附体的故事和羊王报复_1.佛教文化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佛学讲坛 > 1.佛教文化 > 详细内容
附体的故事和羊王报复
发布时间:2016-2-22  阅读次数:1105  字体大小: 【】 【】【

 

 

         本文转自

                      高耀峰的博客      

      博主点评:  姚居士勤奋,又写文章了。此两篇文章的看点  笔者以为在这里:   笔者这几年在这个领域里,亲见的、光碟里见的、书上见的附体有蛇、鱼、狗、牛、黄鼠狼、熊猫、猫、马、龙虾、兔子、人、龟、公鸡、猪等等动物家禽,尤以蛇最.多。羊却没见过,猪也只见过一两起。我真以为羊、猪如一些宗教认为的就是上天专门供人享受的。 看了这篇博文  原来也不是这么回事,它们也有嗔恨心,也有报复。                      

 

 

                                                                                                                      

     白血病的同学

   2011年阳历4月份,我去了辽宁省海城市唐王山大悲古寺居士林,我是想再一次去到寺院念佛,参加三时系念法会,用以纪念母亲,功德回向母亲莲品高升,永不退转,直至成佛。当我在写排位的时候,我接到燕子的电话。她说:“姚师傅,你给我的同学王梨梨写个超度牌位吧,我的同学得了白血病前天刚刚去世”。我说:“好吧,你把她的名字和她的家里住址用短信发给我,我帮她写一个”。几秒种后,短信发来:王梨梨,女,24岁。家住甘肃省甘谷县XX村。(在工厂里大家对于比自己大的人一般都称X师傅或X工)。

现在是2012年7月份了。从2011年11月份开始到现在,时间过得真快,我们的道场念佛、共修、“超度”佛事已经做了有一百多场了,反正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总是能够知道众生的往生,总是会出现不同的、修学的各个层次的居士,冥冥之中,我感觉道是佛菩萨给我安排的,因为到目前,不让我看到、听到。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是因为自己的嘴太不牢固了,就跟没有上锁的门的一样,一有人和境界、一有任何事情都会毫不考虑的到处乱讲,夸耀。特别是关于有些重要的、大人物的事、他们的忏悔,因为太新鲜了。我有一次就给一两个人讲过,后来护法告诉我这些是不能乱讲的,我在佛前忏悔,自己扇自己嘴巴,发誓以后不能讲的绝对不跟任何人讲。其实并不是自己不能够听到,当初何毓让我送他往生时不也真真听到过么?。但现在什么境界也没有。

给王梨梨写过牌位的事我几乎忘了,反正我也不知道她到底往生了没有。2012年7月份的一天,是个礼拜一,我记得最为真切,因为每个礼拜一我们车间下午两点要开生产调度会。故事就发生在这天。

      我们单位是中午十二点下班,下午一点半上班。化工厂连续生产的特点,使我们休息带吃饭总共一个半小时。单位虽然有很宽敞干净的职工食堂,但我还是喜欢吃自己从家里带来的饭菜,因为我曾经某几世被别人下过毒,或是因为争权夺利,或是因为嫉妒障碍、冤家仇敌等等。反正我一般不吃别人家的饭菜,除非迫不得已。过了十二点,我像往常一样吃完午餐,在电脑上浏览了一下常看的几个佛学网站,快一点时,我正要打算中午跏趺坐着小憩一会儿,有人敲门,随着我的一声进来,门已经推开,人已经进来了---是燕子。

