识。
⑷只有在党的领导、指导下,才能解决企业存在的倾向性的问题
         党通过自己的先进性,坚定性,通过自己的领导、指导地位,通过党员的先锋模范作用,通过提出企业决议的议案的权利,就能有效地解决企业倾向性的问题。
         但南斯拉夫开始建立“工人自治”生产关系体,概念、目的就不是很清楚;就不要党的领导指挥,就不要基层、企业党组织和党员的保证作用,天真地认为,这种全新的生产关系体,完全可以自然形成。这就造成“工人自治”生产关系体的内容比较乱,二三十年的时间也不能成熟、巩固起来。  
    
    
    
3、“浇灌完混凝土就拆走了支架”  
    
         创新构建“工人自治”体,要经过十几年甚至几十年的实践——总结——再实践——再总结,才能逐渐完善,才能磨合“凝结”,人们才能逐渐接受、习惯、意识它,它才能权威地自如运转企业,把企业管理得井井有条,职工才能人人心情舒畅地发挥出自己的劳动积极性,热爱集体,关心集体,爱护集体,人人自觉坚持按劳分配,保证整个社会的生产与消费平衡、协调。只有达到这样的成熟、巩固标准,才能拆掉“模板”,“支架”。  
但南斯拉夫,建立“工人自治”体制就不是这样,浇灌完混凝土后,就拆走了支架,即就不要党的领导、指导,就不要企业党组织和党员先锋模范作用的支持、保护。  
         没有党组织的正确引导,教育,群众就只想多分多拿,不管整个社会有还是没有适当的积累,今后如何发展提高。结果造成社会的积累严重不足,生产发展受阻,形成严重的通货膨胀,整个国家的经济崩溃。没有党组织、广大党员的支持、保护,民族主义、本位主义、自私自利、小团体小宗派等歪风邪气,大肆侵蚀它,离间它,破坏它,使它夭折。  
    
4、“浇灌钢筋混凝土没有预埋钢筋”  
    
         “工人自治体”里也必须有筋,有“骨干”,共产党基层组织、党员,就是筋,就是骨干。他们通过宣传教育,通过自己的模范带头作用,把职工们联结起来,团结起来,逐渐克服自身存在的弱点,不足,逐步提高当家作主的知识、能力、水平,提高全局观。只有这样,“工人自治”体制,才能逐渐成熟、完善、巩固。  
           但南斯拉夫建立这种体制时,却撤走了党的领导、指导,把党变成群众党,不再发挥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这和制作钢筋混凝土构件不预埋钢筋差不多。没有党的领导、指导,没有广大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企业就不能克服和解决各种歪风邪气问题,就不能团结起来,成为一个大家庭,就不能有效对抗各种敌视势力的打击,破坏,捣乱,一句话,就不能逐渐完善、成熟起来。敌视势力轻而易举地就把它搞垮了。  
    
5、没有给“工人自治”“设计”“基础、柱石”。  
    
         反对并力求解决官僚主义问题,不能成为“工人自治”的根据、理由。因为“工人自治”属于经济基础、制度范畴的东西,而官僚主义则属于上层建筑里政治制度、体制里的东西,它们虽然是决定和反作用的关系,但总是两个不同的部分。“工人自治”的主要根据、理由,只能来自经济基础范畴里,不能来自上层建筑范畴里。国家官员出现后,几千年来,人们一直在反对官僚主义,但他并没有消亡,这是因为,社会还需要国家、官员。国家是自行消亡的——没有剥削、阶级,劳动人民当家作主平等的社会里,就不再需要国家机器,他“失业”而自行消亡。并不是谁把他消灭的。国家消亡了,几千年的官僚主义问题也就彻底解决了。这是社会经济基础决定社会上层建筑。上层建筑对经济基础只有反作用,有利或不利经济基础东西的存在、发展,而没有对经济基础东西的决定作用。如果为了消灭上层建筑里的东西,而改变社会生产方式、生产关系,那就变成上层建筑决定经济基础了。  
           没有有力的根据、理由,那“工人自治”就名不正,言不顺,就不能享有他应该有的全部自治权利,他的权力就不稳固,有被他人剥夺了权利的危险,就容易被他人否定了。他人实际也是以此为理由——工厂只能是生产资料所有者的,只能由老板来当家管理,工人又不是老板,他们凭什么来自治管理?必须推翻!  
    
