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_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世界伟人名人 > 1.马克思与马克思主义 > 详细内容
论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发布时间:2017-4-21  阅读次数:336  字体大小: 【】 【】【

 

  • 来源: 察网
  • 作者: 丁堡骏

    

要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政治经济学发展中继承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范式,我们必须要研究社会主义建设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这既包括中国共产党当下正在进行的实践和理论,也包括对前三十年的历史经验的反思和总结,还包括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建设的成功经验和改革开放过程中社会主义事业失败教训的总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是想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立足中国国情和实践,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任务。

论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5年11月2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以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和方法论为题进行第二十八次集体学习。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在主持学习时强调,“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我们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必修课。”“要立足我国国情和我国发展实践,揭示新特点新规律,提炼和总结我国经济发展实践的规律性成果,把实践经验上升为系统化的经济学说,不断开拓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新境界。”这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中国共产党新一届中央领导集体面对复杂多变的世界局势、面对艰巨而又繁重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任务、面对长期饱受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及其思想方法的熏染和侵蚀的广大干部和群众特别是青年学生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认识出现迷茫和彷徨的关键时刻,向全党特别是向我们的思想理论界提出的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时代的任务。

 

一、 为什么是政治经济学,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一)从“政治经济学”到“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2014年7月8日,习近平同志在主持经济形势专家座谈会时强调:“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自觉认识和更好遵循经济发展规律,不断提高推进改革开放、领导经济社会发展、提高经济社会发展质量和效益的能力和水平。”就在一部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为此而欢呼雀跃要着手加强和改进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育和研究工作时,有人立刻就尖锐地想着一部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指出:“习近平同志讲的政治经济学不是你们所理解的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事实上,在当今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及其思想方法的指导地位被严重削弱的背景下,持有这种看法的也绝不是少数的个别经济学家。因此,尽管习近平总书记一再强调意识形态领域里要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指导地位,可是,在意识形态工作的某些重要部门和领域,我们并没有看到习近平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部署的切实得力的贯彻落实。这次2015年11月23日,习近平同志又进一步明确了:要立足于中国国情和中国的实践发展,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习近平总书记对于发展中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之间关系的认识是始终一贯的。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必须要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的最新成果为指导,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发展的成功又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和发展提供了经验基础。可见,中国共产党领导全体中国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共产党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理论创新和实践创新的不可分割的两个方面关系。然而,在社会发展的具体历史阶段上,这两个方面却出现了认识上的危机。

自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将经济建设作为我们党的中心工作以来,我们党的各级领导干部都一直在力争学到更多的经济建设的本领,为国家的经济建设服务。我们改革开放初期我们学习经济学知识基本上是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知识。随着我们改革开放事业的发展,我们也感觉到仅仅孤立地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知识也存在有局限性。因此,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我们有引进了西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进行学习。这项工作开始的时候我们还是比较理性的。当时的国家教委高教司出面组织、由著名经济学家高鸿业教授任主编编写《西方经济学》教材。这个教材坚持了以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为指导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应该具有的批判分析态度。但是,由于批判分析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是一项理论创新性极强的复杂工作,由于我们对这项工作艰巨性认识的不足,因此在具体的贯彻落实中又出现了种种严重的偏颇。现在,即使思想倾向性较好的教师也不能在学校教学安排很有限的时间内对西方经济学进行一分为二的具体分析。普遍的情况,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内容在我们的高等学校课堂不加分析批判地进行传授。更有甚者,有的高校还以国际化为名进一步追求用西方经济学原版(包括其中文译本)原汁原味儿地(高薪聘请洋专家)讲授。与此形成鲜明对照的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育教学被严重地“边缘化”。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教师没有政治地位、经济地位和学术地位。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以及相关的课程体系被削弱、甚至有被逐出教育体系的倾向。这种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宣传教化一路高歌猛进,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一再退让的势头从上世纪90年代中期开始一直持续到现在(已有20多年的时间)。这种经济学高等教育严重“西化”造成了青年大学生思想的严重“西化”,也造成了党政机关干部和社会各界群众思想的严重“西化”和混乱。

