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宗教歪曲了圣经核心内容,背叛了上帝_3.宗教和谐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宗教文化与统一 > 3.宗教和谐 > 详细内容
西方宗教歪曲了圣经核心内容,背叛了上帝
作者:正听1  发布时间:2016-11-28  阅读次数:1111  字体大小: 【】 【】【

 

 

 

          圣经与基督教是不同的:前者反映的是思想(包括信仰);后者,是圣经传播到西方后结合西方本土文化实际形成的宗教组织(实践中,圣经被犹太教和基督教、伊斯兰教分割)。 西方基督教教义是按照古希腊个人主义文化对圣经经文的改造,而非圣经经典经文本身。结果,在实践发展中,西方基督教许多基本教义或者对圣经经文的阐释(特别是一些核心内容)就偏离了圣经中上帝教诲的正道,其中,最主要的歪曲就是把在人间传播上帝真道的人子耶稣当作上帝本体来信仰。正如英国神学家切斯特顿所说:“基督教的历史道路上曾敞着各式时尚、各样教派,一个又一个由错误和夸张设下的陷阱,要掉落任何一个陷阱是非常简单的事情。一个人下跌的角度可以有无限个,但叫人站住的角度却只有一个,要跌入陷阱往往十分简单。”([英]切斯特顿著《回到正统》第108页)正因为基督教严重歪曲了圣经,在其历史发展中早就背叛了上帝,出现了敌基督教皇权和假先知美国。 基督教自称为是上帝唯一创造的宗教,实际上其信徒是上帝的假信徒,属于上帝在不远的将来“这全地的人”中“必剪除而死”的“三分之二”的恶人(亚13:8)。 基督教对圣经核内容的歪曲,主要体现在以下五上个方面:

           (一)把道成肉身的耶稣视为上帝本体 按照圣经,耶稣本是上帝的独生子,上帝让其儿子道成肉身到世间变成人,传播福音、救赎人类。可在西方基督教里,这个故事就变成了上帝“道”成了人,亲自来救恩。这便成了西方基督教传统上不可动摇的核心教义。西方基督教正统教义中核心教义就是“三位一体”,即上帝只有一个,但一个本体中包含着三个同等的位格—圣父、圣子、圣灵。就是说,圣子耶稣与圣父一样是同等的,都是上帝本身。基督是上帝,这是基督教的基本信仰,核心的词句是基督“与父同质”,即“基督是上帝本身,在一个历史的位格中表现为神的本质。”“基督不是一位道成肉身的半神;他不是超越于一切的被造物;他是上帝”。(引自[美]保罗.蒂利希著、尹大贻译《基督教思想史》第71-72页)英国迈克儿.基恩说:“‘子’这种说法被用来指上帝时,必须理解为一种暗喻,表明耶稣与上帝同质,他是人也是上帝,他最大可能地表达了上帝对人类的爱。耶稣是神成为肉身的上帝。……正是上帝自己成为人,就是耶稣,取了人的肉身,具有真正的人性和完全的神性。这是基督教的又一个奥秘,……托马斯.阿奎那(1225-1274)这位天主教哲学家论述道:耶稣的道成肉身意味着上帝成为人,人类开始有份于上帝的性情。”([英]迈克儿.基恩著《基督教概况》第46-47页) 查看整部圣经,没有找到上帝说过祂要亲自道成肉身来到人间进行救赎这样的话,耶稣本人也没有教导过后来正统基督教加于他的一些说法。实际上,在旧约圣经《以赛亚书》等书卷中上帝就已经预言祂的独生子将到人间拯救人类(赛9)。在新约中,当耶稣传道前受洗后,这时天忽然开了,上帝在天上向世人宣告说:“这是我的爱子,我所喜悦的”(太3:16-17);耶稣传道过程中,自始至终认为他是神的儿子,神是他的父亲,他确定的主祷文开头就是“我们在天上的父”(路11:2)。