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生物进化到人类社会的崩溃,谈一谈什么是竞争_7.新时代资料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7.新时代资料 > 详细内容
从生物进化到人类社会的崩溃,谈一谈什么是竞争
发布时间:2018-4-7  阅读次数:632  字体大小: 【】 【】【

  

             从生物进化到人类社会的崩溃,谈一谈什么是竞争

                                                                                                                                                                                                                         2018-04-05  北山浮生  北山浮生谈古论今  

          美国之所以挑起贸易战,根本原因是中国工业实力的发展,威胁到了美国的霸主地位。美国不可能轻易放弃霸主地位,中国也不可能自我阉割放弃发展,这场大碰撞是无可避免的。本公众号国际贸易系列(参见公众号菜单——更多精彩——国际贸易)文章中从历史发展的角度阐述了这场对决的来龙去脉,下面从更加本质的角度,来谈谈这场对决到底意味着什么。


         贸易战是贸易摩擦的升级,只要有国际贸易就会出现竞争,贸易摩擦也就如影随形。因此我们首先说说什么是竞争。


         竞争是这个世界的常态,每个人的一生始于三亿颗精子的竞争,从入托、入学、考试;到找工作、找对象、晋级、升职,竞争都无处不在。就连小区里找一个停车位,都充满了竞争。在激烈的竞争面前,有人不堪重负,力不从心,发出了做一个佛系青年的感慨。



           然而,这个世界并不存在没有竞争的世外桃源。除了人与人之间的竞争,组织与组织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国家与国家之间,也是处处充斥着竞争。


         只要你是人类,竞争就是避无可避。就算躲到终南山里避世隐居,还得争一下山头不是?


         你以为只有人类才相互竞争?大错特错!动物之间不仅有竞争,而且比起动物之间的竞争来说,人类竞争残酷的程度,实际上已经大大降低了。


           在人类社会之外,竞争广泛存在于自然界的所有生命之间。达尔文在1859年出版的划时代名著《物种起源》中提出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思想,揭示了自然界中竞争的基本法则。正是竞争造成的优胜劣汰,才会产生从有机分子到复杂生命的生物演化,才会有人类的诞生。




             现代人类之所以没有感觉到来自其他生物的竞争,那是因为人类的祖先经过艰苦的斗争,击败了其他生物成为竞争的胜利者,爬到食物链顶端而已。人类虽然与狮虎猪羊同属动物,却已经与它们拉开了足够的距离,不再参与残酷的生命竞争游戏。


             从生命进化到社会进步,竞争都是最基本的推动力。总鳍鱼从海洋走向陆地,生存压力造成的竞争使然;人类之所以从树上的大猿变成现在的样子,生存压力造成的竞争使然;欧亚大陆之所以孕育出先进的文明,同样有人类居住的非洲、美洲、大洋洲却陷入停滞状态,无他,竞争使然。


             没有竞争,也就没有丰富多彩的生命世界!也没有现代化的生活方式!


             竞争的本质在于,资源始终都是稀缺的,因此对稀缺资源的争夺贯穿始终。


             我们知道,生命体是由基因决定的,而基因实际上就是一串有机分子组成的信息代码,因此生命的繁衍,本质上就是信息的复制。


             从病毒到人类,生命体有一种很“恼人”的特性,在资源充足的情况下其增长速率是幂函数,因此生命个体总是倾向于过量繁衍,从而使得任何所需的资源变得有限——如果没有外在条件限制的话。从这个意义上说,能够自我复制的计算机病毒带有类似生命的特性,如果它还会随机变异的话,就跟真正的生命差不了多少了。


