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家的历史和上古九兵_2.地球文明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字收藏 > 2.地球文明 > 详细内容
仙家的历史和上古九兵
发布时间:2014-8-18  阅读次数:2164  字体大小: 【】 【】【

神谕——九兵绝密初现
神谕(和满宣读)
  你们的天下
  已经轮回过六次
  你们是第七次
  每次灭绝
  都是从人类心灵被玷污开始
  天渐渐疏于罩护
  地渐渐不喜养育
  小生灵们被灭绝
  包括人类
  女神们与男神们
  不忍心这种轮回
  无数次来到人间
  带领小欲灵们、小真灵们
  与灭绝者们、灭绝者奴隶们战斗
  敌人太强
  拯救都失败
  可怜的小生灵们呀
  轮回不可避免
  女神们与男神们悲伤哭泣
  眼泪唤醒了
  曾创造过千亿个太阳的
  老祖大神
  天国为此欢腾
  拯救你们
  将成为神界的荣誉
  五万年圣世即将崩溃
  洪水将洗涤你们的天地间
  女神们与男神们即将对
  千万个天地的灭绝者们及灭绝者奴隶们
  发动攻击
  老祖大神
  将在关键时刻
  闪烁着璀璨的光芒
  亲自降临你们的天下
  在此之前
  将有伟大先知以“为道而战”做出预言
  大神光芒照耀下
  小生灵们的心灵将获得温暖
  大神光芒指引下
  战士们将接受神圣使命
  大神的尘身
  将在大地震撼中倒下
  大神的本身
  将永远照耀你们
  将永远指引你们
  你们将与无上智慧贯通
  你们将在爱中获得无穷能量
  你们将拥有永不堕落的心灵
  你们将与我们一起
  在老祖大神率领下
  把千亿个太阳内的灭绝者
  彻底消灭干净
  赞美老祖大神
      感谢老祖大神
人与人没必要完全一致,不要强求自己接受什么认识,要相信自己的理性。只要大多数人能相信自己的理性,对人类历史的真实记录能传承下去,数万年来地球人类历史的真相,迟早能大白于天下。
  (1)“神谕验,圣世崩,大洪起,神州沉。万载堕落至周,万古不复,岁月如箭。”
  这是西周开国“九兵”的记载。其中圣世的圣,是圣人的“圣”,不是茂盛的“盛”。万载是西周之前“万载”。另外我们注意,商周人在时间叙述时,不使用“左右”这个词语。“万载”很可能是“一万年左右”,而不是“整整一万年”。
  (2)“神州沉”之后的事情太复杂了,很多事情我自己至今也没弄清楚,而且“九兵兵史”中很多语词的概念,与当代人普遍常识不一至。“九兵”不使用“中古”与“近代”这两个概念。“九兵”所说的“太古”,是圣世之前,距今六、七万年;“远古”是指大洪水前的“五万年圣世”时代。“圣世中期”,是“九兵”所知的文明最发达时期。“太古真人千岁而终”,是因为太古时代,人的修炼速度慢,很多真人修不到神人,活千岁就死了。“太古”没有“远古中期”好。“上古”是指大洪水至西周建立前三千年;“下古”是指西周建立前三千年至西周建立。西周开始是“现代”。这种历史概念,显然与当代人的历史概念不一致。为了避免误解,以下我尽量用现代汉语简述。
  大洪水后,东海之滨出现了一个夏国。最早的夏国人原本生活在一个大乐园中,那里全年都是夏季。夏国的上层是五百位“圣女”,下层全是男人。夏国每十年向外迁移一次人口。夏国移民有“飞车”坐,可以迁移得很远。迁移出的夏国人在其他地区扩散,与原来居住的华人融合,所以出现了“华夏人”。华夏人在华夏大地开辟了许多聚居区,人口进一步增长。大洪水后两千年,“月亮里的人”把圣女都接走了,从此夏国就消失了。
  由“九兵”前辈们传承下来的地图看,夏国人殖民范围,即“华夏大地”,不仅仅是中原地区,而是清王朝康乾时期的版图。清王朝后来把古华夏大地作为大清版图是有原因的,我后文会讲到。
  西周建立前一千年,华夏大地有一个比较大的部落,为了纪念曾经逝去的夏国,称自己为夏国。修道士们都知道这个夏国并没有圣女,不是那个夏国。所以把有圣女的那个夏国被称为“前夏”,把没圣女的夏国被称为“后夏”。在西周建立前六百年,商朝推翻了后夏。后来商朝被西周推翻了。
  (3)古华夏军事修道士修道
  在西周以前,“兵学”不叫“兵学”,叫“屠学”,“屠夫”的屠。“屠夫”在古华夏,就是指职业军人;现代人所说的“屠夫”,在古华夏用另一个字表达,那个字演化到东周,就是“庖丁老师傅”的“庖”字。“兵家”在西周以前,也不叫“兵家”,就是一种军事修道士,这种军事修道士那时侯作战,总是与另一种军事修道士相互配合。以前有专门的字分别代表这两种修道士,用现代语言翻译,就是“批量制造尸体的修道士”与“制造尸体的修道士”。那两个字从西周建立起就不用了。我们就把这两种军事修道士分别称为“甲型修道士”与“乙型修道士”吧。甲乙两种修道士的关系大概类似于“批发商”与“零售商”。“九兵”就是一种古华夏甲型修道士延续下来的甲型修道士。
  修道士当然要“修道”。
  怎么修呢?军人的训练就象运动员训练一样,需要“功能”上的提高。军事能力是“练”出来的,不是看书看出来的,更不是背书背出来的。书只是一种训练指导罢了。修道必修精神境界,以提高思想觉悟。任何古华夏修道士的任何等级修炼,都是先练精神境界,既“练精”。我们看看三种兵家境界:
  ((1))平兵:心与术合。通阴阳,变生死。招由术发。  ((2))内外高与顶外:心与法合。至阴至阳,至生至死。招由法发。  ((3))顶内:心与道合。无阴无不阴,无阳无阳;无生无不生,无死无不死。道法自然,招随心发。