上帝“三位一体”说的根据是《马太福音》有关经文,即耶稣对他的门徒说:“你们要去,使万民作我的门徒,奉父、子、圣灵的名给他们施洗[注:或作‘给他们施洗,归于父、子、圣灵的名’]。”(太28:19)从这里也看不出说耶稣与上帝是同等的神。从古代到现在,在西方、甚至教会内部对这个正统教义也有不同的看法,例如,318年,利比亚教区主教阿利乌对“三位一体”提出了自己的解释,“他认为基督既是上帝的儿子,他就是‘受造物’,不能说他既是受造物又是造物主,也不能说他既是儿子又是父亲,所以圣子应该低于圣父,不能与圣父同体、同性”。(王美秀等著《基督教史》第53-54页)阿利乌的主张得到了罗马帝国中东方教会的支持,从此,使基督教东、西两派教会走上长期不和的道路,最后不得不分道扬镳。直到现在,天主教仍然坚持上帝“三位一体”说,视耶稣为上帝。当代英国人约翰.希克就不认同这种观点,他说:“基督教独一优越性的观念基于这一信念,即基督教道路的奠基人正是上帝道成肉身。……‘上帝之子’这一特别的人的观念是一个隐喻性观念……以至于隐喻性的上帝之子成了形而上的上帝圣子、神圣三位的第二位格;由此导致的独一的神道成肉身的教义长期以来已经破坏了基督徒和犹太教徒、基督徒和穆斯林之间的关系,也影响了基督教帝国主义在远东、印度、非洲等地的历史。”([英]约翰.希克著《多元的上帝》第2页)为此,他专门写了一本书对这个传统进行批判,他说:“传统基督教对拿撒勒的耶稣的理解是,他是上帝道成肉身,他降生成人,为世人的罪而死,他创建了宣称这一信息的教会。如果他确实是上帝道成肉身,那么基督教就是惟一为上帝所亲自创建的宗教,就其本身而论必定是惟一优越于所有其他宗教的。本书中,我批判了这套观念,并提出另一套观念。”([英]约翰•希克著 《上帝道成肉身的隐喻》序言)伊斯兰教认为,耶稣只是个先知,也不是上帝的儿子,更不是上帝自己了。

          (二)片面强调因信称义,放弃上帝律法 “因信称义”是圣经里一个基本观点,其字面意义是,凭着信仰上帝而得以在上帝面前可称为义。特别是耶稣以无罪身体献祭而赦免了人类背负的原罪罪孽,使人类得以洁净自身,获得了上帝的公义。“因信称义”使人被上帝悦纳,与上帝和好,是人得救永生的必要条件,但不是唯一条件。可是在基督教(新教)里,“因信称义”便成了人得救的唯一条件,就是说,新教认为,人只要信仰上帝,不管其行为好坏如何,都会得救。 16至17世纪宗教改革期间,德国著名的神学家、宗教改革家马丁·路德(1483-1546年)则从保罗致罗马人书中的因信称义的观点引申出信徒可以由于信仰而直接成为义人,可以直接得救。他说:“因信称义”,“因此,这个信既然只能在里面的人之内作主,***《罗马书》十章所说:‘心里相信就可以称义’;而且又只有信可使人称义,这一个里面的人就显然不能因什么外表的行为或其他方法得称为义,得自由,得救。行为,不论其性质如何,与里面的人没有关系。……你如果问,既然只是因信称义,没有行为,就可以使人得这么大有福气的宝库,那么,《圣经》又怎么规定这么多行为、礼仪、律法呢?我就回答说:第一,你须记得那已经说过的只是信,不是行为,使人称义,使人自由,使人得救,这个我们以后说得更清楚。”(《马丁.路德文选》第5-6页)马丁·路德认为,基督徒之所以是自由的,是因为他们“因信称义”,不再受善功律的支配,他们通过自己的信仰而与基督建立了新的个人关系,灵魂的得救不是教会的工作,是上帝把恩赐给了他的信仰者。因此,信徒只凭对上帝对的虔诚信仰就可以得到灵魂的拯救。 在上帝律法方面,西方教会普遍认为通过耶稣钉死在十字架,已经成全了律法,人类生活在恩典之下,无需遵守律法了。