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带着复仇又回来了” —美国世纪的终结_7.新时代资料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7.新时代资料 > 详细内容
“历史带着复仇又回来了” —美国世纪的终结
发布时间:2018-12-24  阅读次数:1050  字体大小: 【】 【】【

  “历史带着复仇又回来了”

——美国世纪的终结

阿尔弗雷德·W·麦考伊(Alferd W.McCoy) 著

女神读书会小毛线 译


小毛线:女神读书会翻译组成员,化学专业出身,艺术学博士后。主要翻译国际政治与思想史领域作品。


为了总结美国在过去 120 年来登上全球权力的历程,我们提出了三个不同的阶段,由无休止的一场场战争所塑造:首先是美西战争之后,在加勒比地区和太平洋地区一段简短但却具有变革性的殖民统治时期,从 1898到 1935 年;其次是在二战之后突然崛起,获得数十年对全球的支配;最后是利用网络战、太空战、贸易协定和军事同盟的一体化,将霸权深入 21世纪的尝试。从美西战争到冷战终结这一个世纪,华盛顿已经发展出了一种独特的全球统治形式,包含了古代和现代帝国的方方面面。对于美国独一无二的帝业,在盟友之中孕育联合,这种能力是雅典式的;军队占据着横跨世界的军事基地,对它的依赖是罗马式的;将文化、商业和同盟整合为一个综合性的、覆盖全球的体系,这种抱负是英式的。


随着这一体系到来的是对技术创新有着无休止的需求,这使得该体系获得了一个独特维度。华盛顿不仅在传统的陆海空领域追求军事优势,其科学与工业的融合也为全球支配的施行开辟了新的方面。由中情局和国安局领导的美国情报界在冷战中变成了一个灵活的、精致的工具,在全球范围内投射力量。中情局渗透共产主义国家的尝试在中国、苏联和越南一败涂地,但是在通过政变和秘密干涉去操控华盛顿铁幕这边的盟友方面,情报部门显得要熟练得多。尤其是在最后的欧洲帝国崩溃之后,涌现在亚洲和非洲的大量新生国家。到了冷战结束,秘密行动已经成为力量投射的关键武器,它们构成了战争的新维度——第四维度——我称作“隐秘的地下世界”。


同样,华盛顿在这些年里也与苏联在“太空竞赛”中竞争。通过世界上第一个全球通信卫星系统,美国全球权力又获得了另一个崭新的维度。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内,华盛顿通过无人机的无敌编队,将平流层和外逸层军事化,将太空变成了强权扩张和未来潜在冲突的第五个领域。


最后,归功于包围全球的互联网光纤电缆网络,国安局能够将它的注意力从空中拦截信号转向探测海底电缆,从而进行监控和网络战。网络空间以这种方式成为军事冲突的最新领域。在 21 世纪的前夜,华盛顿在战争的六个领域追求所谓的“全频带支配”——既有传统领域(陆海空),也有秘密领域(太空、网络空间、隐秘的地下世界)——使得美国尽管经济影响力衰落,但成了一个全国性的安全国家,拥有极强的潜在力量,从而在未来几十年内维持全球权力。


1941 年 2 月,亨利 • 卢斯(Henry Luce)在《生活》(Life )杂志的社论上提出了 “美国世纪”,似乎它直到最近才走向终结。“随着美国充满活力地进入世界舞台,”卢斯在二战前夜写道,“我们最需要的是追寻并提出美国作为世界权力的愿景,这真的是美式的,可以激励我们以活力与热情去生活,去工作,去战斗。”在接下来的 50 年内,美国实现了这些抱负,独特地混合着文化吸引与秘密操控、柔性外交与野蛮武力、慷慨援助与贪婪牟利,统治着铁幕之外的大部分世界。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福山 著