       进了门的燕子一看就是带有一脸的无奈,神情疲惫。我给她让了座。她坐下后马上就给我说:“姚师傅,你帮帮我,我的同学王梨梨从去年死了以后就附在了我的身上,你劝她下来吧”。停了一下她又说:“我每天晚上都做梦,都梦到她,她叫我跟她去。我早上起来很疲乏,我哪能跟她去呀”。我说:“你自己劝吧,你自己修的也很好,你又可以跟她沟通。何况你还能够看到呢!不像我,啥也看不到”。她又说:“我天天跟她讲,她就是不下来,她还在梦中对我说,呆在我身上可温暖了,说她有被子盖了,说她有吃的了,再不必到处流浪了等等,我再怎么劝她她都不下来,我实在没有办法姚师傅”。我看她无奈无助的神情,问了一句:“那到底怎么回事呢?”。没想到回答我的却不是燕子,这句话引来了王梨梨。只见燕子(王梨梨)眼睛瞪的大大的、直勾勾的、并且几乎不眨眼地看着我。问我:“你回答我,我为什么这么早就死了?我为什么这么早就死了?”我一听这问话,知道是王梨梨无疑。我知道她就站在我的面前。我想起了一个一直困绕我的问题,我虽然知道答案,但我想证实。那就是:我们化工厂里常年累月机器声隆隆,在办公室都能够听得见,在设备现场有时候小声说话都听不见。我在车间属于办公室管理技术人员,工作不是太忙。有时间我就念经。已经念了五年了。在这样隆隆机器声的工厂天天念经,每天都保证几卷《佛说大圣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有时候还称佛号。有的同修说磁场不好。我想问有效果吗?我想问我念了几年到底有没有效果?我顺便从窗帘后面的窗台上拿起了我天天诵念的那本经,那本精美的包着蓝色暗花缎子封皮的、册状《佛说大圣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说:“你先告诉我,我天天在厂里念这个经有效果没?有没有好处,有没有利益?”。没想到王梨梨从椅子上站起来,向我靠近了,并且闭着眼睛、用手抚摸着《佛说大圣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经书的封皮急忙说:“有!有!你天天念这个经,我们看到你们厂上空有黄光罩着。这个经可好了,放着光呢”。她一边说着还一边不停地用手从经的上面到下面来回地抚摸着。她闭着眼睛是因为佛经放光的缘故吧。

      其实我是知道答案的。因为这几年,特别是去年到今年前半年,我们这一片工厂区内总共发生了四件安全生产事故,每次都是我要么回北京休年假了,要么赶上公假去外地旅游了。我自己觉得就是说巧合吧,也巧合不到这个程度吧。就说杨家林 “从楼上掉了下来吧,是我回北京,在去机场的路上;就说动力车间料仓倒了,压死两个正在干活的民工吧,是我在北京休年假;就说还有一个车间,有一个工人被运煤的皮带夹着意外伤亡吧,也是有众生提前告诉我说有出血事件,但不是我们车间等等。我把这一答案证实后,我读经学佛的信心更加坚定了。今天这些都得到了印证。

      我想到了王梨梨问我的话,刚才因为我的问题也把她的问话放在了一边。根据我这么长时间跟幽冥界众生打交道,也多少积累了一点点经验。我知道这个问题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更不是一两句话能够把她劝说去极乐世界的。我一看表,已经快一点办半了,上班的时间马上就到了,并且几分钟后,车间班组的十几个班长也会陆陆续续到来,开车间周一的大调度会。我打定主意给她说:“王梨梨呀,你先回去吧,我一会要开会了。你今晚上到我们道场来,我专门解决你的问题”。她还像一开始来的那样,眼睛瞪的大大地说:“好吧,好吧。看来你挺忙的”。她要出门时我又叮咛了一句说:“你到他们班里可别说话,她是共产党员,你要说话别人还以为她脑子有问题呢”。她连连答:“好,好。我不说,我不说”。随后她推门回到他们班去了。其实这回大家看到是燕子推门回到他们班里去了。我忘记了交代,前面大家已经看到,在燕子的出现一文中我交代过燕子是我领进佛门的。却忘了交代她同我在一个车间,她属于我们车间下辖的一个电工班的成员。

       车间开完生产调度会,我忙里偷闲地给几个最为要好的居士打了电话。通知他们今晚七点准时来参加共修法会。五点半下班以后,我匆匆忙忙收拾了一下家里,准备好了明天上班带的饭菜后,就专心地等大家的到来了。今天来的人不很多,也就七八个。