由于这样特定的时代背景,由于我们的干部和群众这样的经济学思想基础,他们对于习近平总书记号召“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已经失去了应有的感觉了。这次习近平总书记强调“要立足于中国国情和中国的实践发展,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对此各个方面的反应也截然不同。现在,现在活跃在思想文化领域的“西化”派经济学精英仍然是我行我素。一些政府部门研究制定和出台各种经济政策,仍然依靠右翼经济学家的吹捧。只有极少数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在研究如何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的指示精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关于立足中国国情和中国实践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系列讲话,包含着十分丰富的马克思主义世界观和方法论思想,值得我们认真学习和研究。

(二)为什么是政治经济学?

恩格斯在《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中曾经深刻地指出:“正像达尔文发现了有机界的发展规律一样,马克思发现了人类历史的发展规律,即历来被繁茂芜杂的意识形态所掩盖着的一个简单事实:人们必须首先必须吃、喝、住、穿,然后才能从事政治、科学、艺术、宗教等等;所以直接的物质的生活资料的生产,因而一个民族或一个时代的一定的经济发展阶段,便构成为基础,人们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就是从这个基础上发展起来的,因而也必须由这个基础来解释,而不是像过去那样做得相反。”①恩格斯在这段关于马克思发现唯物史观的描述中,首先讲到马克思透过意识形态的复杂现象,发现了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以及体现在其中的人们之间生产关系,是最基本的社会关系,是社会的基础。其次,恩格斯肯定马克思努力用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以及体现在其中的人们之间生产关系去说明一定社会的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等唯物主义历史观。再次,恩格斯高度评价马克思的这个发现的意义,只出了过去的思想家的错误:用国家制度、法的观点、艺术以至宗教观念等去解释物质生活资料的生产以及体现在其中的人们之间生产关系。通过这样的分析恩格斯讲清楚了马克思的唯物主义历史观与资产阶级的唯心主义历史观的本质区别,讲清楚了马克思主义的唯物主义历史观的划时代科学意义。事实上,正是在这种唯物史观指导下马克思才确定了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是“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②在这样科学地界定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政治经济学的研究对象的基础上,通过不懈的理论研究,马克思才揭示了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发生、发展和必然被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生产方式所取代的客观规律。由于人类社会一定历史阶段的社会生产方式以及与他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决定其他社会关系,由此必然有政治经济学在众多的门类不同的社会科学中居于重要的决定性的地位。按照我们现在流行的说法,政治经济学在社会科学众多学科中处于百科之首的重要地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尽管包括国家的政治制度建设、军队国防建设、思想文化和道德建设、民主法制建设等若干重要的方面,但是,所有这些方面的建设归根到底都要依赖社会主义物质生产方式和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建设。因此,我们可以说研究社会主义物质生产方式和与之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经济学家的责任最重大、使命最神圣、最光荣,同时,经济学家也最危险。苏东社会主义国家被和平演变,最终亡党亡国,总是有一批经济学家永远被钉在历史耻辱柱上!