在 20 世纪 90 年代初的苏联解体之后,星球上似乎没有力量能够挑战华盛顿的支配了。随着美国像一个百折不挠的巨人雄踞于地球之上,视野中看不到可能的挑战,华盛顿的政策权威人士想象着“历史的终结”已经降临,美式民主成为“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然而,仅仅在十年后,装模作样的“历史的终结”已经一扫而空,历史带着复仇又回来了。和数个世纪前古代帝国进入晚期一样,华盛顿发现自己正处于帝国的转型期。我们突然看见,在华盛顿与北京之间,一种全新的大国冲突正在成形,它将决定刚刚开头的 21 世纪会如何发展。


随着 9 •11 恐怖袭击的冲击和后续陷入阿富汗与伊拉克的军事泥淖,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美国的全球权力已经达到极限。在 2012 年一份详细的报告中,华盛顿最高分析机构——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发出警告:“到了 2030 年,没有国家……将会拥有霸权……自 1750 年以来西方的崛起将会遭遇逆转。在全球权力上,根据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简称 GDP)、人口规模、军费开支和技术投入,亚洲将会超过北美和欧洲的组合。中国很有可能会是最大的经济体,经济总量在 2030 年之前几年就会超越美国。”如果这一预测最终成真,那么我们婴儿潮这一代中的很多人,出生于美国世纪的开端,很有可能见证它的终结。


在 20 年非凡的经济增长之后,中国在 2014 年开始展现其挑战华盛顿霸权的战略。它的计划包括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这将会把欧洲和亚洲融合成一个“世界岛”,成为全球经济权力的未来中心。同时,在南海建立军事基地,斩断美军对欧亚大陆的包围圈。五角大楼拒绝放弃它的全球支配,为了回应中国的挑战,它将一些战略设施转向亚洲,装备新的“神奇武器”以遏制任何敌手。


当然,无数难以预见的原因将会扰乱这些宏大战略。任何数量的新兴力量都有可能突然改变世界历史的进程。将现有趋势投射到未来是十分危险的,很有可能徒劳无功。没有一种方法能够涵盖一个世界性帝国中的许多变化部分,更别提这些巨头之间千变万化的互动。


在 21 世纪的前 15 年,我们依然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出几个关键趋势。尽管在全球支配的前 50 年,美国拥有强大的民族统一和两党一致的外交政策,但在一个社会分隔加深——由于世界权力的缓慢削弱而恶化——的时代,它现在面临着维持稳定的挑战。在冷战终结的 25 年来,两党传统的外交政策共识已经让位于根深蒂固的党派分隔。当民主党人比尔 • 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巴拉克 • 奥巴马(Barack Obama)试图通过多边主义与外交维持华盛顿的全球领导地位时,共和党人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面对国家地位的丧失,以一种爱国主义的反应去支持单边行动和军事解决。这种冲突让美国的外交政策在相反方向拉锯,疏远了盟友,加速了权力的衰落。


毫无疑问,我们正处于不受限制的美国霸权进入重大转型的开端。如果国家情报委员会的话可信,那么 1941 年带有无限乐观提出的美国世纪,将会在 2041 年前终结。美国作为世界单极已经有 25 年了,华盛顿现在面临着一个敌手,它有手段也有决心持续挑战美国的支配。世界上有不少国家正在致力于建设一个超越任何全球性霸主所能控制的多极世界。


随着世界权力格局将会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变化,我们将会发现帝国的转型是否会类似于之前两个世纪的历史性事件——19 世纪初打败拿破仑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全球战争,一战后瓦解奥匈帝国(Austro-Hungarian Empire)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Ottoman Empire)的外交,二战时碾压轴心国的风暴,20 世纪 50 年代标志着帝国权力从伦敦转交到华盛顿的和平友好关系,以及 90 年代粉碎苏联的群众抗议。


无论是缓慢糜烂还是暴力崩溃,权力平衡即将到来的转变都需要我们拭目以待。从我在过去 50 年所学到的来看,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转变将会是彻底转型的,甚至带有创伤,它会影响几乎所有美国人的生活。在接下来的岁月中,这些改变当然需要我们密切和仔细的关注。

  

                    “历史带着复仇又回来了”