快七点时,燕子来了,也就是说王梨梨也来了。这两天我们家还来了一位稀客,那就是从甘肃省永昌县驪軒古城来了一位道场女护法。她是来这里看牙的。我们还像以往一样恭请诸佛菩萨、龙天护法、莲花道场内外所有众生等。燕子对这一程序也是非常熟悉,因为在一年的共修法会中她有时间也来参加过几次。今天当我们做完这一前奏时,跪在地上的燕子就开始发声,她还是重复着下午的问话:“你告诉我,我为什么这么早就死了?我为什么这么早就死了?”

       我说:“你先从燕子身上下来,你先从燕子身上下来吧。咱们再好好谈吧”。

       她口气很强硬地答:“我不下来,我不下来。我好不容易才上了她的身。她的身是透明的莲花做的。我不下来。”

      我突然想起去年在辽宁海城大悲古寺居士林曾经给她写过牌位的事。就问她:“我去年不是给你在辽宁海城大悲古寺居士林写过牌位,你怎么没去?还是去了不呆又回来了?”

       她回答:“燕子是我最要好的同学,我在学校时有人欺负我,就她对我好;我死了没有人管我,我到处飘,是她给我念佛,把我招来了。我来找她,在她这儿有吃的、有喝的、还有被子盖,我才不到任何地方去。我才不从她身上下来呢。我就想跟她在一起。我哪里也不去”。然后她开始哭了起来,哭的很伤心,边哭边继续说:“她有男朋友,她什么都有;我什么都没有,我那么早就死了,我还没有享受过人生呢?我嫉妒她,我想跟她在一起,甚至有时候都想让她也死,但她福报那么大,我要不了她的命呀”。

      她越哭声音越大,最后语不成声,嚎啕大哭。就这样还是断断续续地说着她死的“冤屈”。

我等了三两分钟,等她稍微哭得没那么大声音就说::“你不是问,为什么你死的那么早呢?我现在告诉你:《地藏经》中佛讲过,若遇杀生者,说宿央短命报。你之所以短命是你杀生的果报呀”。

      谁知道她却很快回了一句:“我没有杀生”。

      我说:“你没有杀生,你今世没有杀生,不等于你前世没有杀生,因果通三世。你吃肉就是杀生,众生都爱生命,谁愿意把自己的身体让别人吃掉。何况你们在幽冥界有机会了解你的前世,你现在可以去阎罗殿查一查你的档案吗。”

      她不吭声了,我知道她肯定是看到了自己所造的业了。我曾经听净空老法师讲过:鬼有五通,就是没有漏尽通。

      我开始给她讲极乐世界的种种殊胜庄严,特别是针对她,讲阿弥陀佛的第一愿国无恶道愿;如果去了极乐世界,再也不会堕在三恶道里,不会做鬼、不会变牛变马等。讲第十五愿:寿命无量愿。再不会有生老病死、永远健康、快乐等;讲三十七愿:衣食自得;讲宫殿随身;讲七宝池、八功德水以及能够救度生生世世父母兄弟姊妹等等等等。我把我所知道的、我能够理解到什么程度都一股脑倒给了她。她听我讲。还是断断续续的抽泣着。我最后说:“咱们一起念佛吧,大家一起助你到极乐世界”。她又大声哭了,但还是点了点头。

      我们一起念阿弥陀佛圣号,在大家的念佛声中,我看到燕子不哭了。我想她走了。我还以为她往生到极乐世界呢。

       念了有十分钟吧,我们刚停下来,燕子又被一个众生上身了。这时候是个男的。是从他的讲话中我知道的。他说:“我们是从甘肃省永昌县驪軒古城来,我们是来取皈依证的。”

      我直接反驳:“驪軒古城?不可能。那儿是大道场,咋会到我们莲花道场取皈依证?”