             举个例子,如果细菌不会死亡,并且养分足够的话,对于大多数种类的细菌而言,一个细菌个体都会在二十四小时内,繁衍到令它的子孙后代充满整个海洋。


             在细菌培养皿中常常会出现这样的情况:疯狂繁殖的细菌迅速消耗掉所有的养料,然后大家集体饿死。


             如果套用社会学中的概念,上述现象其实是培养皿中的细菌因为过度繁殖,掉入了“马尔萨斯陷阱”。




             在自然界生命的演化过程中,资源的稀缺性伴随始终,其中最关键的资源就是食物。由于资源稀缺,生存的机会极为严酷,只有那些能够争取到食物几率更大的强者能存活下来,弱者就被无情淘汰,强者的特性被一代代累积起来,这就是生物进化的根本动力。


               在一个草原上,如果只有羊这一种生物,生态学上将草称作生产者,羊称作初级消费者,羊的数量很快就会失控——吃光它们所能找到的所有青草,然后集体饿死,只有极少数能找到青草的幸运儿存活下来,在青草充足的环境中迎来又一轮高速增长。


             我们可以说,羊的数量经历增长——繁荣——崩溃的周期。这根我们熟悉的经济兴衰周期,是不是很像?


             在这个脆弱的生态系统反复崩溃,经历了无数次兴衰周期之后,迟早会出现以初级消费者为食的次级消费者,来控制羊的数量,达到相对稳定的平衡,于是就出现了狼。


           羊是初级消费者,狼是次级消费者,它们都是哺乳动物,在大约四千万年前,狼和羊拥有共同的祖先,此后它们分道扬镳,成为吃与被吃的关系。以此类推,各种生命形成了一个层级分明、等级森严的生态系统,或称食物链。




           狼吃羊确实有点血腥残酷,但是如果没有狼的存在,羊的数量很快就会失控,吃光它们所能找到的所有青草,然后集体饿死,酿成更大的悲剧。从某种意义上说,狼的出现起到了拯救羊的作用。


             那么狼数量如果失控会怎么办?一般来说,食肉动物的数量是不会失控的,因为一旦食物匮乏到一定程度,狼会自动进入自相残杀的模式,在消灭掉过多的狼的同时,保证最强壮的那批个体存活下来。


               对于更高级的掠食者例如狮子或老虎来说,则采用其他的方式限制数量:极低的繁殖率,相对长的生长周期,从而避免因过度繁殖导致食物匮乏。掠食者之间各自划分地盘,大家都在自己的地盘上捕食,尽量避免捞过界引发食物纠纷。


           只有这样,这个生态系统才能勉强保证各个层级食物基本够用,从而稳定存在下去。这就是所谓的生态平衡。


           这样一个生态系统,其实与人类历史上长期存在的一种状态极为类似——封建等级社会。


             这并不是什么巧合,而是人类社会长期处于资源匮乏状态下,必然收敛到的状态。封建等级社会的本质,是压低大多数消费者的消费需求,避免资源的过度消耗,勉强维持一种低水平的稳定平衡。


             人类社会划分成不同阶级,实际上就相当于人类社会内部分化出不同的“物种”,形成了类似生态系统的稳定平衡。


             物种之所以打“引号”,是因为毕竟大家都是人类,阶层的划分不像物种那样泾渭分明,需要借助特殊的手段。早期的手段主要依靠暴力,这就是奴隶制。后来发现暴力强制的成本太高,于是人们发明了依靠洗脑来实现阶层划分。


           为了实现洗脑,人们发明了宗教。这就是把大多数人人对现实物质资源的需求,转化到虚拟的精神世界,从而降低对资源的争夺烈度。


           所有世界性的主流宗教,都形成于古典奴隶制出现大危机的时期,这一时期又被称为轴心时代。这些宗教最终都成为阶级社会分层的有力保障,这绝不是一种巧合。所有主流宗教的价值观都要求人清心寡欲,放弃对物质享受的追求,这就更不是巧合了。


           生态平衡不是生命的本性,而是抑制生命过分膨胀,进而毁灭世界的枷锁。物种进化出现重大突破,都会迅速打破生态平衡,然后再重新建立新的平衡。进化的周期非常长,这种打破平衡的状况间隔很长,因此大部分时间内生态都是平衡的。


