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医是这样治疗感冒的_1.康健园地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康健▪生活▪养生 > 1.康健园地 > 详细内容
中医是这样治疗感冒的
发布时间:2013/1/22  阅读次数:9470  字体大小: 【】 【】【

  “我们的医学系统,不是按照西方术语说要生什么准确的病,可是会叫人躲避,并且叫人强壮身体。即使疫病来了,免疫力强的人也能躲过疫病。”

                 治感冒的中医哲学
  
         雷立屏的家中,永远点着昂贵的沉香,“古人就发明了香气驱邪避秽,我们现在不用真是浪费”。她不喜欢医院里的味道,“说白了,那就是邪气”。所以,她自己治病,一概在家中进行。看见雷立屏用于针灸的不锈钢长针后,不熟悉中医的人都会感到惊恐——足足有10多厘米长,是在苏州专门定做的,比起一般的针灸用针更有弹性。“莫非是全部扎到人身上吗?”雷博士大概觉得我这话问得太多余,让徒弟给我示范,10多厘米的针全部扎进人的身体里,被治疗的对象大叫起来,不是因为疼痛,而是长针在疏导经络,导致了他体内的气息在迅速调整。雷立屏出身中医世家,小时候就跟着外祖父荆乃同给病人看病,中医学院毕业后又去法国攻读硕士和博士学位。“我的法国导师是第一个试图用现代科技寻找出经络位置的学者。”这也是雷立屏愿意去随他学习的原因之一,经络这种看不到摸不着的神秘之物,却是中医治疗疾病的依据之一,长期以来,西方医学语汇都很难解释中医。

  “用西方逻辑来看中医,总会觉得我们的许多说法都没有根据。”可是雷立屏并不想做中西医的沟通者,她觉得中医不是西方的逻辑思维体系所能解释的。“我们中医是一套辨证思维体系,觉得人体是一套动态的平衡系统,中医一旦进入机械化,就完蛋了。”前些天,她被请去给一位90多岁的老人治疗感冒发烧,老人发病已经3个月,前面请的也都是名医。“那些名医大概受西方逻辑思维体系影响太深,总觉得发烧是热症,需要散热,我一看药方就大惊失色,开的是银翘散,加上犀角,还有安宫牛黄丸。老人级别很高,像犀角这种都是珍贵药材。”可是,尽管方子按照逻辑来说是散热的,而且都是贵重药,“可是,老人家90多岁,而且烧了3个月,都已经虚到什么地步了,还要散?”她立刻把方子修改了,把发散的药全去掉,结果按照新方,老人3天就退了烧。

  “中医最重要的就是辨证体系,要按照个体不同情况,再确定治疗方案。而且,这方案是随时随地变化的。现在的很多中医院的医生给人看病,一开7天药,说你吃了再来看,哪能这样?这在传统的中医治疗中非常忌讳,应该是医生随时和病人沟通,吃了几帖药后看病人有什么变化,迅速更换药方。因为病人的身体是个不断调整的体系,所以不能机械地看待病人的身体。”

  中国中医研究院研究员周超凡举了不同的例子来向我说明类似问题——1957年石家庄的流行性乙脑爆发,当时中医用加味白虎汤治疗,效果很好;1961年北京再次爆发同样的疾病,可是用同样的药作用不大,周恩来总理找到当时的北京名医蒲辅周。“蒲老说这一年气候和节气变化很大,不能单独用白虎汤,而是先加了去湿的苍术,到了夏天,又加了附子,及时控制了流行性疾病。”周超凡说,中西医的最大区别是,中医是个体性治疗,“不同的天时、地气和人群,治疗的方式都不一样”。同样的病,按照不同的症,也要开出不同的药方,“就算是群体性的传染病,老人、孩子和成年人的药方肯定不一样。相反,西医更像工厂化的治疗方式,一种病,相对应的都是某种药”。