      来的这个男众生却说:“他们最近特别忙,道场里面到处都是众生,每到初一、十五才有皈依超度法会。我们在外面排了几里长的队,还不知道要等到啥时候呢?那儿的众生太多了”。我知道他们是跟着我们家来看牙的那个道场护法来的。我突然想起问问刚才王梨梨走了没有的事。我问了他。他说:“她放不下,哭着上了莲台,还是掉了下来。现在我已经劝好了她,让她跟着我们走,一起给凯撒大帝的三太子做护法了”。

      看来,只要有一点点执着,都往生不了。

      2013年上半年的一天,燕子过来告诉我:王梨梨已经投胎做人了。这是王梨梨托梦告诉她的。

        看来,她又轮回去了。

 

          羊王的故事

 1.  2013年刚刚过完元旦,也就是元旦放了三天假后上班的第一天,元月四日,我们车间的乙烯电工班就烧了两台电动机,过了两天,就是同一个电工班,又有两台电动机烧了。这可是破天荒地的第一次。

在同一个班组,连续发生电动机烧毁事件。我们车间是大西北石化公司电仪事业部的一个较大的车间,有职工三百人,主要负责了三个大型化工厂,十几套装置电气设备的运行与维护工作,同时还负责着两套大型发电机的发电以及来自外部电网的输变电工作。保证输变电、保证发电是化工企业的重中之重,电气设备的稳定运行是保证化工企业稳定生产的首要。一旦有任何单一重要设备有了故障,就会引起整套设备的停车生产,损失都在几万、几十万甚至上百万。会给国家造成巨大的损失。

所以说:工作就是良心活。我们事业部因为有一位工作能力极强、非常敬业的王领导,他这么几年的不断探索、对设备进行了多项的改造、攻关。特别是通过对电动机引线进行检查,对电动机的加油周期进行重新核对、加油量进行重新确认等举措,大大降低了由于电动机故障造成的设备停车。对整体生产装置的稳定运行起到了决定性的作用。对于一个有着大小几千台电动机的车间,这几年出现故障才几台实属于管理的先进了。那么对于仅仅每套装置全年平均不到两三台电动机损毁的数据来说,这在一个星期的时间里,一个班组就有四台电动机被烧毁,实在是太蹊跷、太不正常了。我们的主任也急了;我们的班组更急了;我们的设备包机人员更是心里背负着巨大的压力。

到底是什么原因呢?太不正常了。有一台大的电动机运行的好好的,突然烧毁。没有任何原因。

我还是像往常一样继续念经念佛,继续回向给这个界区了的有缘众生。可是每天车间生产早调会上车间领导及管理人员对于烧毁电动机的事情的谈论却是我不得不把注意力放在这上面,我隐隐约约意识到我应该做点什么,这不仅仅是设备的问题了。

每天我都是不紧不慢地步行下班。今天是周一,刚刚过了五点,我拎着饭包,出了办公大楼,向家走去。快到厂门口时,我看到燕子站在那里。我奇怪她怎么今天没有坐厂车回家,因为厂车几分钟前刚刚从我的身边走过,她平常是做厂里的通勤车上下班的。我心里琢磨的时候,她已经来到了我的跟前。

我问她:“你怎么没有坐车?”

她回答:“姚师傅,我在这专门等你呢,我的牙不知道怎么回事,仅仅吃了个泡泡糖,就疼得不得了,我等你,想跟你说说话.”。

“啊,是这样”。我突然想起最近车间里关于他们班组烧毁电机的事讨论的那么多。就不自主的问道:“你们班组最近咋了?怎么一连串烧了四台电机”?