  注意,此处“心与道合”的道,指“兵道”,“兵道”只是“作为本体的道”在军事领域的体现。“心与道合”不是指“心灵与作为本体的道合”。假如是“心灵与作为本体的道合”,那比神还神,兵家没那么不知深浅,自以为是。
  “练精”不仅仅要知道更高的境界,还要“修炼”出更高境界。“练精”到什么境界,才能理解什么境界相应的技术。境界越高,相应技术越好玩。而技术训练与技术使用,都还需要“练气”以提供足够能量。有了精、气做基础,才能练应用技术。两种修道士由于天分机缘不同,练的是不同的应用技术。甲型修道士不练单兵杀伤,单兵只练到能与乙型修道士配合就可以,直接杀伤由乙型修道士负责。后世“九兵”有单兵技术很好的,但不在“九兵传承”之内,是另拜单兵师傅练的。乙型主练单兵,辅练兵术。
  甲型修道士除了要练常规兵法、兵术,还要练“兵道”。练兵道才能练出“兵道术”,“兵道术”共三种,“追心术”就是其中一种。鬼谷子教苏秦张疑的心术,是常规兵术中的一种,不是“兵道术”。在对敌方主将有一定了解以后,顶内在安静而生机盎然的环境下,用两至三天的时间,进入一种特殊状态,在身体高度放松时,能锁定对方主将的思维,追踪对方主将的大致思路。这就是“追心术”,很简单。当年鬼谷子对黄柏杨,双方兵术兵法都很熟练了。假如鬼谷子没有“追心术”,怎么能三招之内干掉对手。那是用兵,又不是单挑。黄柏杨亦非等闲之辈,鬼谷子仅仅靠一般感知与思维推算,判断哪里能那么准。“九兵”对“兵道术”不一定都要精通。“田径运动员”,不一定就是“十项全能运动员”。但顶内级的“九兵”,需要对“兵道术”都会。标枪运动员,练一点铅球,也不难。使用“兵道术”,都特别消耗元气,用一次要专门修养很久。无论内外对手,对方水平越高,技术难度就越高,需要消耗的元气也越多。鬼谷子不怕呀,鬼谷子平时整天都在修养,打完一仗又跑回去养,生而不老,老而不死。周瑜就惨了,经常要应急,精力跟不上,身体就越来越亏。
  乙型修道士在前夏时代,除了练精、练气以外,练的主要是“兵术”与使用“落日弓”、“飞车”、“雷戈”的应用技术。圣女们还掌管着一种武器。那种武器是用两个圆不溜秋的符号表述的,我不会读,姑且称其为“不明轱辘”吧。“不明轱辘”是大洪水后最厉害的兵器,一旦使用就会翻天覆地,斗转星移。要使用“不明轱辘”,必须天下超过半数的圣女同意,才能使用。大洪水之后从没有用过“不明轱辘”。做这个兵史记录的西周“开派九兵”前辈,也不知道“不明轱辘”到底是什么。月亮里的人把圣女接走时,把“不明轱辘”、“落日弓”及“武器食物”也带走了,只留下军事修道士们日常使用的“飞车”与“雷戈”。为了避免“飞车”与“雷戈”过早饿晕,修道士们不到万不得以,不使用“飞车”与“雷戈”。最后一支“雷戈”是在黄帝时期饿晕的,最后一辆“飞车”是在禹时期饿晕并摔死的。后夏以后,乙型修道士们就开始使用普通兵器。乙型真人与乙型顶人的“战术水平”是一样,不同的是“功能水平”。乙型真人不做任何动作,能把二十步外的敌人击毙,敌人尸体可以呈现雷击、活埋、坠落等多种形态。在我看来,乙型最好玩的技术是:背对对方,在一定步数范围内,不需要偷看,就能知道对方在做什么大动作。其步数范围,是乙型内部评判水平等级的主要标准之一。乙型师傅是七步以上,乙型高手是二十步以上,乙型顶尖高手是五十步以上。但如果间隔很多人或特殊岩石,这个技术会失效。
  (4)古华夏军事修道士传承
  在两多万年前,神州各种智慧生灵,都是相亲相爱、很讲道理的,没有战争,甚至没有打斗。后来地球受到“灭绝者”攻击,才出现了战争,因此在修道士中,出现了“为道而战”的军事修道士。一直到西周建立前三千年,古华夏军事修道士都不仅仅由人类组成。后来,没有非人类智慧生灵符合选拔要求,军事修道士才完全由人类组成。
  各种古华夏修道士集体,都是固定人数的,一个离开了,才能有新人来填,选拔新人都要求“天分”。“天分”由“心质天分”、“气质天分”与“体质天分”组成。天学修道士心质天分都要求:“凉灵空明”,地学修道士心质天分都要求:“温灵空明”,人学修道士心质天分都要求:“热灵空明”,兵学修道士心质天分都要求“寒灵空明”。“寒灵空明”用现代语言翻译就是:“心狠手辣,非常聪明,并且特纯洁。”其实,用现代语言根本无法准确翻译古老传统概念,我只能暂时这么翻译了。那个心质的质,不是智力的智,是资质的质。聪明来自天生,智力来自修炼。在“九兵”修炼体系中,“智信仁勇严”中的“仁”,是通过思想引导,而突然激发出的天性,“智信仁勇严”中的“信、严”,是兵法修炼修炼出的。“智信仁勇严”中的“智、勇”,是内功修练出来的。现代人推崇的那种,有一点小聪明,就不能塌实修炼的人,在“九兵”的观念中,是比较低级的人类,接近普通猴子。培养军人,“天分”是必须的,我们教那些没作战天分的人作战。老师教得累,学生学得苦,学生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忍受着痛苦学,然后一上战场,就被人给宰了,搞不好老师也一起被宰了。使用兵道天分差异,比走路天分差异大得多。走路走不好最多摔一交,生死攸关的兵道技术玩不转,就可能丧命。人的天分各种各样,每个行业都需要其特别的天分,选天分不适合的人培养,那是害人害己。
  除了看天分,圣世传承修道士们的选拔,还要“看天缘”。“看天缘”具体有些象西藏后来的“选活佛”,我也解释不清“看天缘”归根结底是怎么回事,但我相信不按照这套办法选“新九兵”,会给天下生灵带来危害。