在西方有一个很流行的观点就是说,违背一条上帝律法等于违背所有律法,就要下地狱,所以,人既然做不到守律法,那就不要守律法了,只需信仰上帝即可。特别是新教,仅主张“因信称义”,连行善的行为都不需要,更不用说守律法了。马丁.路德明确地指出:“我们必须拒绝那些把摩西的律法应用到世事上的人,……摩西的律法只在过去对那些住在上帝所选择之地的犹太人有效。现在他们都自由了。若有人以为我们应当遵守摩西的律法和礼仪,我们也就必须受割礼,并遵守摩西的各种礼仪。因为如果必须遵守一种,也就必须遵守各种。所以除了道德律之外,就让摩西去奉行他的律例吧。唯有道德律,即如十条诫,上帝已经把他树立在自然中,乃是有关如何崇拜事奉上帝,如何作公民的。”(《马丁.路德文选》第141页)“路德相信他的任务是重新申述《新约》的教义,特别是保罗的教义思想。……他的环境决定了他从保罗继承了哪些东西,即是说,继承因信称义的教义。这是保罗用以反对律法主义的。”“对路德来说,唯一的确定点是能因信称义,我们对拯救的贡献没有什么可以自我安慰。”([美]保罗.蒂利希著《基督教思想史》第210、217页)怀爱伦指出:“如今有许多传道人教训众人,也有许多教授和教师教训他们的学生说,上帝的律法已经被更改或废除了;至于那些承认律法依旧生效并应认真遵守的人,倒被众人看为是应受嘲笑和蔑视的。”(《善恶之争》第428页)如前所述,伊斯兰教认为,正是为了弥补基督教这种律法思想的缺失,安拉(上帝)才又派先知穆罕默德来传教,写下了《古兰经》。把违背一条上帝律法与违背所有律法等同起来,把不同情节的惩罚都视为下地狱,从而提出因信称义。 耶稣免除了人类长期背负的原罪罪孽,因信靠基督称义,使人出生时不再带着罪孽、变为洁净的了,与上帝和好,从而迈入了得救的大门,并不等于一个人成圣、在天国永生的最终目标已经达到了。仅凭信主是难以得救的,天国来临时所有人还要按照律法接受审判。体现了上帝圣洁、公义的律法是上帝审判世人的唯一依据,舍此,审判则失去了凭据。何况,信与不信神,也体现在人是否遵守律法中。耶稣从来没有说过要废除律法,相反,说律法一笔一画都不能废除—即使天地废去。耶稣通过自己死亡作为祭物献上,免除了人类自亚当以来的原罪罪孽,并让违背律法的个人从此仅对自己行为负责、承担个人责任,而不再象以前那样实施连坐或集体担责,但并没有说免除每个人自耶稣死后所犯的一切罪行,圣经一再强调故意犯罪是不能赦免的。“因为我们得知真道以后,若故意犯罪,赎罪的祭就再没有了。”(来10:26) 怀爱伦对放弃上帝律法的言论进行了有力的批驳,她说:“现在很流行的一种教训声称上帝的律法不再约束世人了;在基督教界所接受的许多谬论中,没有什么比这种说法更厚颜无耻地打击到上帝的权威,更直接违背理性的要求,或更足以产生毒害的恶果。”她认为,那种宣称废弃上帝律法的,都是撒但的同谋。“自从天上的大争斗最初发动以来,撒但的目的就是要推翻上帝的律法。为了要达到这个目的,他才进行背叛创造主;后来他虽然被逐出天庭,但他还是在地上继续这同一的争战。他所坚持的目的,就是要欺骗世人,以便勾引他们去干犯上帝的律法。”(《善恶之争》第428页) 上述片面强调“因信称义”、否认上帝律法的思想实际上也是否认人类自己拯救自己的主观能动性,把人类自救与上帝神救对立起来,因为上帝向人类颁布律法的目的就在于让人们通过遵守律法逐渐形成顺从上帝之道的觉悟和习惯,从而远离罪恶和成圣、得救。根据圣经记载,上帝总共三次亲自(而不是让他人传话)向人类颁布律法,可见上帝对其律法是多么的重视,怎么能废除它呢?由此也看出,后来的改正教即基督教新教是不太重视人的行为得救的,不遵守上帝律法,这正是圣经预言西方背离上帝教诲导致道德败坏的根本原因所在。