                         ——美国世纪的终结

     阿尔弗雷德·W·麦考伊(Alferd W.McCoy) 著

   女神读书会小毛线 译


  小毛线:女神读书会翻译组成员,化学专业出身,艺术学博士后。主要翻译国际政治与思想史领域作品。


   为了总结美国在过去 120 年来登上全球权力的历程,我们提出了三个不同的阶段,由无休止的一场场战争所塑造:首先是美西战争之后,在加勒比地区和太平洋地区一段简短但却具有变革性的殖民统治时期,从 1898到 1935 年;其次是在二战之后突然崛起,获得数十年对全球的支配;最后是利用网络战、太空战、贸易协定和军事同盟的一体化,将霸权深入 21世纪的尝试。从美西战争到冷战终结这一个世纪,华盛顿已经发展出了一种独特的全球统治形式,包含了古代和现代帝国的方方面面。对于美国独一无二的帝业,在盟友之中孕育联合,这种能力是雅典式的;军队占据着横跨世界的军事基地,对它的依赖是罗马式的;将文化、商业和同盟整合为一个综合性的、覆盖全球的体系,这种抱负是英式的。


  随着这一体系到来的是对技术创新有着无休止的需求,这使得该体系获得了一个独特维度。华盛顿不仅在传统的陆海空领域追求军事优势,其科学与工业的融合也为全球支配的施行开辟了新的方面。由中情局和国安局领导的美国情报界在冷战中变成了一个灵活的、精致的工具,在全球范围内投射力量。中情局渗透共产主义国家的尝试在中国、苏联和越南一败涂地,但是在通过政变和秘密干涉去操控华盛顿铁幕这边的盟友方面,情报部门显得要熟练得多。尤其是在最后的欧洲帝国崩溃之后,涌现在亚洲和非洲的大量新生国家。到了冷战结束,秘密行动已经成为力量投射的关键武器,它们构成了战争的新维度——第四维度——我称作“隐秘的地下世界”。


  同样,华盛顿在这些年里也与苏联在“太空竞赛”中竞争。通过世界上第一个全球通信卫星系统,美国全球权力又获得了另一个崭新的维度。在接下来的数十年内,华盛顿通过无人机的无敌编队,将平流层和外逸层军事化,将太空变成了强权扩张和未来潜在冲突的第五个领域。


  最后,归功于包围全球的互联网光纤电缆网络,国安局能够将它的注意力从空中拦截信号转向探测海底电缆,从而进行监控和网络战。网络空间以这种方式成为军事冲突的最新领域。在 21 世纪的前夜,华盛顿在战争的六个领域追求所谓的“全频带支配”——既有传统领域(陆海空),也有秘密领域(太空、网络空间、隐秘的地下世界)——使得美国尽管经济影响力衰落,但成了一个全国性的安全国家,拥有极强的潜在力量,从而在未来几十年内维持全球权力。


  1941 年 2 月,亨利 • 卢斯(Henry Luce)在《生活》(Life )杂志的社论上提出了 “美国世纪”,似乎它直到最近才走向终结。“随着美国充满活力地进入世界舞台,”卢斯在二战前夜写道,“我们最需要的是追寻并提出美国作为世界权力的愿景,这真的是美式的,可以激励我们以活力与热情去生活,去工作,去战斗。”在接下来的 50 年内,美国实现了这些抱负,独特地混合着文化吸引与秘密操控、柔性外交与野蛮武力、慷慨援助与贪婪牟利,统治着铁幕之外的大部分世界。

《历史的终结与最后的人》 福山 著


  在 20 世纪 90 年代初的苏联解体之后,星球上似乎没有力量能够挑战华盛顿的支配了。随着美国像一个百折不挠的巨人雄踞于地球之上,视野中看不到可能的挑战,华盛顿的政策权威人士想象着“历史的终结”已经降临,美式民主成为“人类政府的最终形式”。然而,仅仅在十年后,装模作样的“历史的终结”已经一扫而空,历史带着复仇又回来了。和数个世纪前古代帝国进入晚期一样,华盛顿发现自己正处于帝国的转型期。我们突然看见,在华盛顿与北京之间,一种全新的大国冲突正在成形,它将决定刚刚开头的 21 世纪会如何发展。