  “选九兵”与“选活佛”一样都不在乎血统、种族、民族、性别。但“选九兵”无年龄限制,无辈分排行。所有健在的“九兵”,辈分都是平等的;对已经去世的“九兵”,或已经“由兵入神”的“九兵”,健在的“九兵”都称为“前辈”。“九兵”不拘虚礼,不仅同辈之间能直呼其名,对前辈们也能直呼其名,这点与共产党员能直呼马克思其名,物理学家能直呼爱因斯坦其名一样。“选九兵”的效率,明显没有“选活佛”高,历史上有五岁就入选甲型修道士的,也有近百岁才入选“九兵”的,后世“九兵”常有上百年名额空缺数位的情况。找不着就是找不着,这种事情不能自欺欺人的。
  (5)古华夏修道士们造新文字
  前夏时代的古华夏修道士们,使用的是一种“圆不溜秋的符号”与高级符号所组成的文字。圣女消失了以后,普通华夏人使用原来“圆不溜秋的符号”不方便,古华夏修道士们就根据现实形象与高级符号,造出便于使用的新文字。造新文字,不是一个修道士完成的,是古华夏“四学”修道士,在圣女消失之后用了三百多年才基本完成的。
  后世许多学者,以为汉字都是古华夏人纯粹感官的产物,是不对的。表达抽象概念的古汉字,大都是理论要点提示。在古汉字变化出的现代汉字中,仍留有大量“理论要点提示”的遗迹。我举三例:
  ((1))“上天”的“天”字,字型直译为:“有个东西压着大东西”。要点意译为:“天下生灵们都不要自高自大,失去高尚信仰,不讲道理是可悲的。”
  “形而之上谓之道形而之下谓之气”,在天之上还有一个在物质世界感知不到,只能内心感悟的“上天”。严格说来,华夏古人敬天,敬的是那个“上天”。不过天是上天的创造物,只要敬天就是高尚的信仰,不必苛求别人。
  ((2))“大东西”的“大”字,字型直译为:“大东西不是人。”要点意译为:“庸庸碌碌的人只能做小爬虫,要想成为大人物,就要正精进,自我否定,自我更新,成为新人。”
  ((3))“传真功”的“传”字,字型直译为:“由专门的人,把专门知识教个另个人”。要点意译为:“想学专业真功夫,就找有专业真功夫的人虚心学。瞎学乱练,到老还是白丁。”
  只要少数后世华夏人能看懂这三个汉字,就不会落入“千年僵化”,更不会落入“千年蛮昧”。可是儒家自高自大,不愿意承认自己不识字,结果就是一直不识字,兵家有什么办法。
  理论要点提示符号,本是圣世高级符号。就象现代科学中的“公式符号”比“叙述符号”要高级一样。那些认为西洋拼音文字比汉字高级的人,其实是高级语言白丁。各行各业的人士,与白丁讨论相关专业知识,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浪费时间。一个连计算机是什么都不懂的人,最好不要与比尔盖茨讨论计算机专业知识。白丁要上进,就踏踏实实地从专业入门学起。能找到高手、顶尖高手指点最好,但高手、顶尖高手常常没时间培白丁玩。“白丁上进”,比较现实的做法,是先找个有真功夫的师傅,虚心问问专业门道。
  我在海南岛毛公山附近,曾遇到过一位清瘦怪人,写了一首诗给我。我给大家背诵这首诗:“和风丽日展豪情,满腹经纶创丰功,大笔挥洒擎风雨,名士气度贯长虹。”当时我想:“我和满立功靠的是打仗杀人,什么满腹经纶,我又不是儒家。本人字迹如鸡抓,还大笔挥洒呢。说我恶贯满盈该死还差不多,我只要逍遥快活不要名,名士气度贯长虹与我有什么关系?这位清瘦怪人拍马匹拍错了地方。不过,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有人写诗给我,我还是保存起来吧。”我把那张纸片带回家,偶然想到诗中的“名士”,可以解做:“以背书困难闻名的战士”,觉得有点意思,反复揣摩数月,终于领悟了其中隐藏的众多玄机。
  我想再找那位怪人虚心请教,不过那位怪人高深莫测,卫星侦察也找不到。可能我的高科技,对那位怪人来说,只是一堆可笑的小破烂儿。
  此事令我我充分体会到“藏龙卧虎”、“山外有山”。知道了有比我高级的生灵,也在守护华夏民族,我的心就不那么疲惫了,否则我可能早累死了。
  可以解作嘿嘿,我不告诉你们是哪些玄机。我作为个谜语,留给有兴趣猜谜的人,猜着玩。我做个提示:这个谜,其中隐藏着多个层次的、众多的玄机。试试看,能猜出多少。
  (6)圣女消失至西周建立,华夏大地八千年的社会状况。
  类似传统西藏社会。有很多部落,其中一些部落建筑了直径一千步以上的防御要塞,这些部落就被称为国。也有很多修道院,不过不是“修佛”,而是从“圣世”流传下来的“天、地、人、兵”四学开修,“修神”。
  按照“开派九兵”的意见,圣女们消失之后,绝大多数人的心灵,平均每一千年会明显堕落一次。在藏传佛教前弘时期,当时的“九兵”前辈考查了西藏,都得出一个结论:“西藏是人的心灵堕落得最慢的地区”。习惯于现代社会的人,可能会反驳说:“现代社会才高级,西藏社会太低级”。对此我不做结论。我介绍一种讨论方法:当我们做比较时,我们都是在使用一定的标准。例如,我们可以使用儿童体重做标准,衡量儿童健康状况。根据这个标准,越肥大的儿童越健康。假如讨论双方没法统一标准,那就讨论“制定标准的标准”,即二级标准。还是不能达成一致,就讨论三级标准。据此类推,只要双方讲道理,我相信最终总能达成一致。即使暂时不能达成一致,也能达成很多共识。在共识的基础上,就能相互尊重,相互帮助,相互取长补短。关键是双方都要讲道理,不讲道理怎么讨论呢?