(三)为什么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

现如今,许多人都将政治经济学和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划等号。但是,我们不得不如实地告诉大家,马克思不是最先使用政治经济学概念的经济学家。在马克思之前资产阶级经济学家使用政治经济学概念几百年,并且在亚当·斯密和大卫·李嘉图那里政治经济学已经形成了一个系统的学说体系以后,马克思才加入政治经济学研究者的队伍的。还有,马克思是在继承了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的科学成就的基础上,创立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具体地说,劳动价值学说、资本积累理论、利润理论、利息理论、地租理论等等,都不是马克思第一次进行阐述的,他们都是马克思从资产阶级古典政治经济学那里吸收借鉴过来并且进一步加以革命和改造而形成的。因此,我们不能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与西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没有任何内在联系的独立的经济学说。但是,资产阶级经济思想史上有一个重要的节点。马克思是这样描述的:“1830年,最终决定一切的危机发生了。法国和英国的资产阶级夺得了政权。从那时起,阶级斗争在实践方面和理论方面采取了日益鲜明的和带有威胁性的形式。它敲响了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现在问题不再是这个或那个原理是否正确,而是它对资本有利还是有害, 方便还是不方便,违背警章还是不违背警章。不偏不倚的研究让位于豢养的文丐的争斗,公正无私的科学探讨让位于辩护士的坏心恶意。”既然科学的资产阶级经济学的丧钟敲响了,既然科学研究的原则已经不是追求客观真理而是维护资产阶级的利益,既然资产阶级又已经由一个进步的革命的阶级蜕化为一个保守的反动的阶级,由此而决定了,从1830年以后,资产阶级经济学必然转化为庸俗经济学。事实上,现代西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仍然属于庸俗经济学范围。因此,我们可以断言经济学继续向前发展,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为我们提供的理论成果可供借鉴的东西并不是很多的。由此我们就完全可以理解,为什么习近平总书记在号召“各级党委和政府要学好用好政治经济学”之后,还要专门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进行集体学习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原理和方法论,还要进一步明确:“要立足于中国国情和中国的实践发展,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我们不能排除,资产阶级经济学在他的庸俗经济学的道路上也会不断地向前推进。也会不断地有能够为资产阶级自我欣赏的诸如诺贝尔经济学奖等著名的成果产生,但是,这种成果由于其资产阶级历史局限性,对人类社会前进和发展不会有什么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总之,21世纪经济学发展,能够对人类社会前进做出贡献的只能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机器现代创新和发展。

 

二、 发展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几个问题

 

(一)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地位及其创新和发展的意义。

前面我们已经讲到,在社会科学众多学科门类中政治经济学处于首要地位。从马克思创作全部著作的时间分布来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重要地位和意义。从马克思和恩格斯的写作记录来看,1848年是一个界限。在此以前马克思主义哲学、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理论问题都已经解决了。可是,在此之后马克思念念不忘并倾注毕生心血的《资本论》写作工作却一直持续到1883年3月14日去世。由此足以证明:马克思对政治经济学理论阐述的重视程度。我们不能否认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研究工作是在哲学领域里完成了科学变革之后,在创立了唯物主义历史观之后才取得突破性进展的。我们不能否认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方法论基础。但是,我们也不能不承认,如果没有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那么,唯物主义历史观还不能说是一种落地生根了的科学的理论。因此,从这个意义来说,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得到了进一步的贯彻落实,在这种贯彻落实中马克思主义哲学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列宁在《卡尔·马克思》一文中写到:“马克思的经济学说就是马克思理论最深刻、最全面、最详细的证明和运用”③这是十分深刻的见解。举个生活中的例子来说吧。大家都知道,马克思主义哲学中的基本原理包括:物质决定精神,精神反作用于物质;生产力决定生产关系,生产关系反作用于生产力。如果我们把这些原理比作驾驶员开车的基本道理:前进时挂D挡,同时踩油门,后退时挂R档,同时踩油门。向左转时向左转动方向盘,向右转时向右转动方向盘。把科学社会主义关于人类社会从资本主义过渡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比作驾驶员把一辆停靠在马路边的轿车开进指定的车库里。那么,作为一名合格的驾驶员,只有身体力行地将这辆轿车开进指定的车库里,人们才会相信他是一位合格的驾驶员。而那些只限于在口头上重复“前进时,挂D挡同时踩油门,后退时挂R档同时踩油门…”的人,或者只会操作“前进时,挂D挡同时踩油门,后退时挂R档同时踩油门…”的人,大家是不会相信他是一位合格的驾驶员。如果这个类比能够成立的话,那么,我们就完全能够理解马克思为什么把毕生精力投入到《资本论》创作之中。马克思完成《资本论》的创作,就好比那位驾驶员熟练地将停靠在路边的那辆轿车驾驶进入指定的车库里。没有马克思《资本论》的理论论证,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基本原理和科学社会主义的基本结论,就是没有得到具体论证的理论假说。由此,我们得出结论: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在全部马克思主义理论中处于核心地位。马克思主义能否向前发展归根到底还是要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是否向前发展。20世纪苏联东欧国家的社会主义事业之所以出现了曲折和失败,一定意义上讲可以说是由于这些国家的马克思主义的政党没有能够成功地将马克思主义的哲学原理运用到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理论阐述中,没有认识和运用好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经济运动规律,最终才不可避免地走向了失败的泥潭。由此,我们可以说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改革开放成败关键还在于我们党能不能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中国化方面有所作为,在于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和创新。