  雷立屏觉得,中医虽然没有显微镜,不知道某种细菌或病毒的模样,“可是我们针对外界的邪气早就有了预防之道,《黄帝内经》里就说了,贼风避之有时,开篇就讲要避,要恬淡虚无,没必要有事没事戴口罩瞎害怕,那样就会真气内生、强壮体质”。在雷立屏看来,老祖宗说过的话应该重视——“我们被西方思维影响久了,总觉得老祖宗说邪气看不见,摸不着,很虚无。其实老祖宗根据天干地支的推算,是可以算出每年的气候变化和可能流行的疫病的。在中国文化语境里,中医不是单纯的医学系统,是和天文学、哲学不可分的。”去年就有很多人研究,今年五行缺金,春天木气旺盛,会有大规模疫病流行,“我们的医学系统,不是按照西方术语说要生什么准确的病,可是会叫人躲避,并且叫人强壮身体,即使疫病来了,免疫力强的人也能躲过疫病”。即使躲不过,在雷立屏看来也不用紧张,“只要辨清了症状,就有一套由表及里的治疗办法。中医观念里,万变不离其宗,管它是什么类型的感冒,什么类型的传染病,传染到人体上各有各的表征,中医根据每个人的体质和症候制定出不同的治疗方案”。2003年“非典”流行时,雷立屏正在广州,和她的老师邓铁涛一起,用中医治疗“非典”病人。“刚开始根本不明白这种病毒的种类,当然也没有治疗的特效药,可是我老师说能治,当时他已经87岁了,还上了第一线。他的主要思路就是芳香化湿、补中益气,开个窍把邪气导走,听起来很玄虚,可是说到底就是提高每个人的免疫能力,这样才能控制发热中枢。事实证明,他的治疗方案也是有效的。”周超凡说:“不管病毒如何变异,中医可以先按照发病的症状进行治疗,扶植人本身的免疫系统。这样,中医治疗往往能占一定的先机。”
                中医视野中的感冒发生学

  罗大中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诊断学博士,博士论文的主要研究方向就是舌诊,他开玩笑告诉我,“看了几千幅舌头的照片”。因为父亲是中文系毕业,母亲是祖传中医医生,所以,他比一般学中医的人更喜欢研究古代中医医案,包括医学史。这样,他对中医治疗各种疾病的发展脉络很有研究。他最早是因为在网络上发帖子“神医这样治病”而引人注意,那个帖子是研究了无数古代医案的结果。“我不少朋友是学西医的,想动员自己的孩子学医,可是无效,结果不少孩子看了古代医生怎么看病后,对学医发生了兴趣。”说起来也并不神奇,那些古代医案本身就充满了矛盾和冲突,恍如一个个推理小说。一般人习惯说是张仲景的《伤寒论》第一次系统论述了风寒,可是罗大中觉得,其实失传的医书《辅行诀》更早介绍了五脏用药法,反映了早期伊尹商汤时代的医疗成果,早于张仲景。“这本书是南朝齐梁陶弘景记载整理的前人医疗成果,历代缺乏研究,民国年间出现,很快又失传了,最后说是‘文化大革命’时候被烧毁了。近年一个祖传的中医世家后代把书背了出来,我们中医学院不少人研究过了,确实是反映张仲景之前的医疗成果的医学著作。”罗大中说,书里已经提出了寒症热治、热症寒治。“为什么张仲景提出了伤寒论?可能是时代决定的,那个时代正好寒气入侵人体比较多,张仲景自己家里有大量病人估计都是寒症,所以他着力研究寒症的治疗方法。不过他开出的药方很多是延续《辅行诀》的,而《辅行诀》又有很多是延续道家的治标方法的,很多方的名字还看得出来,像青龙汤、白虎汤什么的。”

  同样喜欢研究古籍的雷立屏发现,张仲景生活的年代正是疫病横行的年代。“‘建安七子’中有五个死于同一年份,正是疫病的结果。张仲景的亲族也因为大规模的时气感染,死亡了200多人,这种时气,我们现在看来肯定就是某种外感性传染病,他发明的桂枝、麻黄汤等一系列的汤剂,从六经辨证,对大型传染病很有效果。”罗大中觉得,张仲景把人体的防卫层次划分为六大系统,“非常恰当,而且他的方很精辟,现在有的医生用他的方子,效果之好还是超越想象”。来侵的寒邪在第一道防线用辛温发散的药治疗,出汗可能就好了。没好也不要紧,后面还有5道防线,治疗也各不相同。

