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为什么不会走远?如何打赢对美舆论战?_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伟人名人 > 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 > 详细内容
马克思为什么不会走远?如何打赢对美舆论战?
发布时间:2020/5/9  阅读次数:395  字体大小: 【】 【】【


         马克思为什么不会走远?如何打赢对美舆论战?

     原创       尹国明  明人明察  


                                                                      

【1】


中国很多人对马克思既熟悉又陌生,熟悉的是他的名字,陌生的是他创建的理论。


有句话叫世界上最远的距离是心理的距离,有那么一段时间,我们很多人跟马克思主义的心理距离真的是很远。

  

当资本越来越无处不在,它的触角伸向社会各个角落时,资本家的励志学与成功学,摆在书店的醒目位置,出现在我们经常浏览的信息平台。

  

资本的角色越重要,资本的话语权越大,在它能够控制的舆论平台和能够渗透影响的教育平台,对马克思的排斥就越强。资本力量希望中国人多听马云的话,少听马克思的话。希望中国人多看哈耶克之类庸俗经济学家的书,少看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著作。中国很多人与马克思之间的距离,资本话语权是发挥了很大作用的,以至于很多人并未认真研究过马克思的著作,就相信了马克思主义已经过时的结论。

  

这些人不再相信资本会剥削劳动者的事实,而相信了是老板养着员工、资本家养着劳动者的“事实”。

  

劳动者具备这种认识正是资本所需要的,这些认识其实也是资本通过各种途径和方式植入到劳动者的头脑中的,以至于很多人对含有马克思名字的文章就内心自然的产生排斥,宁可把马云当作自己的心灵导师。

  

信马克思的远远少于信马云的,这对于劳动者来说,是一个挺可悲也挺讽刺的事。

  

我们也不是要否定马云个人,马云也不过是代表一种生产关系,但要看清马云,离开马克思的理论是不可能的。比如,马云为什么说996是福报,只有用马克思的理论才能最清晰地看到原因。

  

马克思主义就是能够帮我们透过社会的现象层面看到深层次问题和原因的放大镜和显微镜。马克思的著作其实比那些西方经济学的经典通俗多了,前者是想方设法的要让人看懂,后者是千方百计的不让人看明白。


【2】


无论资本怎么排斥马克思,但只要资本存在,对马克思主义的社会需要就会存在。不管我们内心曾经多么排斥过马克思这三个字,但当资本一次次教育我们人生时,还是会发现,最懂资本的还是马克思。要看懂资本,还是离不开马克思。

  

当你觉得资本让你觉得受到委屈,感到压力时,你还得回到马克思那里,去找答案。

  

这一点,对于选择在5月5日这一天发起“断更”行动的网文作者来说,会有更深刻的感悟。

  

昨天,也就是5月5日,是马克思诞辰202周年,就在这一天,中国的网络作者发起“五五断更节”。

  

他们发起这项运动,是因为他们人恩威某些资本网络平台与写作者之间的合同条款对作者显失公平,体现了资本的霸凌主义。这个事情的详情在此不详述,但这些作者去马克思那里寻找依据和答案,是找对了方向。

  

信马云还是信马克思,对这个问题的回答,天平正在悄悄地改变。

  

在996的大讨论中,就有马克思主义的幽灵。当中国网文作者在5月5日发起集体断更,还是举马克思的旗帜,从马克思那里寻找依据。


马克思一生著作等身,但按照恩格斯的说法,他一生中两大发现之一,就是剩余价值学说。

  

剩余价值揭示了资本的秘密,也解答了是谁养活谁的问题。西方经济学认为是资本家养活劳动者,马克思认为正好相反,资本家是依靠劳动者创造的剩余价值才能积累财富。

  

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劳动者每天都要在一定时间内先生产出相当于自己工资福利收入的价值,这个时间叫必要劳动时间,在这个时间内,劳动者的创造的价值补偿了劳动者得到的工资福利等收入,但这个时候劳动者并未下班,而是还要继续工作一段时间,创造出剩余价值,这个时间叫剩余劳动时间。每天八小时工作制里,就是由必要劳动时间和剩余劳动时间组成的。那些经常要加班的,无非是在八小时之外又延长了剩余劳动时间。996是把剩余劳动价值延长到牺牲掉几乎除了睡觉没有其他业余休闲时间的程度。至于007,那就是为了剩余价值的生产,连正常睡眠的时间都不能保证了。

  

社会贫富分化的秘密也在马克思的著作里。

  

很多人,明明自己也是普通的劳动者,竟然也跟着资本的步调,模仿资本的语气,嘲笑马克思。这是劳动者的悲剧,而不是马克思的悲剧。

  

其实,你暂时不信马克思也没关系,资本会早晚从反面给你补上这一课。

  

资本本性不会变,马克思也不会真正走远。

  

因为当你面对资本那庞大的身躯时,会发现没有谁比马克思对资本的本质揭露得更为透彻。

  