  随着 9 •11 恐怖袭击的冲击和后续陷入阿富汗与伊拉克的军事泥淖,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美国的全球权力已经达到极限。在 2012 年一份详细的报告中,华盛顿最高分析机构——国家情报委员会(National Intelligence Council)——发出警告:“到了 2030 年,没有国家……将会拥有霸权……自 1750 年以来西方的崛起将会遭遇逆转。在全球权力上,根据国内生产总值(Gross Domestic Product,简称 GDP)、人口规模、军费开支和技术投入,亚洲将会超过北美和欧洲的组合。中国很有可能会是最大的经济体,经济总量在 2030 年之前几年就会超越美国。”如果这一预测最终成真,那么我们婴儿潮这一代中的很多人,出生于美国世纪的开端,很有可能见证它的终结。


  在 20 年非凡的经济增长之后,中国在 2014 年开始展现其挑战华盛顿霸权的战略。它的计划包括进行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的投资,这将会把欧洲和亚洲融合成一个“世界岛”,成为全球经济权力的未来中心。同时,在南海建立军事基地,斩断美军对欧亚大陆的包围圈。五角大楼拒绝放弃它的全球支配,为了回应中国的挑战,它将一些战略设施转向亚洲,装备新的“神奇武器”以遏制任何敌手。


  当然,无数难以预见的原因将会扰乱这些宏大战略。任何数量的新兴力量都有可能突然改变世界历史的进程。将现有趋势投射到未来是十分危险的,很有可能徒劳无功。没有一种方法能够涵盖一个世界性帝国中的许多变化部分,更别提这些巨头之间千变万化的互动。


  在 21 世纪的前 15 年,我们依然能够比较清晰地看出几个关键趋势。尽管在全球支配的前 50 年,美国拥有强大的民族统一和两党一致的外交政策,但在一个社会分隔加深——由于世界权力的缓慢削弱而恶化——的时代,它现在面临着维持稳定的挑战。在冷战终结的 25 年来,两党传统的外交政策共识已经让位于根深蒂固的党派分隔。当民主党人比尔 • 克林顿(Bill Clinton)和巴拉克 • 奥巴马(Barack Obama)试图通过多边主义与外交维持华盛顿的全球领导地位时,共和党人小布什(George W. Bush)和唐纳德 • 特朗普(Donald Trump)面对国家地位的丧失,以一种爱国主义的反应去支持单边行动和军事解决。这种冲突让美国的外交政策在相反方向拉锯,疏远了盟友,加速了权力的衰落。


  毫无疑问,我们正处于不受限制的美国霸权进入重大转型的开端。如果国家情报委员会的话可信,那么 1941 年带有无限乐观提出的美国世纪,将会在 2041 年前终结。美国作为世界单极已经有 25 年了,华盛顿现在面临着一个敌手,它有手段也有决心持续挑战美国的支配。世界上有不少国家正在致力于建设一个超越任何全球性霸主所能控制的多极世界。


  随着世界权力格局将会在未来的几十年内变化,我们将会发现帝国的转型是否会类似于之前两个世纪的历史性事件——19 世纪初打败拿破仑法兰西第一帝国的全球战争,一战后瓦解奥匈帝国(Austro-Hungarian Empire)和奥斯曼土耳其帝国(Ottoman Empire)的外交,二战时碾压轴心国的风暴,20 世纪 50 年代标志着帝国权力从伦敦转交到华盛顿的和平友好关系,以及 90 年代粉碎苏联的群众抗议。


  无论是缓慢糜烂还是暴力崩溃,权力平衡即将到来的转变都需要我们拭目以待。从我在过去 50 年所学到的来看,我们可以确定的是:转变将会是彻底转型的,甚至带有创伤,它会影响几乎所有美国人的生活。在接下来的岁月中,这些改变当然需要我们密切和仔细的关注。

来源:女神读书会 公众号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