  学术品位,是本人认同的,衡量社会状况的标准之一。姑且不论古华夏人的学术品位,我们就看看现代华夏第一个朝代,周朝人的学术品位。
  “天、地、人、兵”四学是圣世传承下来的学科。在古华夏,“四学”是社会公认的最高学科,西周后来沿用了这一学术传统,“四学”是西周的“上国学”。这四学,不是按研究对象划分,是按研究角度与研究侧重点划分。而且,“四学”中科学与艺术是交织在一起的,无法用现代学科划分类比。以下,我们通过了解周朝“上国学”如何研究“人类经济活动”,看看周朝人的学术品位。
  “天学”侧重研究宗教、哲学、数学、物理学。天学家研究经济,就研究“如何使得人类的生活符合天道。”用现代观念套用,就是如何促进宗教、哲学、数学及物理学的发展。而且,西周人研究天学,并不是为了经济利益,甚至不是为了技术进步,就是为了修道或好玩。至于如何使用天学成果,那不是“天学家”的事情,谁爱使用谁就用,随便。李耳就是一位东周时期自学成才的“天学家”。
  “地学”侧重研究地理学、矿物学、生物学、生态学、农业技术、工程技术等学科。地学家研究经济,就研究“如何使得人类的生产生活与大自然相协调。”我没听说过西周人从事农业生产需要“捉虫”,人与大自然相协调,自然会有虫来捉虫,有鸟来捉虫,何需人力?因为在西周人的观念中,人间只不过是天地间的一部分。鲁班、墨子,郑国,都是西周灭亡之后的“地学家”,也没听说他们破坏自然环境。在华夏大地,人的自我膨胀,破坏环境,是从不知深浅的儒家思想泛滥开始的。
  “人学”侧重研究人类生理学、心理学、政治学、社会学、伦理学、美学等学科。人学家研究经济,就研究“如何使得人们生活得快乐”。华夏道家的“房中术”,比伟哥厉害多了,就是一种人学技术。孔子父母参加的社会下层性狂欢,在西周是国家组织的“社会福利活动”。鲁国君臣没文化,把权利与义务混淆,才搞得不伦不类,已经比西周这种“社会福利活动”差远了。不过,大多数上层周朝人的生活,并不那么粗野。他们打猎、吃美食、听音乐、参加舞会、温柔恋爱……。会享受生活,在周朝人的观念中,是美德。只**态享受,才被批评。孔子根据自己的情绪,使用所谓“春秋笔法”,掩盖了周朝人对生活的热爱。孔子这样做是不是出于社会下层对社会上层的嫉妒心理呢?或者是后世儒家隐瞒篡改了孔子的很多教导?对不懂古华夏学术规范的儒家,我实在无法判断。中医就是从“人学医学科”中变化出来的。中医的学术规范,比儒家严谨多了。西周的职业地位排列,与后世不一样。在西周,社会地位最高的不是君臣,而是四学修道士与周天子。西周“大人学家”的社会地位,高于天子;西周“人学家”的社会地位,比诸侯君臣略高,所以后世才会有:“不为良医,既为良相”的传说。注意,“大人学家”不是指“人学大家”,“大人学家”与“人学家”都是“人学修道士”,彼此专业密切相关,但是两种不同的修道士。具体给人治病的一般都是“人学家”或者“人学外弟子”。在西周,做不了好医生的人,才去做好大臣。东周比西周差远了,但即使在东周末年,人学家的社会地位比后世医生也高很多。扁鹊见桓侯,已经尽到做医生的责任。桓侯自己不听劝告,那就死去吧。扁鹊社会地位高,桓侯不尊重,还有其他很多人尊重,扁鹊用不着讨好诸侯的。
  “兵学”研究现代意义上“大战略”中,从单兵操作,到国家综合战力所包括的各层次学科。其中“总战力科经济项”,研究角度与现代意义上的经济学类似。四学各科各项中,只有“兵学总战力科经济项”,才研究“如何发展生产”。假如一位现代人对西周人说:“我们要发展生产”,西周人可能就会问:“我们准备与谁打仗?”在西周人的观念中,“发展生产”就是为了打仗,日常生产只是生活的一部分。
顺便讲一点,所谓“三皇五帝神圣事”。
  所谓“三皇五帝神圣事”是误会。把“非神界生灵”视为“神界生灵”,是不对的,那有损“神界生灵”的荣誉。当然,这可能是愚昧所至,并不是故意不敬“神界生灵”。所有生灵都会失误,失误不是罪恶。“九兵兵史”中有与伏羲、女娲、黄帝、颛顼、大禹这五位的有关记载。
  伏羲、女娲:对圣世来说,也很久很久以前的“造人女娲”,是一位天界女神。后世传说中作为伏羲妻子的“好人女娲”,是一位“人学修道士”,她的男友伏羲,是一位“大天学修道士”。现实中伏羲的天分、修为、社会地位都没他的女友高。“好人女娲”早就可以去修“神人”了,但一直在等伏羲,顺便做造福人民的事情。因为“好人女娲”做了很多对人民有益的事情,人们就尊称她为“女娲”,其原名已经无法考察。伏羲长期没长进,只修到“顶尖大天学家”就去世了,连“真人”也没修到。“好人女娲”很伤心,又留恋了一段时间,后来自己去修“神人”了。“九兵”前辈记载这个故事,是为了说明“爱情也不能改变天分”。
  黄帝:黄帝得到一位叫做“琥珀”的甲型修道士的帮助,吞并炎帝部落,击败蚩尤部落。“琥珀”是女性,她帮助黄帝,是为了解决当时女修道士们子女问题。那时侯,男修道士们仍然不知道谁是自己的子女。后来女修道士们的子女都做了黄帝部落的高级祭司,负责把黄帝部落的贡奉,转交给修道士们。这个典故叫“琥珀助轩辕”。“九兵”常引用这个典故,说明非世袭传承的“九兵”,也可以为自己血亲后代谋福利。
  颛顼:华夏“下古第一文明”时的领导集团。对“颛顼文明”,现代人有很多误解,在此暂不介绍。