  不过,各个年代的疫病肯定都有自己的流行特点,这个时代的感冒以寒症为主,可是下个时代可能就以热症为主了。中医观点是60年一甲子,而每个甲子的气候特点、地理特点都大不相同。明代末年,吴又可又发明了热病理论,强调传染病从口鼻而入,并且要热病寒治。“他是个仔细观察的人,发现很多人得了时疫,口鼻流血而死,所以肯定不能再当寒病治疗,这是中医理论上的一大进步。他把从唐代已经开始应用的一些解表药发扬光大了。”逐渐温热理论大行其时,感冒也发展成了风寒感冒和风热感冒的两种治疗体系。明清两代,是两种治疗系统争斗的年代,当时两派互相攻击,都说对方把人给治死了,“热病理论逐渐占了上风,不过真正的大家还是精通各种理论,而且善于用各种理论结合起来治病,其实这才符合中医辨证的原则”。罗大中研究医案时发现,像吴鞠通、叶天士等人都是高手,“他们的方子让人看了眼花缭乱,大为称奇,用药极其舒展自然,我一边看医案,一边想,原来看病也可以这么看”。

  “热病理论一直从清发展到民国,都大行其道。”罗大中发现,到了民国年间,上海的医生已经全部用热病理论来治疗感冒了,四川的名医祝味菊到了上海,发现已经没人讲伤寒了,“所以大青叶、板蓝根等寒性药都很流行”。寒温学派的分裂,导致了现在中医学院的教科书上,都把感冒分成了风寒和风热两种类型,不过罗大中觉得,在感冒上分成这样截然对立的两个学派。“导致了治疗效果一般。其实不该这样,中医治疗感冒,其实效果应该是最好的。”按照一般的通俗观念,感冒肯定要拖延7天,而且很多人说感冒不用治疗,挺过去就好了。罗大中甚至看见几个院士也在公开场合这么说,他由此大加批判:“这肯定是不科学的说法,而且是目前医疗体系造成的。很多人一患感冒就上医院,用抗生素级别也越来越高,可是往往治疗也无效,结果往相反的方向去了。”感冒会引起心肌炎、肾炎等严重疾病。“不看肯定不行,可是西医用抗生素治不了病毒感冒,一般的中医又分不了寒病和温病。我自己就有体会,那时候爱给自己看病,一得病就使劲辨证,经常搞错,后来才慢慢积攒了经验。”罗大中的理论也许让人吃惊,他说:“我觉得,在感冒里,寒病和温病是外感的不同阶段问题,不用人为地百分之百分开,那样治疗往往会延误中医治疗感冒的效果。古代中医看病是在人家里,一直针对着病人看,能够细微地观察到病人的不同反应,寒的时候用热治,热的时候寒治,随时随地变化。可是现在病人看感冒,一般冷的时候很短,瞬间就过去了,很多人还不知道自己受了寒,到了发热阶段再去医院,已经转温病了。要辨别出是寒是热因此很困难,医生只能看见他的一个短暂状态,要治疗当然缺乏系统的根据。”

              “六邪”与流行性感冒

  罗大中说:“我们现在对微生物有了解了,但是要想把病毒分类,哪些是导致风寒感冒的病毒,哪些是导致风热感冒的病毒,我曾经想科学化一点,把这些和西方医学的感冒对照一下,结果发现,这是个令人发狂的任务。”尤其现在是感冒病毒变异之快的时代,“甲、乙、丙三种类型,每种类型又在变异中,我们想对应,那是根本不可能的”。所以,罗大中说,中医根本不说外界的病毒和细菌有“暑、热、风、寒、燥、火”等区分,而是寻找了另外的思路。同样的病毒,这次感冒症状冷得发抖,下次可能就热得发烧,“那是因为你的身体在不同季节、不同地点完全处于不一样的状态”。暑、热、风、寒、燥、火,六邪指外界天气、周围湿度等自然条件。“之所以把自然变化叫邪气,是因为它引起了人体组织相应的不正常变化。”人体在正常状况下,对外界的微生物是有抵抗力的。“家人感冒了,你可能自己也没有事情,这就是例子。冻坏了,不是‘寒’病毒侵入你,而是你的身体被寒冷打乱了秩序,出现了相应反应,结果感冒病毒更容易来了。”古代中医虽然不知道什么是病毒,但是用天气异常来分类是有道理的,因为患感冒都有过程。中医的治疗是:“只管按你的身体的不同阶段的状况来治疗,把你身体调整好了,让你自己的免疫力去起作用,最终是靠你自己去战胜邪气,完成重新平衡。”罗大中觉得,西医一个变异病毒的研究和找到解决方案需要很长时间,中医却不问感冒类型,只扶持你自身的正气。他举了自己身边的例子,一个熟人身体不好,常呕吐,去医院检查,一时查不出来,说要穿刺、要开颅,至少要5个月才能知道病因。找到他了,“我也查不出是什么病,不过从中医理论上来说是少阳症,我给开了药,吃了好多了,后来问他到底是什么病,他说他也不查了,因为病症没有了,所以不去了”。周超凡说,他不是吹嘘中医万能,“但中医的治疗观确实有好处,就是万事万物都有通的道理,没那么拘泥于一般形式”。不管是周超凡还是罗大中,都只是强调中医有自己的治疗体系而已。罗大中说他看见有几本畅销书说什么治病不求人,“哪里有看病不找医生靠偏方的啊?”有本书的作者鼓励大家吃生泥鳅泻邪气,“简直是胡说,吃了那东西肯定拉肚子,和邪不邪没关系”。