她说:“我也不知道”。

我又想起了昨晚做梦梦到很多羊,还有一只羊,头上的羊角特别大,向回弯着成一个大圈,身体很大,像一头鹿,梦中我还惊奇则么会有这么大的鹿?还有就是一个姓党的居士昨天给我打电话说:“姚居士,来了很多羊”。当我问她从哪里来的羊时,她说她也不知道。党居士也是我接触过的有某种通的人。我就问燕子:“你们班上最近有没有关于羊的什么事?我昨晚梦到很多羊”。

“哦”,她突然像想起什么事情似的说:“我们班上的周师傅年轻时候曾经在天祝县插过队,他说那里的羊肉非常好。十一月份大家集体曾经去天祝买过一次羊,共买回来五只,然后全班一人半只羊分了;年前车间给的活动费,班上就组织大家去兰州东边,五十里外的一个有名的烤全羊店去吃了一次烤全羊。这就是关于羊的所有”。

我又问:“谁提出去天祝买羊的?又是谁提出去吃烤全羊的?” 

她答:“谁提出去天祝的我记不清楚了,反正班长决定了,大家也都参与了此事;小裴提出去吃的烤全羊”。

我又问:“那么是谁的包机被烧毁了?”

燕子答道:“小裴一个人所承包的电机连续烧毁了两台。另外两台大功率的电动机莫名奇妙的烧毁了,这次我们班组的月奖金看来要被扣完了,小裴的奖金看来更是没戏了;还有就是我们班吃完烤全羊,在回来的路上,我们班长新买的小轿车,莫名其妙地漏光了机油,车坏在了路上,还找来了拖车给拖了回来,很是扫兴”。

我想我可能找到了问题的症结。但我在没有得到确认时,还是不敢肯定。我与燕子分手后,我慢腾腾地往家里走着,边走边琢磨着这件事。我想起了锡蓉居士,我可以给她打电话,也可能会得到答案。因为这不是第一次,每每在我困惑时佛菩萨总会派人给我指点的。

我拨通了锡蓉的电话,说了我的想法,说了很多羊的事。说了乙烯电工班分羊、烤全羊的事。在我们谈话的时候,在电话那头的锡蓉居士就已经被羊附体了。我是从和她的电话交谈中知道的。

“锡蓉”居士--“羊”说:“我是一只头羊,被你们乙烯电工班的全体员工烤着吃了,他们还吃了我的很多子民。我死都不明目,我要报仇”。

我证实了我的想法,这些电机的烧毁看来不是偶然的,是必然的。

我对羊说:“他们班十一月份集体去天祝买的羊,十二月十九日又去吃的烤全羊,那么这两个月你们都在哪里呆着?”

羊说:“我们都在乙烯电工班呆着,他们福报大,我们目前没有办法报复他们本人,我们找机会,报复他们周围的人及物;让他们的设备出事,让你们车间考核他们的奖金;让他们班上XXX的孩子全身出紫癜,让她花钱,因为她最爱给她的孩子吃羊肉,这个孩子现在休学在家;还有他们班上别的员工家里都有过这样那样的事情,多数都与我们有关”。

我彻底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我这一段时间一直做有关羊的梦,但我没当回事。认为那只不过是颠倒梦想罢了。我开始劝羊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将西方极乐世界的种种好处讲给他。,可是羊王说:“我是羊王,不能说让我走我就走,所有公羊都听我的,所有母羊都属于我的.我现在先不走,在你家阳台上的佛堂里听经,等到我想明白了我就走”。

我知道他没有放下架子,没有放下作为羊王的尊严与傲慢。说到底还是:我说了那么多并没有打动羊王的心。我只好说:“好吧,那你先呆着”。

走到清水桥的时候,我看到一个讨饭的老人,背上背着一个大的编织袋,手里还提着一个脏兮兮的布袋,布袋脏的几乎看不出原来的颜色了。只是灰楚楚的,鼓鼓囊囊的装满了什么。我想起刚才的羊王。我决心给他们做做功德。我给老人在一个饭摊点上买了一个兰州大饼,然后再在另一个馄饨摊上给老人买了一大碗肉馄饨,(只有肉的,没有素的),招呼老人坐在摊点的帐篷里,老人开始根本不进帐篷,他说他自己脏,害怕人家嫌弃,又害怕因为他坐在里面影响人家的生意。卖馄饨的摊主一看我的好心,也主动让老人进了她的帐篷里坐下吃饭,老人才进去吃了,临走时我又给了这个捡破烂的乞丐老人十元钱。这个老人感动的连连感谢。他不知道什么原因怎么碰上这么一个“傻乎乎”女人。