  大禹:大禹治水,不是治“神州沉”时期的大洪水,而是治黄河流域的一次大洪水。两次大洪水相距九千年。后一次洪水对黄河流域危害也很大。军事修道士开出最后一辆没饿晕的“飞车”,帮大禹打通阻挡洪水的山,帮大禹在天上绘制洪水图。在一次“飞车”飞得很高去绘制洪水图时,可能“飞车”饿晕了,掉下把地面岩石砸了一个很深的坑,自己也摔碎了,飞车上的军事修道士也牺牲了。从此,修道士们就再没有“飞车”了。
  假如“三皇五帝”中的其他人是“神界生灵”,“九兵兵史”中应该有记录。
在这套兵史记录中,前夏时期,有一些很有趣的事情,我给大家讲四件。
  大洪水之后,华夏战区各有几百位“大眼人”与“美丽人”,他们原本都不是地球的生灵。他们是圣世时代为了逃避他们天下的“大灭绝”,从各自遥远的小星星,先后移民来我们这个天下的。其中大眼人“身如瘦童,眼如童拳”,“童拳”是“儿童的拳头”不是“铜钱”。“大眼人”身体很纤弱,只能吃流质食物,而且很善良,不伤害动物。他们一般吃果汁与谷物糊。“大眼人”很容易受到惊吓,不适合做战士,但他们的地学水平很高,飞车坏了他们可以很轻松地修好。“大眼人”没有多少力气走路,就自己制造了一种“虫车”坐,虫车有六之脚,可以很快爬行。坐在虫车里的大眼人,远远看上去象人头虫子。“美丽人”有点象身材娇小的白人,其实不是白人。他们的头发如同黄金,不是白人那种没有光泽的黄色;他们眼睛是深兰色的,不是白人那种灰色或黄色;他们皮肤象儿童般细腻,而且半透明,不是白人那种粗糙皮肤。他们的身材、相貌都很漂亮。“美丽人”有三种巨人做宠物,有时候坐在中巨人的肩膀上,有时候在大巨人身上爬上爬下。三种巨人成年后智力都大概相当人类一般三岁儿童,对他们的主人都很温顺。本来“大眼人”与“美丽人”被分配在同一个地区居住。但“大眼人”有时候会不顾场合地唱歌,虽然“大眼人”唱得歌曲常常很好听,唱歌比赛时生灵们都喜欢听他们唱歌。但不顾场合地唱歌打搅别人。而“美丽人”喜欢恶作剧。“美丽人”多次突然把巨人弄得大叫,吓唬“大眼人”玩,好几位“大眼人”被惊吓生病。这不是谁对谁有敌意,而是由于天性。圣女与修道士帮他们协商。协商结论是:“大眼人”住南边,“美丽人”住北边。“大眼人”行动不受限制,但未经“美丽人”许可,不能进入“美丽人”居住地附近唱歌。“美丽人”不到黄河以南来,免得他们忍不住又吓唬大眼人。据“大眼人”与“美丽人”人说,他们的天下也有很多“灭绝者奴隶”,并且有凶猛变种人。以后我们要是看到“大眼人”与“美丽人”,先不要认定是好人。认定是好人后,可以给他们提供淡水与食物。对“大眼人”,动作与语气都要轻柔,不要冒昧地给“大眼人”提供我们的肉食,以免“大眼人”会因此惊恐,而生病。
  那时侯,还有一些“真龙”与我们做盟友。真龙也叫“应龙”。龙的修炼与人类不同,龙没有专业等级修炼,一般龙修炼上千年,直接成为真龙。一般龙心智比巨人还低,而且不会说人的语言,行为野蛮,但真龙具备七八岁人类一般儿童的智力,真龙有许多类似真人的功能,大多数真龙会使用人类语言。
  圣女们的业余爱好之一是造动物,她们用应龙、马以及其它生灵的各自一滴血造出了“蹬龙”。圣女们经常骑着蹬龙玩,一只蹬龙能打过两只普通龙。圣女们还用美丽人、兔子与其它生灵的各自一滴血造出了“金毛吼”。金毛吼身型及大小都象兔子,全身长着美丽人那种金发,一只金毛吼能轻易打死一只老虎。“蹬龙”与“金毛吼”都是圣女们普遍喜爱的宠物,后来人们把他们名称弄混了。
  有两种小前夏移民,一种只有普通人小腿那么高,另一种只有普通人手指那么高。小前夏移民分别移民到同尺寸的小华人区,后来迷你华人与迷你夏人结合产生的后代,才一代代慢慢变大。大约圣女消失五千年之后,手指那么长的小华夏人后代,才变得能与正常人通婚的尺寸。小华夏人的大后代,仍偶尔会产生出小华夏人。圣女那么会造动物,做这个记录的“开派九兵”前辈,因此不能确定前夏移民都是圣女亲生的,可能有些前夏移民是圣女造的。但圣女肯定不是女娲,女娲造人,才有“太古真人”。
  (9)“九兵”的形成。
  “妇好”被暗杀。在“妇好”尸体附近有一位中毒死亡的乙型修道士尸体。从暗杀手法上看,估计那位乙型修道士是暗杀“妇好”的直接凶手,事前被幕后指使投了思想毒与身体毒。“谁是暗杀妇好的幕后指示”,这一直是“九兵兵史”中的一个迷。在当时的社会环境下,似乎不应该出现这件事情的,因为任何商国人暗杀掉“妇好”都不能获得多少好处,却要承担巨大的风险,而商国以外的人,又没有能力唆使乙型修道士。
  据“开派九兵”估计,假如“妇好”不出意外,中期商国内部能多稳定两百年,把文明深入传播到周边地区,按历史规律,华夏古文明至少能再延长一千年。那样就有可能复兴“上古文明”。那样可能整个天下都会改变。哎,假如那样,华夏民族的历史,乃至全球的历史就不是我们现在经历的这样了。仅仅就是一个人的去世,导致了那么大的连锁反应。但现实就是现实,低层次上的“偶然”在更高层次是“必然”。古华夏修道士们、甚至神人们对人类堕落趋势,也没有办法。
  因为“妇好”的去世,一部分修道士很悲痛。商国失去了这些修道士的信任,这些修道士与商国疏远了,成为“在野派”,其中包括培养“妇好”的四位甲型修道士与一些乙型修道士。在野派修道士为了生活,开始陆续帮助诸侯换取供奉。周王“季历”在修道士们的帮助下建立了一定功绩,被商王“文丁”封为“牧师”,但“文丁”嫉妒并最终杀害了“季历”。商王杀害“周牧师”的行径,激起在野修道士们群愤。当时商国在体制上已经背离传统,大家庭解体,社会等级分化,普通商国人以及一些尊重传统的高级商国人对此也对商国不满意。在野修道士们决定帮助周国推翻商朝,但周国的力量当时比商国还是太弱小。。