                  感冒的解决之道

  在罗大中的观察中,现在很多中医存在种种问题,结果把感冒这种小毛病也拖大了。“一般的中医不会辨证,总是先问你得了什么病,西医怎么说,或者干脆让你去做个B超,全身检查什么的,这真是中医界的笑话。”辨证不对,就像开车选错了道路,怎么治疗也是枉然。所以罗大中的希望是,在辨证上,中医要逐渐标准化。“用中药绝对不能标准化,要千差万别,可是诊断上,要树立一个标准化体系。比如你一来,就知道你的身体处于什么阶段,属于什么系统的疾病。我看了几千个舌头,就想建立一个标准化的辨证体系,先是大标准确立,先建立一个通道,然后大标准下面跟随着无数的小标准,一个个往正确的通道走。”“辨证解决不了,开药方问题就解决不了,很多小医生无法确定你的症状,结果就机关枪扫射一样开一大堆中药,50种药里总有一两种对症。”罗大中在研究古代的医案里发现,名医开药非常有讲究,君药和臣药分隔清晰,一个方子里药也不多,“讲究的是几味药就能把病治好”。罗大中给人看病,一般就只有三帖药,而且药量都不大,一般人拿他的方子去药房抓药,常常被质疑,说怎么开这么少。罗大中让病人告诉抓药的店员,就说是给孩子抓的。在他看来,好的中医,理所当然应该在几帖药的范围内把病看好,至少是能改变病人的身体状态。古代名医都是这样,随时调整药方。按照这样的治疗原则,罗大中觉得,感冒肯定是最容易治疗的疾病之一:感冒首先是对身体造成了抑制状态,最明显的表现是开始时体表发冷,有时流涕。“这时候是最早的邪气入侵,可能持续几天,也有可能特别短,甚至几小时就过去了,这也是温病学者没注意到的原因。”其实,这个阶段特别重要,“体表冷,说明病邪还没深入,身体的抵抗力量能一下子就清除出邪气,因此一定要抓紧时间”。他的解决之道是,“任何刺激身体机能的食物饮料都可以,甚至一杯热水都可以,通常办法是拿根大葱或者生姜在水中稍熬,一开锅就好,因为要的是刺激的成分,香气出来就行了”。罗大中还教人用紫苏叶,在办公室放着就行,别人感冒了,你身上发冷的话,用热水冲服就可以了。古代用麻黄、桂枝等解决问题,现在不太用了,“可能现在一般人不会冷得发抖,不过老人和过度虚寒的人,用这个方法也是可以的”。稍微出点汗就可以了,中医管这个叫外寒阶段,如果此时没任何治疗,那么就进入里热阶段。
  
        所谓里热阶段,就是外邪深入,身体的抵抗力和外邪展开了斗争,身体成了战场。此时的表现就是热症:咽喉肿疼、身体发烧、骨节疼痛,“其实张仲景也论述过治疗方式,不过他说得太简单了,结果是清代的温病学派把治疗体系完善了,也发扬光大了。最简单的药物组合现在药店里常常见到:双黄连、银翘解毒散等等,都是去里热的”。不过罗大中觉得,更好的办法是不买中成药,而是去药店买来草药,基本方完全一样,效果肯定更好。罗大中的结论是,在感冒问题上,如果从一开始就注意根据身体的不同表征来治疗,“基本上很快就能治愈”。不过,中医治疗感冒等疾病有优势,碰到那种迅速致命的传染病还是有问题,“特别像烈性传染病,一下子就要了人命,你还没等把人调整好呢,他就已经病死了,你的优势无从谈起”。“中医真应该加强宣传了,不能再让那种‘七天就能好,在美国也一样’的论调再去作用,自己有好的办法要整理出来,也要成系统。病七天总不如病一天舒服。”罗大中说。

来源:网络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