其实我是打定主意要给羊菩萨们做功德,要给他们回向的;因为他们生为畜生身,肯定需要别人为他们做做功德,谁不希望这样呢?抱着这样的心里,我还没有离开几分钟,我又碰到一个捡破烂的老人,穿着打扮跟刚才那个乞丐老人差不多。我象刚才一样又给他买了饭、饼,还是给了钱。然后继续回家,回家的路上,在别人看来,我肯定是一个精神病患者,我用无量寿经自言自语地劝说着这些羊菩萨们,劝他们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回到家里,我知道今天有很多羊菩萨们。我认认真真地做好饭菜,认认真真地供养了他们。然后继续用阿弥陀佛的四十八愿来劝说他们。在后来念佛,念了三十分钟阿弥陀佛后,进行了回向。

晚上我做了一个非常欢喜的梦,梦到在我老家的后院子里,在一米多宽、三米多长的空地长满了两米多高的荷花,花的杆都是两米左右高,一根挨着一根,密密的长在一起。每根杆上都长着一朵像十寸碗一样大的白色的荷花,花瓣的顶端末梢处都是一样的对你淡淡的粉红,我的母亲个子很高,她搬弯一根荷花杆,折了一朵荷花给了我。梦中我感到非常轻松愉悦,梦中的气氛非常平和,吉祥。但在梦中我好像还起了个念头:这是月季花?怎么没有见过这样高的杆,独杆独花,摇曳飘柔,非常漂亮。

过了两天,党居士打来电话,问我是不是周一晚上自己做了个念佛超度,我奇怪她是怎么知道的?她告诉我她看到所有的羊都往生了,莲花是白色的,花瓣顶端处有淡淡的粉红。

看来这些羊全部往生了西方了。

后来上班时,我碰到燕子,我告诉了她事情的来龙去脉。我碰到他们班长时,我给他谈了我的经历,劝他不再杀生。他是个很不错的员工,他听了我的劝告。当有人再次提起当初吃烤全羊的事,并且还想再去吃时,他很干脆的说:“谁再提吃烤全羊,我就跟他急”。班上的员工从此没有人敢再提及吃烤全羊。从去年到现在,他们班所辖设备都能够稳定运行;那个得紫癜病的孩子也回到了学校,继续上学,今年还考上一所比较好的大学。

这就是羊王的故事,真是颠倒梦想呀!

2. 其实,关于羊王的故事讲完了,但燕子当时还给我讲了别的事情。她说:“姚师傅,你得超度一下,昨天梦中有个人,穿着一身黑衣服,非常生气地喊道:我就让烧,我就让烧。我眼看着我们厂里起了大火,黑烟滚滚。我在梦中也劝他了,但好像没有解决问题”。我说:“既然人家找你了,你就度吧,还不是一样?”。结果她说:“还是你度吧,我不行”。我知道她说的是假话,我知道她的能力。但她不肯做,我也没有办法。何况你做了这事,谁能知道?不发生事了,人们都以为本来就是这样;要是发生事了,好像还应该是这样,谁会把这些跟你联系到一起呢?所以我也就不是那么积极地去做。更何况我也看不到?

   但是到八月份,我正好去了北京,我们的化肥厂动力车间着了一把火,火势凶猛,造成了很大的损失。最后导致所有装置停车很长时间。随后又用了很长时间修复烧毁的设备。动力车间的生产主任也被撤职了,相关的很多人员受到了处分。

看来冥冥之中这一切都是真的。但谁会相信呢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