西方常以“自由意志论”引以自豪,但同时却又否认人类的自救能力,这是互相矛盾的;另外,还否定了上帝的预定论,置上帝的意志而不顾,而上帝的意旨与救恩紧密相关。“自由意志论”实际上是西方以其自希腊神话传说以来固有的自私自利观点,对圣经中上帝赋予人自由意志观点的歪曲解释,以适应其个人主义的需要。但同时,在谈到人类是否有能力自救时又否定它,不相信人类会变好。连切斯特顿对此也到困惑:“我相信凡人皆有道德心、四海之内皆兄弟的义理;现在我仍相信,不过连带其它东西一起相信。当基督教提出(正如我所认为),人类每个年代及王朝都完全偏离了这种公义与理性之光,我感到极其烦恼。”([英]切斯特顿著、庄柔玉译《回到正统》第92页)如果人类不可能变好,改邪归正,远离罪恶,那么,上帝预定的由圣民组成的天国如何实现呢?天国只接受成圣的人,不守律法的作恶者不可能进入天国,这是圣经一再教导人们的—上帝救赎的目的就在于促使人们悔改、成圣,成为守律法的道德高尚者。 许多人认为,基督徒犯罪也没有关系,因为受基督恩典而得到了赦免。这种不守律法、犯罪可通过祷告即可免除责任的观点在实践中危害极大,因为它实际上是鼓励、纵容而不是制止、减少人们败坏、犯罪,会使人道德败坏,使罪犯、甚至发动战争杀害无辜生命的人都认为自己犯罪都可以得到赦免。大卫.鲍森就对这种观点进行了批判:“有一个想法实在是大错特错,以为信主之后,将来的罪也一并得到赦免。不对,人在信主的时候只有过去的罪会得到赦免,之后所犯的罪还是得求上帝赦免。”这种“思想会使人心高气傲,道德败坏,认为基督徒犯罪没有关系,或是基督徒没有罪的两种思想加起来,就会让教会陷入危险的景况。”(《大卫鲍森-新约圣经纵览》“约翰一、二、三书”)

          (三)把人的世界与神的国度相混又对立 在圣经里,神与人的关系有一个主要内容就是要处理好神的国度(天上的天堂或者天国)和人类所居住的世界(世俗世界)之间的关系。无论是在思想上还是在实践中,从总体上看,西方几千年来一直没有处理好上帝之国与现实人类之国的关系,也就是没有处理好神与人的关系。正如切斯特顿所说:“自出娘胎以来,我仿佛给两部庞大而难以操纵的机器--世界与基督教的传统--搞得一团糟。两部机器形状不同,没有表面的联系。世界的机器有个洞:人总得找出一种爱世界但又不信赖它的方式;总得爱世界而没有变得像世界一样。我发现基督教的教条强调神……创造了一个与它自己分离的世界。”“人既可跟宇宙和平共处,又可与世界作战到底。”([英]切斯特顿著《回到正统》第82-83页)在古代,奥古斯丁认为,一方面,有一个上帝之城;另一方面,是地下之城,或魔鬼之城。上帝之城是爱的实现,它在教会中呈现。天主教会可以在这两方面使用奥占斯丁的观点,“在奥古斯丁对历史的解释中,教会对上帝之国的关系相一致,奥古斯丁也认为国家与地上之国是部分地等同、部分地不等同的。他有时把地上之国称为撒旦之国。两者部分地等同是基于这样的事实,即奥古斯丁解释历史时认为国家是强制权力的结果。他称这些国家是‘强盗国家’,是由一群强盗组成了这种国家。……这里,又强调了或者是国家与撒旦之国相等同,至少与罪恶之国相等同”。([美]保罗《基督教思想史》第140页)在基督教历史上,神的国度与世俗世界对立又混同。 在西方传道的实践中,由于受西方传统二元对立思维影响,西方普遍把圣经里提到的神的国度与世俗世界对立起来。“对基督徒来说,唯一的真理、唯一的存在、唯一的幸福只有在现实世界的外部,在上帝的王国才能找到。”([法]J.