6、“新旧两种所有制关系混合“设计”造成“工人自治”体不伦不类  
    
         “工人自治”联合体,只能是新生产方式、生产关系的企业体制。但南斯拉夫在“设计”这个构建体时,不少部分,是按“传统的所有制关系”、“传统的观念”来“设计”的:  
         把工人当家作主翻身解放的标准,“设计”为有选举权,由工人自由选举出工人委员会和管理委员会来管理企业,就是工人自治当家作主了。建立社会主义制度,就是放权。工人素质低,目光短浅,自私自利,社会不可能给他们来管理,“工人自治”经济的社会,也只能由国家、官员、“精英”来管理,决定所有重大问题;只能用征税的老办法来保证社会的各项需要,来调节社会收入分配;只有官员才能监督好企业,才能管好社会所有的财产;只有国家管理,才能防止工人“分光吃光”,侵蚀、侵占社会所有的财产,才能保证社会积累。分配给个人的收入,永远都是国家分给的工资,等等。  
         这样的设计,就是把新旧两种所有制关系混合起来,就是把两种互相否定的所有制关系“结合”在一起。这样的结构,不可能稳固。这样的所有制关系,企业不可能完全正常的自如运转,社会生产、分配、消费,不可能始终健康的运行,一旦运行发生严重障碍,这种体制就要面临灭顶之灾。这种经济体制,工人阶级还不是企业的真正主人,社会生产、经济,还不是他们在当家作主。所以,工人就不会像爱护自己的生命一样,爱护自己所在的企业,就不会同敌视、破坏企业的势力和人作坚决的斗争,就不会全力以赴地去拯救面临灭顶之灾的企业。如此处境的这种所有制,只有垮掉的命运等着它。  
    
7、积累严重不足的社会,必然要被“吃”垮  
    
         这是设计不完善、不严密、不彻底错误造成的。这个问题,前面已作了分析,论述。  
    
8、马克思的社会主义制度基本原理、原则还远没有读懂  
    
         马克思在《资本论》第一卷第二十四章第7资本主义积累的历史趋势里,推断得出社会主义制度基本原理、原则的结论: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产生的资本主义占有方式,从而资本主义的私有制,是对个人的、以自己劳动为基础的私有制的第一个否定。但资本主义生产由于自然过程的必然性,造成了对自身的否定。这是否定的否定。这种否定不是重新建立私有制,而是在资本主义时代的成就的基础上,也就是说,在协作和对土地及靠劳动本身生产的生产资料的共同占有的基础上,重新建立个人所有制。”  
           60年前,社会主义理论没有读懂,时致今日,都还没有读懂:个人所有制,指哪些财产由个人所有制占有?重新建立的内涵是什么?还没有基本统一的理解。没有解开马克思这一“哥德巴赫猜想”,就没有按社会主义制度的特有规定、规律,彻底决裂“两个传统”后在构建这种社会制度,就不可能建成真正的社会主义制度,就不可能成功。  
    
9、社会的人文条件不好  
    
         南斯拉夫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民族矛盾、民族仇恨,有很长的历史渊源。而“工人自治”即“自由人联合劳动体”,是要把企业、单位,建成大家人人都靠劳动吃饭的、平等的、互助友爱的集体,要把整个社会建成这样的“自由人联合劳动体”。民族主义会干扰、破坏这种体制的建立、巩固,会离心社会“自由人联合劳动体”。探索构建这种体制,就会有失败,民族主义就会利用建立过程中的失败,大搞民族分裂主义。这是南斯拉夫探索构建“工人自治”体制失败后,很快就亡党亡国的一个重要原因。  
 
    
                                                            2011/8/20 于蓉城解甲园  

  
声明:文章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来源:乌有之乡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