  等到周文王时,周国在实力上还是比商国差很多。商国军事修道士及其外弟子组成商国军事骨干。仅商国军事骨干直属部队就有:象六百含战象一百五十、巨武士六百、轻车三百、其它武士一千。周国虽然有五万卒,但即使与商国军事骨干直属部队硬拼,结果除了被全歼,就是溃散。一个巨武士能敌三轻车,一头商国战象能敌三十个巨武士。每头战象上有一名御手,四名象弓手。象弓可射千步,五百步内可穿人。假如三十个巨武士从远距离冲锋,还没冲到就会被射得不到十个。商国战象不是那种象,而是那种象,所以即使战象不受伤,象手们也可能把剩余的巨武士都击毙。华夏中原地区的大象,早已经绝种,我也不知道那种象与那种象各指什么。
  但商国社会进一步黑暗,普通商国人以及一些尊重传统的高级商国人仇恨残暴专制的商纣王,私下把商纣比做夏桀。商纣王之所以能统治得住,是因为使用种种手段,笼络了很多军事修道士,并大量使用雇佣军,进行暴力统治。当时修道士的学科划分已经混乱,不仅有乙型修道士助纣为虐,还有“以道推兵”的、非古修道士传承的杂牌军事修道士助纣为虐。助纣为虐修道士们数量多,但普遍修为不高。
  当时,纣王集团是“无大屠,小屠杂多,军强民恨”;周王集团是“有大屠,小屠精少,军弱民爱”。周国“伐商有不足,伐纣有余”。
  针对这种情况,甲型修道士们制定了一系列部署,并亲自指挥了个别重点行动。
  经过多方面努力,周朝最终击败了纣王。对于纣王集团来说,这是失败,对于被纣王集团压迫的商国人来说,这是解放。在讨伐纣王这个过程中,有些原纣王集团军事修道士弃暗投明,有些被各种方式击毙。总共三十二位乙型修道士先后响应号召,跟随甲型修道士一起与周国替天伐纣。助纣为虐的一百六十五位军事修道士,先后在各个地方被击毙,包括被追杀到“八荒”击毙,没有一个漏网。我也不知道“八荒”具体是哪里。甲型修道士取消全体助纣为虐军事修道士传承。对助纣为虐,但没有军事对抗的修道士,各学科大修道士也依据具体情节,给予了相应处罚。
  下面三段,是理解华夏民族历史的重点之一:
  西周建立时,商国人希望西周按商国中期来建设,而周国人有自己的传统。当时商国人普遍认为:“武王伐纣是正义的,所以我们支持武王伐纣。周朝这样建设,使得我们不愉快。周朝政权替天伐纣,建立的是正义政权,我们不能反对,那我们就隐居或者出走。”商国人有包括各种技术优势在内的,总体文化优势。“商国人隐居或者出走”,对于商国人来说,损失不大,甚至是乐趣。对浪漫的商国人来说,大迁移是旅游,搭棚子是艺术创作,农业建设是体验大自然,其它文化建设也都是乐趣。但“商国人隐居或者出走”,对周朝来说,是人才大流失。所以周武王就着急了。周武王用种种办法,尽力挽留商国人,挽留住了一部分。另一部分商国人还是隐居、出走了。这部分隐居、出走的人,总的来说是商国人中文化水平较高的那批,因为他们感受到的反差比文化水平较低的更大。西周虽然笼络住了几十位高水平修道士,但没有足够文化水平较高的人,进行高水平修道士与社会的衔接,高级文化无法在社会上传播。例如,西周初期,有一位高水平的地学修道士,设计出一个比“丙辰”更好的铜人,但西周没有足够技术工人能制造,甚至西周大多数技术工人看不懂。那这位地学修道士最多也就只能作为“国家活宝”被供养起来。其社会作用就与现在大熊猫一样,其内心感受比大熊猫还糟糕,无论别人多么崇拜,还是孤独、凄凉、郁闷。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文化水平提高,不是能速成的,何况失传的具体技术细节与失传的具体技术参数,要重新总结,才能培养出足够文化水平较高的人。古华夏修道士们在西周还没有培养出足够外弟子,西周内部就已经混乱了,古华夏修道士们从此失去了培养足够外弟子的机会。
  结果就是:从西周开始,华夏民族的总体文化水平,在“信仰、道德、道理、灵动、科学技术、艺术、生产生活”各方面都比商朝差了一个等级。华夏古代文明于三千年前结束。
  《资治通鉴》我通读过五遍,并不是我喜欢读,而是我反反复复找其中战争实质内容,几乎找不到。思想状况、生产生活状况、军民健康状况、科技水平、艺术品位、后勤组织方式、兵力兵器、情报组织方式、参谋组织方式、战斗组织方式、训练水平等等,这些才是决定战争胜负的实质内容。《资治通鉴》中对战争的记载,大都是帝王将相们转来转去,前天你杀我多少人,昨天我杀你多少人,今天我的部下叛变把我干掉了。那都是些表层的东西。表层的东西千变万化,学得完吗?与其浪费时间去傻读书,还不如去泡妞儿。持迷不悟,门都没入。就这种水平的人,在北宋竟然高高在上,指挥战争,北宋不被人揍扁才怪呢。即使北宋有一群高水平的军事家,其它方面不改善,还是要被人揍扁。战争,不是仅仅依靠几十个高水平的人,就能取胜。“人类文明”,同样也不是仅仅依靠几十个高水平的人,就能建立起来。无论是为自己个人、他人个人、还是为自己认同的群体,无论是精神追求,还是物质追求,人打仗都是为了活得更幸福。没有人类文明建设,人的幸福从那里来?毫不夸张地说,我宁愿做中期商国农民,也不愿意做后世帝王将相。人做个“猪头”有什么意思?