谢和耐著《中国文化与基督教的冲撞》第259页)西方曾经很长时期实行政教合一,到了后来,随着宗教改革,政教分开了,但仍然认为世俗世界是被魔鬼撒但控制的罪恶的世界,基督徒不能与世界为伍,因此,要生活在基督的国度(教会)里。正如切斯特顿所说:“对正统信仰来说,世界总有改革的理由,因为在人类心目中,上帝正被撒但踩在脚下。……在这个世界,则是天堂不断地与地狱对抗。”([英]切斯特顿著、庄柔玉译《回到正统》第121页)基督教认为,教会与世俗世界是两个不同的“国度”,前者属于神的国度。似乎人一旦加入教会成为基督教徒,就脱离了罪恶的世界,成为“圣人”。这种把教会与世俗世界对立的结果之一,就是造成了人的人格分离:同一个人在现实世界里是罪人,而在基督里、在教会中又成了好人。西方认为,人在世俗世界里不能被教育好,而只有在基督的国度里、在教会里才能变好。但这个所谓的“基督里的国度”(教会),仍然处于现实世界里。人们生活在世俗世界里,却要在现实世界里幻想出来一个与基督一起生活的来世,实际上仍然没有把神的国度与世俗世界区别开来。 耶稣认为“我的国不属于这个世界” (约18:36),但这并不是说世俗世界与神的国度没有任何兼容点,没有共同性,它们不是完全对立的。人毕竟是上帝的子民,将来要进入天国与上帝在一起生活。上帝把人类赶出伊甸园,让人类生活在世界里,同时又救赎人类,甚至派其独生子到人间传道、创立教会救赎人,这说明世界并不完全与神对立,神相信人在世界里是可以悔改的,可以成圣,重新回到祂的身边。既然上帝让其子民生活在世界里,使他们在世界里改造、悔改,那就说明世界具备条件让他们悔过自新。如果世界与神完全对立、不相容,是完全败坏的,那么,上帝怎么会千方百计地让祂的子民在世界里悔改、成圣呢?如果人们按照圣经中上帝孜孜不倦的教诲去做,努力遵守上帝律法,过圣洁生活,就能抵挡住魔鬼的进攻,从而,保持世界的圣洁性。

         (四)宣扬“基督教会之外无拯救” 西方基督教认为,非基督徒得不到上帝的救恩,因为他们认为,基督教是上帝化身(道成肉身)为耶稣创立的唯一宗教,所以只有加入基督教,人才能得救。“基督教会之外无拯救”,是西方基督教的基本教条之一。奥古斯丁认为,“爱……是只能在教会(指基督教会,下同-注)中找到的东西。由于这一原因,只有在教会中才可以找到拯救。没有使神恩像液体一样流入人们的心灵的上帝之爱的倾注,就不可能有拯救。虽然,在教会之外的圣礼可以是有效的,但拯救只能在教会之中才可以得到。……教会成为天主教徒得到拯救的唯一地方。”([美]保罗.蒂利希著《基督教思想史》第125-126页)在很长时期内,“基督教会之外无拯救”这个教条几乎被基督徒普遍接受,非基督徒被称为异教徒,意味着送入地狱。佛罗伦萨大公会议断言:“凡是留在大公教会之外的人,不仅不信教的人,而且犹太教徒、异教徒和教派分裂者,都不能成为永恒生命结束的享有者;除非在其生命结束之前加入大公会,否则就要进入‘为魔鬼及其手下预备的永恒之火中’。”19世纪以来,虽然对非基督徒有所宽容,但罗马天主教仍然宣称“教会之外无拯救”。目前,基督教会对异教徒是相对宽容的,不再迫害异教徒,教会对法律的诠释和实施可以有例外,但仍然坚持“基督教会之外无拯救”的基本原则。“它的不变之处就是这样一个原则:教会之外,基督教之外,没有拯救。”(《多名的上帝》第19至22页)希克认为,“基督教之外无拯救”的根源在于“神的道成肉身概念。有这样一个逻辑推演过程:从耶稣是上帝……推出基督教(唯独基督教)是由上帝亲自创建的,然后由这一结论进一步推出,上帝必定要让他所有的属人的孩子们通过这一由他为我们创建的宗教与他联系在一起,再由这一结论到最后的结论,引用罗马天主教的教条说就是‘教会之外无拯救’和新教传教士的相应教条‘基督教之外无拯救’”。