这种透彻,在亚当斯密、李嘉图的著作里难以看到,在哈耶克、凯恩斯那里更是找不到。当西方经济学进入马克思说的庸俗阶段,你想通过这些西方经济学著作搞清楚资本的本质,变得更为艰难,因为庸俗经济学最重要的目的就是为了掩盖资本的本质。也正因为如此,庸俗经济学跟科学的距离,比亚当.斯密和李嘉图他们的著作更远。因为亚当斯密和李嘉图的经济学揭示了一些资本的秘密,李嘉图甚至被贴上社会主义者的标签。

  

资本不喜欢马克思,资本也不喜欢李嘉图,资本喜欢的是与李嘉图进行论战的马尔萨斯。马尔萨斯的人口论非常符合资本的胃口,他认为生活资料按算术级数增加,而人口按几何级数增长,因此生活资料的增加赶不上人口的增长是自然的、永恒的规律,只有通过饥饿、繁重的劳动、限制结婚以及战争等手段来消灭社会“下层”,才能削弱这个规律的作用。

  

这次疫.情,资本完全统治的西方国家就或多或少践行了马尔萨斯的人口论,美国贯彻的更为彻底一些,确诊人数已经120多万,死亡人口7万(真实感染和死亡人数还不知道是这个数字的多少倍),都还没看到拐点,联邦政府就开始急吼吼的启动复工。

  

而中国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基本控制了国内疫.情,确诊人数8万多,死亡人数4千多,而中国人口是美国的四倍。因为在中国,马克思主义还写在宪法和文件里,在关键时候还是会起作用。

  

而社会不完美的地方,多多少少是和偏离马克思有关系。而且偏离越大,问题也就越多。

【3】

  

马克思也不是每句话都是对的,但他创建的理论体系对社会现象的解释能力,还是没有任何一家其他的理论可以比的。

  

马克思打造了一个坚实庞大的理论框架,有时候不得不复杂一些。因为他和恩格斯一起把理论的基础建构的如此坚固,越往后,从列宁到毛主席,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的著作就越通俗易懂。

  

要打倒马克思的人太多了,但到现在也没有谁真正的把马克思打倒。

  

很多仇视或者说恐惧马克思的人,以为已经把马克思从人们的头脑中驱逐了出去,但得意没多久,发现马克思又回来了。

  

谁能想到,上次是码农,这次是网文作者,又把马克思请了回来呢?

  

马克思主义就是盘旋在资本头上的那柄剑,当资本做的过火时,剑就会落下来。

  

很多人在感慨建成福利国家的西方国家越来越不像资本主义,没有马克思主义的倒逼,西方国家的福利体系,可能到现在也建立不起来。随着马克思主义在一段时间的退却,英国的撒切尔夫人和美国的里根就趁机向普通劳动者的福利发起进攻。美国现在是40%的人拿不出400美元应急款,生病的美国人有三分之一也不敢去医院。


【4】


普通劳动者离不开马克思,民族主义者也不必看不上马克思。中国实现民族独立和国家真正的恢复统一,正是举着马克思主义旗帜的那帮人实现的。现在有多少种主张,当时就差不多有多少种主张,但最终还是信马克思的人实现了民族独立和国家统一的目标。

  

而国民政府举国家主义的旗帜,也无法真正动员起民众,完成这一历史任务。

  

因为马克思的理论能够解释并解决影响民族内部凝聚力的障碍,达到“军民团结如一人,试看天下谁能敌”的状态,挖掘并发挥出人民的伟力,国家主义并不能做到这一点。

  

要在整体实力上赶超美国,我们还是离不开马克思主义。赶超美国不仅仅是体现在规模和数量方面,更重要的是在文明程度方面,这种全面超越需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


美国是自由主义治国,马克思主义是自由主义的克星。尤其要在意识形态领域,自由主义那一套看上去精致的理论,在马克思主义面前,无异于裸奔。


用爱国主义反击自由主义,只能是防守,因为民族主义不能超越本国的国界。美国用爱国主义进行意识形态防守,用自由主义向外进行意识形态进攻。中国也应该用爱国主义防守,用马克思主义向外进攻,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


当年,中国就是用中国的马克思主义——毛泽东思想,在综合国力还远弱于西方国家之时,就能够对西方发达国家进行价值观输出,搞得西方人一段时间内开始动摇“三个自信”。


因为中国的价值观输出力度优点猛,导致在西方历史上,1968成为一个重要的年份。


20世纪末中国恢复香港主权之后,当时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曾经不服输地说“中国仍然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大国”,因为“中国没有向世界输出思想”。

  

其实中国早就向世界输出过毛泽东思想。西方现在不少的政治精英,都曾经在那个年代或多或少接受过这一思想的影响。


我们要想再次拥有向外输出思想的这种能力,逆转对美国舆论战的局面,最简单的办法就是重新用毛泽东思想来对付美国的自由主义,一打一个准。


  蓝星新时代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

本站域名 (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4             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