(二)当代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范围界定。

长期以来,人们都一直在争论什么是中国经济学?中国经济学如果说能够有所成就的话,那么,它必然是奠定在中华民族所从事的伟大事业的成就基础上的。就是说中国经济学必须是指导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经济学,或者说中国经济学必然是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经验的总结。那么,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是社会主义,这就意味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必然是超越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社会。目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仍然是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继续存在的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是在世界资本主义体系试图要包围和遏制我们的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因此,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必须要对世界资本主义体系有一个较深入的认识和把握。因此,马克思《资本论》所提供的以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为研究对象政治经济学还需要我们继续向前推进。这是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创新发展的一个重要方面。另一方面,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发展的还面临着一个全新的研究领域。这就是创新和发展以社会主义生产方式为对象的社会主义政治经济学。

(三) 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历史任务

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说到底就是把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和基本方法,与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的具体实践相结合。

1、坚持马克思《资本论》的分析范式,坚定不移地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马克思《资本论》究竟为我们提供了什么?首先,从宏观上为我们论证了人类社会必然要有资本主义社会过渡到社会主义和共产主义社会的客观必然性。《资本论》所描述的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自我发展和否定的经济事实,不断地为当代资本主义经济的矛盾和危机所验证。这是我们在面对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出现资本主义复辟的严重局面,而能够坚定地走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思想理论基础。其次,《资本论》中马克思所运用的唯物辩证法是我们认识现代国际资本主义体系及其矛盾运动规律的重要方法论基础。现在,我们有的经济学者不能够用辩证的观点对待现代资本主义经济关系变化,盲目照抄照搬西方模式。例如我们有的学者看到西方统计数据显示美国服务业、虚拟经济在国民经济中占有很高的比例,就鼓噪我们也要模仿学习,鼓噪我们不要专注于制造业的发展,要大胆地发展第三产业和金融服务业。他们不知道,美国的服务业、虚拟经济在国民经济中的高比例,是以他们有能力把低端的制造业转移到第三世界国家为条件的。类似的这种形而上学思想方法错误,不断地出现在我们的经济理论研究和经济政策指导中。因此,学习《资本论》要着眼于学习马克思的经济辩证法,摈弃我们思考经济问题时形形色色的形而上学方法。第三,运用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基本原理解释国际商品交换的资本主义经济关系。资本主义为什么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还会有一个经济迅速发展的时期?仅仅孤立地用一个新技术革命的因素就能够解释得通吗?是不是还要具体地阐述具体的经济学方面的体制、机制因素的作用?事实上,十九世纪五十年代,马克思为其《政治经济学批判》写作草拟了“六册计划”的写作任务。“六册计划”的第五册是《对外贸易》、第六册是《世界市场》。可是马克思在实际写作第一册《资本》中的《资本一般》篇时,改变了写作原来的计划,转而按照现在《资本论》的三卷结构进行创作。可是,即使这样,《资本论》也只是第一卷由马克思亲自完成并出版。而剩下来的《资本论》第二卷、第三卷,马克思都只留下了写作手稿,由恩格斯为其整理出版的。在马克思改变“六册计划”写作以后曾经多次谈到,在《资本论》以后还要有研究资本主义经济制度的比较具体的经济关系的“续篇”。显然,《对外贸易》和《世界市场》应该属于《资本论》“续篇”的内容。当然了,《对外贸易》和《世界市场》部分的基本理论问题,马克思在《资本论》中还是初步奠定了理论基础的。马克思在价值转化为市场价值,进而转化为生产价格分析的基础上,马克思还是有一个关于国际价值和国际生产价格的初步思想。商品按国际价值和国际生产价格交换,技术构成较高的国家可获得超额剩余价值。这是国家范围内的资本对雇佣工人阶级的剥削。这种剥削关系维持了西方资本主义世界在二战以后持续的经济增长。第四,马克思在《资本论》中对资本主义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经济效率和经济矛盾的分析,为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提供了理论借鉴。社会主义在现实的发展阶段上还不能消灭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那么,商品生产和商品交换的许多规律还要发挥作用。因此,社会主义商品经济,进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效率和其效率的限制,马克思都已经讲清楚了。我们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也不可能不存在这两个方面。中国共产党领导人民建设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必须要正视并且在制度安排上利用其积极的方面、避免或尽量减少其消极的方面。总之,马克思在《资本论》中所揭示的关于商品经济和市场经济的规律在我们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中都是要发挥作用的,我们必须要正确认识和充分利用这些规律。