  周武王想请甲型修道士们做上卿,甲型修道士们说:“你们周朝人文化水平一直太低,我们之间只能相互利用,没什么文化上的共同语言。我们想走了。”先秦时代,很多人说话都是这么直来直去的。周武王说:“我们文化水平是很低,不过我们也是敬天好生的。我们永远需要你们这些高贵的修道士指点,请不要推托自己的天下责任,请不要辜负了我们的虔诚敬意。”周武王这么一扣高帽子,甲型修道士们就不好意思走了。
  这里面还有个人感情因素,当时甲型修道士们三男两女,都在分别与西周君臣家族成员恋爱。在古代,修道士能修炼到真人是正常的,那五位甲型修道士全都是真人,其中岁数最小的有两百多岁,岁数最大的已经六百多岁了。那时侯的人没有代沟观念,感觉好就恋爱。
  双方经过讨价还价,达成三点约定:
  ((1))甲型修道士再补充四位,凑够九位,以便符合西周最高层的气派。
  ((2))军事修道士们都作为君臣序列之外的神职人员,指导西周君臣敬天好生,军事修道士们对天下负责,不需要忠于周朝。
  ((3))周天子负责提供军事修道士们的供奉。
  甲型修道士与四位自愿改型的乙型修道士组成“九兵”,“九兵”按甲型传承修炼。周武王也有真功夫,他用这种假谦虚的方法,笼络住了一百多位“四学”修道士。这大概就是“太公封神”的出处。事实上姜太公吕望本人并不是修道士。吕望只是修道士们的外弟子,甲型修道士们只教给过吕望“兵术”。吕望也不是“直钩钓鱼”得周文王重用的,而是修道士们先把吕望介绍给周文王,吕望后来凭自己的才德与勤劳得到重用。吕望虽然不是修道士,但吕望对替天伐纣贡献最大。支持周国替天伐纣的修道士,都是上岁数的修道士,即使在战争期间,他们大多数时间也要用来修道,只能在关键时刻出手。没有吕望对全局进行具体部署协调,修道士们也很难帮助西周取胜。
  “九兵”的“兵”是取“神界利器”做比喻。“九兵”全称一直就是“九兵”。“西周九兵”这个概念是后世某些道听途说的人,不准确的表达。西周只存在过“九兵”,不存在“西周九兵”。军事修道士们是从“九兵”开始,每三百六十年做一次军事笔记汇编,就是“九兵兵史”。以前的军事修道士们做军事总结不系统,有时候一千多年才做一次总结。当时的“九兵”在社会地位上,应该算是“西周最高军事元老院”。但与一般“军事元老院”不同的是:
  ((1))西周建立以后,“九兵”与以前一样过着半隐居生活,主要时间精力用于修道,部分时间精力用于恋爱,偶尔才在现实中从事军事活动。
  ((2))“九兵”有权参加诸侯内斗,甚至可以帮助试图推翻周天子的诸侯,而不用承担责任。打完之后只需要说明是“九兵”修道的需要,就不用承担任何责任。帮西周内部打来打去,是“九兵”的一种游戏。
  尽管修道士们仍然与西周的王族贵族们恋爱,但不再象在商朝那样,与王族贵族们通婚了。这是因为西周的王族与高级贵族们没有文化,例如在婚姻上男尊女卑。在当时修道士们看来,这样的婚姻观念,是明显缺乏基本阴阳常识的低级错误。劝说周天子,连周天子也听不懂,真是没文化。修道士们虽然支持西周,但坚持古人的观念。
  仅仅把问题归咎与西周君臣“没文化”,是“开派九兵”的意见。以下,我对此提出自己的看法:
  当时的“九兵”前辈们治国用兵打仗杀人功力深厚,但不谙世事,仍以一万年前观念,认为俗人有不同意见,就是因为俗人文化水平比自己低。尽管“九兵”开派前辈们在西周名义上的社会地位,比天子诸侯还高,但那些修道士们被架空了,没有在商朝的实权。不采纳修道士们的婚姻建议,并不是周武王真的“没文化不理解”,而是周武王加强血统世袭统治、笼络修道士、架空修道士们的一个“一石三鸟”有效策略。周武王给予“九兵”很大的特权,其实“九兵”还是得保周天子,因为“九兵”的供奉由周天子提供。这种“天子之术”,对当时的修道士们来说,是无知的。从“天子之术”的专业等级看,西周时代的四学修道士们是白丁,周武王是高手。
  而“天子之术高手”周武王,对“人道”又只是白丁。周武王不懂:西周封闭型封建制度,貌似稳固,但由于人无法垄断天分,即使统治者对教育严格分层,还是没有商朝开放型封建制度稳固。商朝高级贵族在父系继承的同时,与修道士们通婚,而修道士们是不按血统选拔的。这些都验证了“九兵兵道”中的一个基本理念:“除了自然及自然直接产生的道,我们这个宇宙的任何存在都是有限的”。用基督教的语言来表述,就是:“只有上帝才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的。”
(10)“九兵”在先秦时代的情况
  按周国打天下时形成的习惯,重大军事部署都要经过甲型修道士们认可。习惯成自然,“点烽火要经过九兵同意”就成了九兵与周天子之间的“礼”。后来就是“幽王越礼九兵东迁”,西周覆灭。