           人类从一般动物依靠身体能力竞争,走上了依靠认知能力竞争的路线,认知提升的速度相对于身体的进化,简直就是天上地下。例如,在土地革命时期,一群逆来顺受的老农,在共产党的红色宣传下,很快就会转变为反抗压迫的战士。因此人类天生就是一种反生态平衡的存在。


             在人类进入定居生活之前,人类是史上最凶残的掠食者,智人来到哪里,当地很快就会迎来生物大灭绝,直到食物的压力迫使智人迁徙。智人追寻着食物走遍整个世界,占据了所有拥有丰富食物的地方,然后把所有地方的食物变得都不丰富了。




           长毛象、剑齿虎、巨蜥、恐鹤……这些身形庞大,看起来极具危险性的物种,在智人眼里都是移动的“食物仓库”,然后都被吃灭绝了。



           其间,大概也经历多次因食物匮乏引发的大饥荒,最终有一部分人幸运地发明了栽培和驯养的技术,这就是农业革命。于是人们开始了定居生活。这些定居的人类由于具有稳定的食物来源,人口开始迅速增长,又会出现资源不足。他们再去驱逐其他人类,或者其他人类纷纷效仿,纷纷转换成农耕民族或游牧民族,最后总会占有所有适合耕种和放牧的土地。


           随着人口增长,迟早会触及资源瓶颈,于是会像培养皿中的细菌那样,陷入资源陷阱。


           除了人类不断打破生态平衡,人类社会中扮演“羊”的角色的人们因为认知的升级,不断进行反抗,导致社会结构重新洗牌,相当于打破了人类社会的平衡。因此人类社会系统崩溃的频率,要比自然界的生态系统高得多。


             总结下来,人与动物最大的不同在于人有思想。思想的进化要比身体的进化快无数倍。为了避免周期性的大崩盘,人群中很快就进化出狼的角色,避免整体掉入资源陷阱,人类进入了等级社会。


               人类社会的竞争,主要体现在生产力的竞争。用更高的效率生产出社会成员所需要的各种资源,来满足衣食住行的各项需求。每一次生产力的大幅跃进,又不可避免地使得下层阶级获得挑战上层阶级的能力,社会进入动乱甚至崩溃状态,也就是所谓的“礼崩乐坏”,直到再次建立新的权力平衡。


             中国历史上最明显的一次礼崩乐坏,发生在春秋战国时期。


             此后数千年,人类在资源约束下缓慢前进,在社会稳定与生产力进步之间进行妥协。终于在19世纪迎来了工业革命。




工业革命的本质是将利用人力畜力制作机器,变为用机器制作机器,彻底打破了延续数千年的能源瓶颈,化肥的大规模生产也使得土地产出不断突破上限,似乎使人类永远地摆脱了资源约束。


于是,克制人类自身消费需求的等级制度不再必要,枷锁纷纷被砸碎,人口数量出现大爆炸。


智人出现后,用了两万年的时间繁衍到不到十亿人,工业革命之后,用了二百年时间繁衍到七十多亿,增长速度是极为惊人的。


至少到目前为止,似乎人类都还没有撞上新的资源瓶颈(实际上在一些贫困以及人口增长速度较快的亚非国家,资源陷阱已经出现)。而且,地球资源终有极限,如果我们继续现在这样的生活方式,大概还能接受人口整体翻一倍,也就是160亿左右。


           实际上,从人类社会迈入工业社会的那一天起,新的资源约束早已如影随形地存在。


         前工业社会的特点是供给不足,因此常常出现资源匮乏,这一点很容易理解。工业社会的特点则是供给过剩,为什么也会出现资源约束呢?


           工业社会最重要的稀缺资源是购买力,或者市场容量。


           听上去似乎很奇怪,我们消费的就是资源,人口过多导致资源紧缺很容易理解,需要抑制人口以及消费欲望。为什么工业社会的消费能力反而成为稀缺资源?

(未完待续)

来源:作者微信公众号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