2、坚持马克思《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范式,批判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资本论》即政治经济学批判范式。批判就是革命,就是扬弃。在马克思看来资本主义社会生产方式不是被那个理论家批判和否定的,而是由它自身的发展而自我否定的。因此,马克思为自己的政治经济学取名为政治经济学批判。我们继承马克思关于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政治经济学范式,就必须要将他对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所进行的批判进行到底。在马克思《资本论》对资产阶级古典经济学和早期庸俗经济学所进行的批判的基础上,运用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批判近代和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特别是要重视对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批判。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被我们的西化派经济学精英奉为“现代经济学”,在这种语境下,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至多也不过就是有一定意义的古典经济学。更何况这种西化派经济学精英还有仇恨共产主义的态度将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归于“极左的意识形态宣传”。如上所述,对于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早期庸俗经济学,马克思在其《资本论》手稿(特别是1861——1863年经济学手稿)中,就已经从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出发给与了坚决的批判,指出了他的庸俗性特点。在《〈资本论〉第二版跋》中马克思又写下了那一段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耳熟能详的那段经典语录。那么,我们究竟应该怎样认识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呢?我们首先必须要回答:它还是不是庸俗经济学?我的回答是肯定的。因为,它还是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而且是资本主义发展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的资产阶级的意识形态。垄断资产阶级的利益要求决定,为其代言的现代西方经济学不可能站在全人类的立场上、特别是不能代表受苦受难的无产阶级和劳苦大众的立场上为其代言阶级利益。其次,既然它仍然是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那么,它是不是仍然具有庸俗经济学的庸俗性和辩护性?我的回答仍然是肯定的。现在有人怀着对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的天生的“好感”,换着法子引证马克思的有关语录断章取义地区为资产阶级庸俗经济学辩护。他们试图证明庸俗经济学除了庸俗性和辩护性之外,还具有科学性和实用性。我们说实用性是有阶级性的。辩证唯物主义世界观认为,人类认识世界的目的在于探求和发现真理,并将其运用于指导人类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由此看来,一种理论若没有揭示客观真理,那么,这种理论对人类改造世界的实践活动就不会有什么用途的。但是,按照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在阶级社会里,不同阶级认识世界的目的各有不同,因而,一种理论的实用性就不仅仅在于对于全人类来说是否是科学真理。因此,真理性的标准又要加上一个阶级利益的要求。所以,理论的实用性又多了一层阶级利益要求的色彩。在阶级利益对立的两个阶级来看,对于一个阶级有用的理论,必然是对另一个阶级利益不利的理论。事实上,20世纪后半叶的历史事件表明:不管我们代表工人阶级利益的政党的理论观点如何变化,代表资产阶级利益的资产阶级政党,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没有忘记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说的围剿。上世纪60——70年代,就在美国经济处于平稳高速增长的阶段,美国政府还资助萨缪尔森从事对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进行批判。而苏东国家工人阶级政党弱化阶级意识,将现代资产阶级经济学说奉为“现代经济学”。苏联共产党接受并采纳萨克斯的“休克疗法”,对国有企业进行私有化最终导致其亡党亡国的命运。因此,我认为,现代资产阶级政治经济学不仅有远离科学真理的庸俗性,有为其反动阶级利益辩护性的辩护性,而且还有损害无产阶级利益和削弱工人阶级斗志的有害性和危险性。由此我呼吁: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中国,要通过我们人民民主专政的国家政权的力量,改变我们目前高等经济学教育中马克思主义被否定、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主体地位被边缘化,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教育占领我教育阵地的不正常的状态。现代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作为一种以经济学说形式表现的资产阶级意识形态,我倒是不主张采用“骂倒一切”的态度去粗暴地去对待它。但是,这绝不意味着我们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要容忍它,容忍为资产阶级利益辩护性的、带有欺骗性、有害性和危险性的思想意识形态侵蚀我们的干部和群众的思想,侵蚀作为未来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建设者和接班人的青年大学生。现在,马克思主义研究与建设工程组织专家编写了一本《西方经济学》教材。可是,全国各类高等学校都没有人认真研究如何讲好这部教材。而在“西化”派精英主导经济学教育的“985”、“211”院校中,精英们以各种理由阻止这部教材的使用。目前,全党上下正在进行“三严三实”教育,可是,我们教育部门的领导干部为什么没有人能够从“做事要实”、“创业要实”的高度,认真抓一抓经济学教育工作呢?就是这样一本“马工程”教材的使用都贯彻不下去,这叫什么遵守党的“政治纪律”和“政治规矩”?早在2013年习近平总书记就要求“宣传思想部门承担着十分重要的职责,必须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可是到现在,我们的高等教育领域经济学教育阵地还是牢牢地被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占领着。我们的党中央要不要追查一下,这个责任究竟由谁来负呀?目前我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要从当代中国的主流经济学殿堂中把西方资产阶级经济学驱赶出去。理论上讲,对任何经济学说都要采取批判和继承的态度,但是,我们也不能不正视的事实是,现代西方经济学对于我们建设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积极的吸收借鉴意义和消极的分化瓦解意义相比,后者要大于前者。因此,我们还是要向马工程教材《西方经济学》采取认真分析和批判的态度。尽可能吸收借鉴其一切可以用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建设的有益成分,又不为他的意识形态宣传所诱导和误导。

