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兹洛就《巨变》答闵家胤问_6.拉兹洛-《巨变》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学者思想者圣者专栏 > 6.拉兹洛-《巨变》 > 详细内容
拉兹洛就《巨变》答闵家胤问
发布时间:2010/2/21  阅读次数:4937  字体大小: 【】 【】【

  

               拉兹洛就《巨变》答闵家胤问

在《巨变》这本新书中,他谈到,全球系统遵循复杂系统演化的非线性混沌动力学。这类系统的演化有四个阶段,我们现在已经接近进入第三阶段的门槛,即接近系统发生突变的临界状态。一旦越过这个临界状态,系统便不可挽回地跌入第三阶段混沌,随后第四阶段便接踵而来:要么引发大灾难、大破坏、大瓦解,要么引发大突破、大转变、大跃迁并进化到一种新的更高的文明。接着,他令人惊奇地将上述观点精确化了:




1860—1960年是第一阶段奠基时期,1960—2000年是第二阶段全球化时期,2001—2010年是第三阶段决定性的关键期,2010年以后将跌入第四阶段“末日境况”,全球社会发生“巨变”,要么是“大瓦解”,要么是“大跃迁”。


具有强烈讽刺意味的是,在本书中,拉兹洛给我们中国人列了专门的一节——“中国:酝酿中的社会生态浩劫”。他列举大量事实和数据说明中国人口增加和环境恶化的两种趋势在继续增长,酝酿着可能对全球产生冲击的浩劫。这确实值得我们那些陶醉于“中国经济增长速度全球第一”,衣食住行拼命追赶西方现代派的党政官员、企业家、大款、大腕和其他先富起来的人冷静深思。须知,我们当中有些人自以为是在带领国民追赶西方“先进文化”,可实际是在追赶西方一种相对后进的危险的文化还不自知,而且后果严重!


拉兹洛《巨变》答闵家胤问




闵家胤




在为欧文拉兹洛的新书《巨变》写完上面那篇评论之后,由于对书中新提出的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我是心存疑窦的。所以,在415我便发电子邮件去问,他在418回件做了答复。现将这两封电子邮件翻译刊载如下,以飨读者:







亲爱的欧文拉兹洛教授:




你的书《巨变》的中译本已在北京出版。我应邀为这本书写了一篇评论,但是我对书中提出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新观点是有疑问的:如许多科学家所说,通常对复杂系统是不可能做出准确预测的,为什么你对世界系统给出了一张准确的时间表,说2001——201010年将是世界系统演化的“关键期”或“混沌期”?他不是拿自己的声誉在冒险吗?请你更多地谈一下你在这个问题上的思想。




谢谢,亟盼尽快得到答复。




闵家胤







亲爱的闵教授:




复杂系统的不可预测性是从外部观察者的立场上说的。这个理论出自热力学,涉及的是自然系统而不是有人的系统。就自然系统而言,“分*”的结果既不取决于系统的过去——作为系统先前演化轨线的结果存在于系统内部的条件;也不取决于系统的环境——来自外部的构成原因的那类影响。惟有系统内部的涨落(随机波动——译者注)决定分*的结果:这些涨落当中的某一个突然“成核”,并且攫住了系统动态的态势。




有人的系统作为复杂系统有相同的动力学,但有一个至关紧要的不同点:人类不是在系统的外部,而是系统的一部分。因此,他们可以影响涨落当中的哪一个将成核从而规定他们所在系统的进化轨线。这不是一个决定论的过程,而是一个概率论的过程。假如正在行进中的诸涨落当中的某一个得到加强,那么,同那些没有得到加强的涨落比较,它就有更大的成核统计概率。在那种情况下,这就取决于系统内部成员的行为:取决于“内在的”因素。《巨变》这本书正是对那些通过他们自己的行为能够影响这些涨落的人发出呼吁,而接下来又取决于他们的世界观、价值观和行为准则。在当前世界,正是这些“主体因素”或“软因素”决定我们共同的未来。




至于把今后10年这段时期作为这些至关紧要的过程历经的可能时期,这是基于对社会发生根本性变化的进展的估计。新的价值观、行为准则和世界观在年轻一代中得到增强需要10年的时间。同时,我们最多还有10年的时间决定巨变的结果:在那以后,许多过程都会到达临界点,这既指由贫穷、权力和财富的鸿沟造成的沮丧感引起的社会过程,又指由生态系统的生存状态、气候变化等等引起的生态过程。




我希望这回答了你的问题。




致以亲切问候,




欧文拉兹洛


缓解全球问题的“意识革命”和“文化转型”的中心思想是,人类要有一种对自然的新意识:地球是一颗中等大小的行星,其资源和承载能力都是非常有限的,人类的任何过度索取和生产都会破坏社会系统与生态系统之间的平衡,并遭来毁灭性的报复。从对现代科技和工业造成的后果的反思中,应当诞生全球价值和全球伦理——一种全新的生态价值和生态伦理。其中心信条是:“保持人类主要需要和需求所需的资源与自然的生命支持循环圈和生命支持系统之间的动态平衡”。引用19971128由来自70个国家的1670位科学家,包括102位诺贝尔奖金获得者,签署的共同声明来说,那就是:“需要一种新伦理,这种伦理必须驱动一个伟大运动,说服不情愿的领袖们和不情愿的政府们,以及不情愿的人民,自己来实现必须的改变”。这种对自然的新意识,转换成搏弈论的语言,就是双赢搏弈——我赢你赢,而不是我赢你输,亦即从人类与大自然被动的共存转换成主动的互存。


在这本新书中,作者认为,当代全球问题主要是由意识-文化进化落后于科技-经济进化照成的。因此他接着告诫世人,



今后10年的第一要务,是抛弃工业文明时代导致今日危局的十几种过时的错误观念;



第二是采用尊重文化、国家和民族差异的双赢博弈;



第三是推行全球伦理和采用“别人都能照此方式生活的方式生活”。



他称我们应当努力创建的未来文明为“新理性整体文明”,或曰“生态文明”(这是我创造的词,见《进化的多元论》,中国社科,1999年,428——447页)。



拉兹洛相信,在少数人心灵当中发生的“意识革命”可以传播开来,影响达到多数人都发生“意识革命”从而完成文化转型。这可以看做是人类文化系统对全球生态系统恶化作出的自适应进化反应。从现在起,这种进化越自觉越好,越快越好。


非常引人注目的是,为了说明这种全球意识和新型文明已经开始确立,拉兹洛引用最新统计资料指出,按价值观和生活型态美国人分为三派:传统文化派、现代文化派和文化创意派(culture creatives),在1999年传统文化派占24.5%,现代文化派占48%, 文化创意派占23.4%。属于另类的文化创意派采取整体主义的思维方式,采取“自发的简朴生活型态”,对健康、精神、艺术和大自然有更多的追求。前两派人都在减少,唯第三派人在增加。20年前文化创意派只占美国人口3%,1995年达到500万,2001年增加到5000万(接近25%)!而且,同样的发展趋势在欧洲也开始出现了。

来源:http://www.bdpsclub.org/bbs/dispbbs.asp?boardID=2&ID=19&page=1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欧文·拉兹洛简介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