(同上第41页) 按照圣经,自从人类始祖犯罪后,上帝就开始拯救堕落的人类,祂是以整个人类作为救赎对象的,而不是仅仅救赎其中一部分,因为全部人类都是神的子民,神对他们一视同仁,不偏袒任何一个。神最初公开捡选以色列民族为选民,这只是祂公开救赎计划的第一步,从第一步开始逐步扩展救赎范围;派其独生子耶稣降世,是向全世界传播福音的,救恩乃是耶和华神白白赐给全体人类的。圣经明确指出,救恩是覆盖全人类的,并非只给基督徒的。圣经说:“你们当知道,神这救恩,如今传给外邦人”。(徒28:28)外邦人就是非犹太人或者理解为非基督信徒。上帝的救恩是面向所有人的,而不是针对哪国人或哪种人。经上说:“神爱世人,甚至将他的独生子赐给他们,叫一切信他的,不至灭亡,反得永生。因为神差他的儿子降世,不是要定世人的罪(注:或作‘审判世人’。下同),乃是要叫世人因他得救。”(约3:16-17)这里的“世人”包括整个人类。耶稣对门徒说:“你们往普天下去,传福音给万民(注:‘万民’原文作‘凡受造的’)听。”(可16:15)保罗说:“因为主曾这样吩咐我们说:‘我已经立你作外邦人的光,叫你施行救恩,直到地极。”(徒13:47)神的救恩福音要传遍地极,传遍全球各个角落,让每一个祂的子民知道祂要领他们回家。谁说救恩只是给基督教信徒听的呢?何况,基督教建立才不足2千年,它之前千万年已经死去的人类难道上帝不拯救吗?希克就对“基督教会之外无拯救”进行了有力批驳,他说:“这一拒绝态度的基本缺点在于它所预设的上帝论。如果说全人类为了获得已为其创造的永恒快乐,就必须在他们死去之前接受耶稣基督是他们的上主和救主,那么人类绝大部分人都注定要遭受永恒的挫折和不幸。因为绝大部分已故去的人不是生活在耶稣之前就是生活在他的历史影响之外,更别说响应他的拯救性信仰了。说这一骇人听闻的处境是由神所规定的,这等于否定了基督教把上帝理解为仁慈的、神圣的爱,把基督理解为神圣的爱的肉身化。因而,全然拒绝的态度表达在基督教信仰的立场看存在着根本的问题。”([英]《多名的上帝》第20页)

           (五)把爱人等同于爱基督徒、爱自己,排斥异己 基督教基于是上帝创造的唯一宗教、“基督教会之外无拯救”的思想,进一步推理认为非基督徒要下地狱,因此,他们不是神爱的对象而是神的敌人,不值得基督徒去爱,从而,把神教诲的“爱人”曲解为爱基督徒、甚至爱自己,排斥异教徒或者异己。奥古斯丁认为,“爱不能在没有正确信仰的地方找到。爱是把教会团结起来的原则。这不是一种可以在任何地方看到的简单的道德的善,……这是只能在教会中找到的东西。”([美]保罗.蒂利希著《基督教思想史》第125页,)这里的“教会”就是指基督教教会。就是说,在基督教看来,“爱”只能存在基督教信徒之间,非基督教信仰因为不属于正确的信仰,所以就没有“爱”,不值得去“爱”。基督教这种宗教上的排他性是根深蒂固的,成了西方中世纪迫害异教徒、发动宗教战争的思想根源。自近代以来,西方基督教宗教上的排他性与“西方中心主义”世俗的排他性是相互呼应、相辅相承的,横行天下。直到今天,西方强国一手拿着圣经,高举“人人生而平等”、“爱人如爱己”的大旗,另一支手却拿着最先进的武器去对付反对他们自己或与自己不同而被视为“异己”或者“另类”的国家和民族,以大欺小、恃强凌弱,威逼或者诱惑他人跟着自己走。 把爱人等同于爱基督徒、爱自己,排斥异己,这是与西方本土传统的以自我中心的个人主义、二元对立思维的排他性思想相一致,而与圣经中上帝的教诲相违背、相对抗。