3、坚持《资本论》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开辟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研究的新领域和新境界。这主要是指创新和发展马克思主义关于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政治政治经济学。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作为社会主义崭新的社会生产方式,是前无古人的事业。对于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创新和发展基本理论范式规定,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央政治局第28次集体学习时已经做了较详细的阐述。首先是根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他指出,“要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这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根本立场。”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基本方法就是唯物辩证法。习近平强调,“要坚持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改革方向,坚持辩证法、两点论”。中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的基本理论命题和任务就是论证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经济制度和基本分配制度。当然,要在社会主义生产方式的政治经济学发展中继承马克思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范式,我们必须要研究社会主义建设正反两方面的经验教训。这既包括中国共产党当下正在进行的实践和理论,也包括对前三十年的历史经验的反思和总结,还包括苏联东欧社会主义国家经济建设的成功经验和改革开放过程中社会主义事业失败教训的总结。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够是想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立足中国国情和实践,发展中国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任务。 


①恩格斯:《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3卷,第574页。

②马克思:《资本论》第一卷序言,人民出版社2004年,第8页。

③列宁:《卡尔·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一卷,第14页。

【本文原载《中华魂》2016年第3期,作者授权察网发布。作者:丁堡骏教授,经济学博士, 吉林财经大学副校长、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主任 《当代经济研究》常务副主编。】

 

请支持独立网站,转发请注明本文链接:http://www.cwzg.cn/theory/201704/35204.html

责任编辑:察皛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