  西周覆灭后,“九兵”出现了第一次分化:“二兵续迁”。东迁之后,“九兵”失去了原有的社会地位、经济地位及特权。从“天子之师”变成“诸侯客卿”。这个反差对当时的“东迁九兵”来说,是巨大的。所迁齐国在当时诸侯国中文化水平较高,但对“东迁九兵”来说,齐国人实在太俗了。于是,一对“九兵”情侣,提出他们想继续东迁。其他“九兵”前辈认为,续迁巩固华夏外防也好,就一起造了大船,分给他们十二位乙型修道士。“九兵”情侣与也想续迁的其他三学修道士,组成小型混编修士团,带着十二位乙型修道士,继续东迁,去海外修炼了。
  “九兵”嫌弃齐国君臣没文化又不爱学习,齐国君臣嫌弃“九兵”搞神秘主义,摆架子,双方难以深入合作。这不难理解,例如,林总听下属做重要工作汇报时,从不正视汇报者;毛主席听下属做重要工作汇报时,经常躺在床上。对于没达到一定修养水平的人来说,不能理解那是工作需要,而会误认为搞神秘主义,故意摆架子。于是“九兵”逐渐被人们淡忘,“九兵”自谋职业。其中孙武就是一位自谋职业的高内。孙武始终都没达到顶内的境界,但他的论文写得比较好。三千年来,象《孙子兵法》那样高水平的兵法论文,在“九兵传承”中不多,还不到一百篇。
  (11)后世很少有人再知道“九兵”了,但“九兵”一直默默无闻地生产着战争机器。在社会上比较著名的“九兵”有:白起、僚子、张良、周瑜、陆逊、谢玄、韦睿、李靖、刘仁轨、常遇春、范文程、郑芝龙。后世这两千二百年中,更多的华夏著名军事家不出自“九兵”,“九兵”也是很有限的嘛。
  在外人看来,“九兵”屡战屡胜,很风光;在“九兵”自己看来,“九兵”屡战屡败,很悲惨。了解下述历史,就明白“九兵”为什么悲惨。
  (1)秦国改革后,“九兵”误认为秦国复兴古老传统。白起助昭襄,后被迫自杀。听说昭襄王认为白起赌气拿架子,逼迫白起自杀。昭襄王冤枉好人。当时的形势的确不应再攻赵,白起说的完全是负责任的实话,昭襄王水平太低,没文化,不理解。“九兵”对秦国仍抱幻想,认为换个秦王就好了。后来秦始皇显得开明上进,僚子助始皇。秦灭六国后,“九兵”发现秦始皇变了,或者被秦始皇骗了。
  “始皇坑儒”,“九兵”不觉得好也不觉得坏,只是觉得挺好玩的。始皇实际并没有有组织地杀儒士,传说中的“坑儒”,实际主要是坑掉一批欺骗他的伪方士,就是那个时代的伪气功大师、伪特异功能者。
  “九兵”认为被秦始皇骗了,是因为“始皇焚书”与“始皇灭庙”。“始皇焚书”对“九兵”传承没有直接伤害。因为书是死的,人是活的。“九兵”学习“兵道”,都是由同门面授,从不立文字。“史、法、术”的书理解透了,就把书烧掉。以后要教学再根据自己理解记忆写一遍。这是军事保密的需要,也是一种有效防止死读书的训练方法,死读书在军事上是致命的。但其它三学的公式、参数、数据以及积累的很多具体经验,都记载在书上。其它三学被破坏,失去高等文化氛围,“九兵”也不好受。“始皇灭庙”对文化的破坏比“焚书”还大。六国本来都有自己许许多多的庙宇,战国时的“天地人”三学正宗传承已经与政权脱离,大都依托庙宇,六国中等教育依托宗庙。佛教上座部庙宇也已经出现,“九兵”有时候去那里参研佛法。僚子助秦时,容忍秦始皇破坏六国的个别宗庙,是为了统一七国,复古。秦始皇当时也是这样解释的,可是秦始皇后来继续破坏庙宇,把当时六国及华夏民族其他地区的大学、中学都毁了。我认为,秦始皇如此全面摧残中高等文化,可能是为了“稳定压倒一切”,假如六国人不知道中高等文化,就会好统治。我在“九兵兵史”之外,听到过一则传说:秦始皇统一六国后找到一对铸剑顶尖高手夫妇,给自己铸了一对当时最好的双剑。铸好后,秦始皇把剑留下,然后把铸剑顶尖高手夫妇杀害了。不知道有多少优秀传统技术,被秦始皇破坏掉了。假如四学修道士们暴露自己的传承,可能从那时起,“远古文化”在华夏民族中就消失了。“九兵”从此更加严格保密身份,包括“九兵”的亲属,一直都没外人知道“九兵”这个修士团。遇到外人惊讶于“九兵”准确的现实兵学判断时,“九兵”一般说那是巧合,或者说自己会算命。
  据说,同时代,西方也出现了个破坏古文化的暴君:亚历山大大帝。亚历山大军团烧毁了所有古埃及的古籍,杀死了所有古埃及的高级祭司。亚历山大大帝在军事上,是一位伟大统帅,但在人类文明史上是个坏人。很多现代人崇拜这些破坏古文化的暴君,是因为他们不知道自己多么的可怜



来源:http://blog.sina.com.cn/s/blog_8ef4172f010146ec.html#bsh-75-474411601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