在旧约时代,那时还没有耶稣,上帝就教导人们要互相关爱;新约时代,耶稣在传道中明确地把上帝律法和众先知传达的上帝教诲的总纲概括为“爱神爱人”,圣经一直强调要“爱人如己”(参见太22:37-40)。“爱弟兄,要彼此亲热;……要心里火热,常常服侍主。……逼迫你们的,要给他们祝福,只要祝福,不可咒诅。……不要以恶报恶。众人以为美的事,要留心去作。若是能行,总要尽力与众人和睦。”(罗12:10-18)讲信徒之间是兄弟,但并没有说过信徒与非信徒间不是兄弟,更没讲过与非信徒或者非信徒之间不能爱。“经上记着说,要爱人如己。你们若全守这至尊的律法才是好的。”(雅2:8)圣经所讲“爱人”中的“人”是指所有的人,不仅仅是基督教徒,也包括非基督教徒。希克说:“我有时到清真寺、犹太会堂、寺庙和谒师所参加崇拜,对我来说很明显的是,在它们那里发生的事与在基督教会里发生的事本质上是一回事—即人类将他们的心灵对更高的神性实在开放,这个神性实在被称为人格的、善的,并且要求人与人之间公正和爱。”(《多名的上帝》第10页,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上帝教导世人,即使是敌人,也要爱,而不是恨、报仇,更不是要消灭他。上帝说:“不可报仇,也不可埋怨你本国的子民,却要爱人如己。我是耶和华。”(利19:18)耶稣说:“你们听见有话说:‘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只是我告诉你们:不要与恶人作对。有人打你的右脸,连左脸也转过来由他打;有人想要告你,要拿你的里衣,连外衣也由他拿去;有人强逼你走一里路,你就同他走二里;有求你的,就给他;有向你借贷的,不可推辞。你们听见有话说:‘当爱你的邻舍,恨你的仇敌。’只是我告诉你们:要爱你们的仇敌,为那逼迫你们的祷告。这样,就可以作你们天父的儿子,因为他叫日头照好人,也照歹人;降雨给义人,也给不义的人。你们若单爱那爱你们的人,有什么赏赐呢?就是税吏不也是这样行吗?你们若单请你弟兄的安,比人有什么长处呢?就是外邦人不也是这样行吗?所以你们要完全,像你们的天父完全一样。”(太5:38-48) 传统基督教这种教排斥异己,是造成历史上和现时代宗教对立、甚至宗教战争的根源。按照圣经观点,地上所有人都是上帝的子民,包括所有宗教信徒和非宗教信徒在内。在整个圣经里,上帝只要求人们信祂,但找不出一句话说让人们必须加入什么宗教组织;上帝不偏待人,对于那些没有上帝律法的外邦人,祂也爱他们,等待天国来时凭着他们本性的来审判他们(罗2:11-12),与有律法的人同等对待。神爱祂的子民,世人也爱神,爱的内涵和方式多种多样。可在现实中,基督教却把爱神等同于加入自己的宗教组织,并且排斥其他宗教信仰者、非宗教信仰者。“大多一神教的像天主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信仰者,常常会把自己所信仰的神看成是绝对的、唯一的,……著名社会学家许烺光在《中国人和美国人》这部名著里分析说,当这些信仰一神教的看到异端信仰的时候,他们会觉得自己的基础受到威胁,教士的自信心和安定感会受到挑战,于是会引起战争。现在的世界上,很多战争就是因为宗教不能通融而引起的。”(葛兆光《古代中国文化讲义》第154页)

来源:http://club.china.com/data/thread/1011/2787/41/48/2_1.html
上一篇:耶稣在印度学过佛法? 下一篇:没有了!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